修炼七个月的升华


【明慧网2006年6月21日】我的修炼经历很平淡,没有像很多同修那样波澜起伏。而我就是在这平淡中沐浴在师父的慈悲中,在点点滴滴中升华的。我是一名新弟子,简单的把我个人在修炼中的经历与个人点滴体悟写出来。不当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2005年11月份,我从外地辞去工作回到了家中。母亲(同修)急切的告诉我说:“你回来了,我想这是师父的安排吧,赶快抓紧时间学法轮大法吧!”我早听说过大法好,但从未接触过。回来的第二天晚上,夜很深了。我不知为什么坐了起来,心里十分平静。就双盘起了腿,捧起了《转法轮》这本书。我无意间一下翻到了第2页,首先印入我眼帘的是第2行“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那字就象跳出来打入我脑子里一样,而且切切实实感受到就象是有人坐在这儿告诉我一样,那感觉又熟悉,又亲切。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刷”的淌了下来,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我当时就明白了,这就是我从小一直在寻找的呀。

从那以后,我开始静心阅读《转法轮》。读完一遍后,就开始读师父的新经文、《精進要旨》、《洪吟》等,包括师父在各地的讲法,还有这几年大法弟子办的明慧周刊、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通通的看了一遍。在我读法期间,六哥、六嫂、母亲、和一位大娘,都是同修,每天晚上来与我切磋。一个月以来,我整个身心都泡在了大法中。吃着饭琢磨着法、干着家务活也琢磨着法、走路也琢磨法、有空就看法。当然,我当时倒不是故意这么做的,我就是那么种状态。这一个月来我的身心发生着急剧的变化,顿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刚看书学法的前几天,我每天晚上都不敢睡,闭上眼就有各种各样的魔来干扰我、吓唬我。几次都是在尖叫中母亲把我叫醒。有时刚睡着了,电话的“免提”就不知让谁按响了。偶尔收音机也会被打开,而且声音十分的大,里面乱七八糟什么声音都有。每次惊醒后我就盘起腿,拿起《转法轮》来读,渐渐的我在法中明白了很多,心性提高了上来,也不再害怕。我开始还没读到后面,不知道是魔在干扰我,我美滋滋的还以为是师父晚上让我起来学法呢。

刚开始发正念时,心里不静,总是溜号。当缓过神儿来时,我嘴里还嘟囔着:“别看刚才心不静,消灭你们这帮邪魔乱鬼根本就没耽误,治你们就是个轻松。”母亲听后不自觉的“扑哧”笑了出来。我当时还挺正经呢!后来我静下心来时,又出现了外部因素干扰,一会像谁扔进来一个铁条“当”一声、一会儿外面车又响起来了“嘀嘀”的直响,又搞的我心静不下来。我顿时想到了这是干扰,马上师父的法理出现在了脑中:“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赶忙把心收了回来,心想“从今以后我可不上你们的当了,你们不是愿意折腾吗?干扰我吗?不嫌累那你就折腾吧!你折腾天塌地陷了我也不会再动心了。”从那以后我果然能静下心来发正念了。

第一次送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时,母亲知道我要往我处最邪恶的村子送,担心的对我说:“听说那儿新上任个村支书受邪党文化的灌输中毒挺深、不明真相,净抓大法弟子,还找人蹲坑,你还是别去了。我赶忙说:“他中毒深,不明真相才去呢!他要啥都明白了我还去干啥?”我临走时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你别替我担心,我能行”,发着正念走了。母亲笑着说我:“真是个孩子呀!”

那晚明月高悬,我挨家挨户发了起来,边发边贴不干胶到发到最后一份资料时,我发现那家的左侧就是我的同学家,这是今天的最后一份了还是发给我同学家去吧。我想着就从那家地上捡起了真相资料转身就走,忽然那家的狗“汪,汪”咬了两声,我心里一惊心想:“刚才这狗咋不咬呢?”我当时明白了,这不是对情的执著心吗?你有同学你救,这世上要是没有同学你就不救了吗,我当时脸红了。

还有最后两张不干胶时,我来到了那村的中学校,学校里的宿舍灯都亮着,大门正好挨着打更的好象也没睡呢。我抄近路走到学校门口刚贴完,突然远处开来一辆出租车,我当时心有些发慌,赶紧跑了起来,没跑两步脚一下扭了,很疼。出租车“嗖”的一下从我眼前就过去了。我说:“你给我正过来,你别疼了。”边说边走。这时半个村子的狗都叫了起来。我当时想我怎么了,我跑什么呀。我是大法弟子,未来宇宙之主哇,我怎么能这样呢?突然师父的法理出现在了我的脑中,大法弟子要是做到金刚不动,坚如磐石,邪恶看见你都胆寒。你的心不正才招魔呢!一个修炼者时时处处、任何环境都能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始终坦坦荡荡,以宽大慈悲的心,保持一种无为的状态那才是个修炼者呢!我做到了吗?没有。我冲着上空说“师父我知道我错了,弟子明白了”,当时我的脚就不疼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

从那以后我更加精進了,认真学法、背法,时时刻刻我都想着自己是个修炼人,无论何时何地做什么事情我都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凡是和我接触的人我都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2005年农历新年期间,外地的哥哥、姐姐们领着全家都回来了,满屋子的人。今年是个团圆年回来的最全了,我想这也是师父的安排让我来救度他们。所以在全家闲谈之际我和母亲、六哥和他们谈起了大法。还没等提几个字呢,屋子里一下子就象炸了一样,屋子里一片混乱说什么的都有。吃完饭后,我和母亲坐在炕上发正念,他们都好奇的也进了屋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刚立起掌时,老四从远处投来一本书打在了我的手上,嘴里说着:“我让你发,我看你动不动心。”我的手有点疼,心里当时就不是滋味了,眼泪差点儿流出来。我知道这是常人心在作怪。我稳了稳心神一动没动,我感觉师父正在看着我呢。我知道这正好是对我的考验,即使邪恶再疯狂也是因为我们有常人心,如果你没有执著心做的无漏的话,它是对你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师父不会答应,法理也不会容它的。想到这我的心又静了下了。正念刚发完,屋子顿时静了下来谁也不那么张狂了,有的小声说“我怎么突然间感觉这么困了呢?”,我知道这是“佛法神通”起的作用。

晚间,我又继续和他们讲大法真相。这回他们开始和我辩论了。你一言,我一语不断的提出各种问题,一直争论到深夜2点多,第二天醒来继续讲。以后的几天里,我们只要一在一起就谈大法真相。师父说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我就抱着最大的慈悲心不抱有一丝为己的心态跟他们讲。初十那天,他们都要回去了,老大对我说“我要走了,几年都不回来一趟,临走了你最想跟我说什么?”我马上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微笑着说:“我以后再也不杀生了,不去坑人家骗人家了,也做些好事积积德。”老四,没等我说主动过来笑着对我说“大法好!我为你师父有你这样的徒弟感到骄傲。我们那么说你甚至于骂你,你都不动气还那么和善,你们修炼人和我们真不一样啊!”五嫂走过来:我支持你们。姐姐说:“记住好,谁也不要迫害呦。”他们都默默点头。

这件事过去后,我对法理有了更深的认识,同修们说我提高的很快。我说我从没把自己当过新弟子来看,师父为我们承受的那么多,我们对每一个人都得大慈大悲。我要时刻把自己归正到法中,听从师父的安排。

我至今学法七个月了,大法显现了神奇,我已重获新生、脱胎换骨。当然我的修炼经历还很多,我写的还不到我经历的十分之一。每当我被什么事卡住时心里不舒服时,我总会想起师父讲的法理,守住心性,该怎么做就去怎么做。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我就听师父的,师父让我做啥就做啥。在正法最后的阶段,我要以最快的速度赶上来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