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610恶徒袁良宏三次绑架迫害我的经过


【明慧网2006年6月21日】2000年,我与当地同修王姐于7月19日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我们约好时间下午去火车站。刚入候车室检票时,警察就把我们拦住不让走,最后把我俩关了起来。我们跟他们讲真相、讲大法好,他们不听,后来把我们分开了。

在当天的下半夜2点,我被关入武汉市东西湖收容所,我看到里面还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收容所里警察、所长都很邪恶,对大法同修和对其他犯人一样,我们吃的饭菜连猪狗都不如,每天都是冷水洗澡,还要强迫我们进行高强度劳动、加班加点直到深夜1-2点钟,甚至挨打挨骂等等。

十五天后,我由当地警察陈慧和本单位的保卫科长送到本地封闭洗脑班关押,不让回家。大约关了我20多天才把我放了,期间还勒索我1000多元钱。

同年11月底,我与同修5人又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我们来到了人民大会堂前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警察像疯狗似的扑向我们,其他几个同修都被警察带上车抓走,我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返回。

回到家没过几天,我又被当地警察绑架到封闭洗脑班。当时本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谋就是现在武汉青山区610的袁良宏,他从那时就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仅在当天晚上就抓了60多人。我们不配合恶警,一起学法、背经文,恶警把我们没办法,就陆陆续续的在过年前给放了,走之前每人都被勒索几百元钱。

2004年11月29日上午10点多钟,青山区610的袁良宏操控警察8个人,还有街道办事处的人,由本地居委会姓周的主任带路,闯入我家,要把我拉到“洗脑班”去。我否定他们的所作所为跟他们僵持了1个多小时,直到中午12点,正是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时间,他们站立不安要去吃饭,这样我在师父的安排下安全走脱。

我走后,邪恶之徒不甘心,到单位对我丈夫进行威胁,不让他上班,说什么把我找到了再让他上班,并连续几天到家中威胁骚扰,我只好在外面流离失所一个多月才回家。

2005年10月11日,我在买菜的路上,又遭到了青山区610袁良宏及其帮凶的绑架,这些人是红卫路派出所及街道办事处的,都穿的便服,我都没见过的,还有本地的管段户籍陈惠。他们把我连拉带拖架到车上,绑到了“洗脑班”,我被折磨的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并出现血压偏高症状,到晚上出现抽筋状态,恶警还不放人。

我一直不配合邪恶之徒,我想:按真善忍做人没有错!他们又迫害我8天,找来许多邪悟者,还弄来法院的一些帮凶,其中有一个姓王的、一个姓冯的,那个姓王的特别邪恶,经常诽谤大法,我总是正视着他,铲除他背后的邪恶。

邪恶之徒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用了很多手段,如不让睡觉,到半夜12点邪悟者们还在轮番迫害我,目地是想搞垮大法弟子的意志,他们还唱邪党的歌曲,一大群人对着我唱,还放诋毁大法的录像等等,一心想达到他们邪恶的目地,这一切我都否定了。一周后我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走脱。恶警发现后暴跳如雷,到我家翻箱倒柜找了个遍,把柜子都弄坏了,最后气急败坏的走了。我被迫在外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