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德惠市公安局绑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21日】2005年3月初,我和一位功友在临时住处被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德惠市新惠派出所及长春市局一处恶警绑架。当时我们吃完晚饭正在屋里,就听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在门口就听见一个恶警回答邻居的声音:“我们是公安局的!”我一听就知道我们被恶警包围了。

我和功友赶紧收拾处理室内的一些物品,但这时邪恶之徒已破门而入,我们将里面的屋门反锁,恶警推不开门,一脚将门上的大玻璃踹碎,强行入室,七、八个恶警一拥而上绑架我们。

功友情急之下,推开窗户,从四楼坠下,摔成重伤,当时腰部和脚骨折,五官出血。第二天功友被释放。

恶警进屋后,其中一个恶警竟然持手枪喝道:“别动!”几个恶警将我按倒在地,我大声问他们:“你们要干什么?!”我不配合他们,不让他们捆绑我。但终因恶警人多势众,体力不支,被恶警将双手捆住,他们怕我呼救,还用毛巾将我的嘴塞上,将我拖到楼下,塞到一辆警车上,然后将我拉到德惠宾馆(此处是德惠市610办公室和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国保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几个恶警将我强行拖上三楼扔到一个屋子里,只见屋里开着灯,但所有的窗户都挡的严严实实。这时政保科的恶警葛旭全进屋了,一看是我,就邪恶的说:“想不想活了,不想活我们把窗户打开,让你跳下去,再不我给你推下去。”不一会恶警又将一个女的带进屋,就听那个女的和他们争辩:“我是送报纸的,敲错门了,你们把我带到这干啥!”恶警不相信,那人就让恶警给她的领导打电话核实一下。恶警不甘心,就让她骂人,说大法的坏话,真是一副流氓无赖的嘴脸。后来这个人被她的家人和同事领走了。

夜里几个恶警轮流看着我,我戴着手铐在地上躺了一夜。第二天,610兼国保大队的恶徒毛春生进屋后,假惺惺的对我说:“咱们能不能好好谈谈?”我没有理睬他。

晚上五、六点钟,恶警开始对我进行刑讯逼供。先是德惠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政保科副科长张庆春进了屋,因在我的住处搜出了《九评》,张庆春便给我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说我“反党”,还要和我谈谈。我没有理他,他就用皮鞋踩我的头部,还用烟熏我的鼻孔。可悲的是,由于作恶太多,张庆春的身体很虚弱,他折腾了一会就支撑不住了,躺在室内的床上开始吃药,他的脸又黑又瘦。德惠市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张庆春基本都参与了或者是主要谋划者。

接着以葛旭全为首的恶警们开始折磨我,他们把我从地上拖起,按在一个大椅子上,把我的双手反扣上,我不配合,他们就用恶毒的手段,开始给我灌水。两个人用硬物使劲撬开我的嘴,一个人使劲往下拽手铐,拽头发,一个人用瓶子往嘴里灌水,还邪恶的说要给我灌80瓶子水。由于痛苦至极,我开始用脚蹬,他们又将我的脚捆在椅子上,继续迫害。期间,他们累了就停下来,由恶警娄兴岩给我做“笔录”,给我罗列罪名。

这样一直到深夜,这时我的全身都湿透了,牙也撬坏了,满嘴是血。参与迫害的有一个刚调到政保科的恶警叫王铁军,还有几个不知姓名,期间政保科科长赵玉杰也假惺惺的出现在门口。他们一看得不到什么了,才罢手。

于是他们将我强行拖上车,拉到德惠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号里,有个犯人让我把衣服脱下来,一看整个线裤的左腿全被血水染红了,左腿有很大一块伤口,往外淌血。由于伤重,第二天早上管教让人把我背到5号监室,这里是病号室。看守所怕担责任,派狱医李亚洲等人将我拉到德惠市医院做了检查和记录,之后又将我送回看守所。

我因身体虚弱,每天都躺在铺板上,看守所让号里的人24小时轮流看着我。因我不吃饭,他们开始给我灌食,其中有一个叫刘买仁的犯人,被特意调到5号室,他多次受管教指使,参与对我的灌食迫害。为了让我坐起来,有一天下午,号里的犯人受管教姚某的指使,开始迫害我,有一个犯人用针头扎我的手指甲,有的往上拽我的头发,有的犯人拳脚相加,把我的前胸和两肋打的青紫,几天都无法动。

恶警接着开始对我野蛮灌食,用勺子和针往嘴里灌,不吃就打。后来有一管教实在看不下去了,制止了他们。据说那些天里所里的监控室每天都对我高度监控。

我被绑架期间,当地同修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邪恶,并正念加持我;家里人也多次去看守所要求见我,还到公安局找局长、找政保科要求无条件释放我。恶警既不让见也不放人,但他们内心是害怕的。

一天夜里,由于我身体虚弱的厉害,看守所连夜将我送到德惠市医院“抢救”,以继续实施迫害。记得当天夜里,我住的病房去了不少警察,还有法制科的人也去了。副所长刘玉湖问管教姚某是否有持枪证,还给了他一把手枪,可见他们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惜痛下杀手的。即使病情严重,他们也没释放我,又花了5000元钱于第二天将我拉到长春公安医院继续迫害。

在长春公安医院,他们给我做了所谓的检查,并给我注射了损害心脏的药物,他们说我有肺结核等病,把我拉到医院的住院部,途中我就难受的吐在车上。他们把我抬到住院部的传染科,到了那里,接待我的是犯人充当的“犯护”,他们将我的衣服脱下后,量血压的、插导尿管的、插食管的,一个个很凶的样子。夜里由于疼痛难忍,我再三呼喊,一个看管我的“犯护”才将我的导尿管拿了下来。而且当天夜里给我注射了大量不知名的药物。第二天查房时,我要求大夫停药,传染科的女科长邪恶的用眼睛看着我,恐吓说:“你好好呆着,要配合治疗!”。其实那里的人是无人性可言的,这里的“犯护”就是打手和工具。他们给我灌的食物就是把豆粉用自来水一冲就灌。第三天他们又给我注射了大量的不明药物,并导致我神志不清,头撞到暖气片上,头部重伤。

因生命垂危,为了推卸责任,他们告知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之后,又通知了我的家人。家里人连夜将我接回,半路上,因情况危急,只好将我送到九台市医院进行抢救治疗。第二天,我脱离危险,家人才将我接回家中。

以上是我遭受迫害的真实经历,已是铁证如山。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天理昭昭,善恶必报。那些不法之徒终将难逃天理的惩罚和正义的庄严审判!

相关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
大队长张庆春 办7222053 宅7264567 13756399333
指导员赵玉杰     办7222053           13630546668
副大队长孙成衫 办7222053 宅7218616 13364638325
内勤王凤      办7222053 宅7276626 13944977771
杨艳秋       办7222053 宅7264217 13630532195
民警: 
宫宏伟  办7222053 宅7217875 13331656673
张德辉       办7222053 宅7271168 13844922977
葛旭全       办7222053 宅7263268 13364697108
费延宏       办7222053           13364638585
程恩太       办7222053           13364468250
娄兴岩       办7222053 宅7237766   8237766
王铁军       办7222053 宅7219696 13364463311
毛春生       办7223053 宅7271784 13943121597  住址:实验高中家属楼第二栋8门4楼,此人好象已退休,似乎专门充当特情人员,经常收走此楼门的真相资料,谁家来客人了,他就在门外偷听。

德惠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树新   办7238208  宅7276698  13944024888
常务副局长王成森  办7233759 宅7274500 13756991116 13500853000
政法委副书记李金  办7219922 宅7276677 13364633002  住址:圣兴花园
副书记董讯龙  办7221299  宅7271116  13364633765  住址:公安局对面住宅楼
政法委:赵晓峰    办7221990 宅7234275 13353293106  
610办公室主任李玉珂 办7216610 宅7234600 13364633706 办公地址:德惠市宾馆三楼610办公室;通讯地址:德惠市宾馆610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