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市向阳区公安分局残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6月21日】2006年6月13日,黑龙江鹤岗市向阳区法院对五位大法弟子:刘丽萍(大庆)、商锡平(桦南)、杨永英、扈桂杰、赵桂友进行非法审判,以下是五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情况,根据当日庭审部份记录整理。

刘丽萍2005年9月5日去鹤岗看望朋友刘春兰,于7日上午9时左右在赵桂友家被绑架,当时连鞋都不让穿,强行拖入警车中。9月7日至13日,刘丽萍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2楼审讯室每日深夜遭受迫害、逼供。

刘丽萍被迫坐铁椅子长达五天五夜,来月经了恶警也不让上卫生间,裤子从上到下全都湿透了也没人过问,大小便全在铁椅子上。用屋里盖暖气片的铁纱网勒嘴,恶警不让她说话出声,把她的两手上大背铐,一只手从肩头过去,另一手在后背拉紧铐上,恶警不断在铐与背中间塞很多塑料瓶子,达到承受极限致使她痛得昏死过去。恶警还用塑料胶带缠好的竹棍子(用这种棍子打人无外伤)用力抽打刘丽萍的双脚,直到昏死过去,双脚面肿的两寸多高。

因刘丽萍拒绝在恶警伪造好的口供上签字按手印,向阳区公安分局恶警不间断的残酷折磨她。一群恶警有队长常期智、李攀峰、李忠良、孙常喜、许某某,队长高春伟、刘湖洋、汤宏波、张庆辉、徐龙南、崔某某。他们两队分两班五天五夜不让刘丽萍睡觉,不给食水连续逼供。在逼供中,恶警还非常嚣张的说:“刘丽萍,两个小时搞定你,你不说我们就打死你。打死你就说你心脏病死的,与我们毫无关系。”刘丽萍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这么迫害我,为什么不按我说的事实去记录?”他们非常嚣张的说:“我们就这样对待你,让你在监狱里永远出不来。让你儿子第二次结婚你都出不来。这样我们就能得到很多奖金。”

这样残酷迫害五昼夜后,刘丽萍极度虚弱已不能行走,被一群刑事犯抬回监号。所方不让刑警队人员走,让狱医把伤处都记录清楚,证明是刑警队干的,以免发生意外所方承担责任。在用刑期间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于心不忍,多次前来说情制止酷刑,就连常期智本队的人都非常惊恐,怕这样的害死人自己承担责任。因此制止常期智的恶行,常期智非常恶毒的说:“打死我负责,于你们无关。”他们说:“我们是一个队,我们也得承担责任。”

对杨永英的迫害已经10个多月了,她的两个肩膀上还都是黑色。是当时上大挂酷刑留下的,在法庭上法官及在场的律师和旁听席的旁听都看到了。

商锡平在被逼供中,右腿膝盖骨给打碎,三个月不能走路,后来向阳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人害怕,在2006年5月26日带商锡平去向阳区中医院拍片诊断是膝盖骨损坏。

扈桂杰,30多岁,被迫害得直到6月13日已经10个月之后开庭时,还不能正常走路,脚一瘸一瘸的,至今高压270-280,低压150-160。

这场残酷的迫害总指挥是向阳区分局局长杜某某,直接参与是副局长杨增先、刑警大队大队长张树军(手机号:13351933633),他还抢走了刘丽萍随身带的二千多元钱,在10个月后经家人索要不得不变相退回,因此还无理绑架了律师1个多小时。

追随共产恶党的向阳区公安恶警,真是人民的公害,视法律为虚无,打家劫舍,残害良民百姓,成了他们的政绩和捞财之道,实在可悲至极。

恶党嗜血成性、残害自己的百姓,人神共愤。天灭中共在即,恶党气数已尽,那么为其卖命的恶警下场又会如何呢?快清醒吧。生命是宝贵的,金钱如过眼烟云,不要为了暂时的一点小利,而断送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看《九评共产党》,认清恶党本质,退出中共,不做恶党的殉葬品,善待大法弟子。

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庭审的现场不已经证实了吗?年轻法警昏厥栽倒,随后其他法警难受得无法坚持,五分钟换岗一次。这就是警示,不要等待大难临头,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