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正念正行的老年同修


【明慧网2006年6月21日】在我们的学法点上有这么一对老年夫妇,男的七十多岁,文化不高,女的五十多岁,不识字。这两位上了年纪的同修在邪恶迫害疯狂的日子里,不畏艰难,始终正念正行,做着讲真相的事情。

2000年,在邪恶迫害还是非常猖獗的时候,这名女同修只身一人上了北京证实法,后来被恶警抓走,把她长时间吊在一个地方,双脚离地,同时还有三个恶人对她拳打脚踢。那时,大家还不懂得如何运用正念,当她被打得非常难受的时候,她对其中一恶人大声喊道:“你们这样打一个好人,你要给我多少的德呀!”那些恶人一听,当即就把她给放了下来。其中一人在没人的时候私下对她说:“真对不起!”而另外有一个恶人则隔了三天没露面,当时这位女同修想:他失了不少德,回家难受去了。在后来的遣返过程中,她不断的给她所接触的人讲真相,并拒绝在任何保证书上签字画押,最后顺利地回到了家乡。

回到家后,通过学法,领悟到救度众生的责任,她便和老伴开始做真相资料救度世人。由于当时所在地的恶人恶警的迫害比较猖獗,当地的学员怕心比较重,绝大部份的学员都不敢接触这对夫妇,有时连新经文他们都没办法得到,但是他们凭着对法和对师父的正信,他们依然做着作为正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他们偶尔得到了一份真相资料的原版,就不断的拿到复印店去复印,有时一次就复印了几百上千份,不停的分发到所在地的各家各户;有时候没有新的资料来源,所用的资料长时间没有更新,他们还是不停的发放。时间久了,当地的恶警知道是他们发的,就开始对他们监控。有一次,由于同修心性上和配合上的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恶人到他家搜出了资料,男同修被关進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的时候,有一次,狱警伪善地拿了二盒饮料给这位老年男同修,同修喝完后不久,觉得身体很不舒服,知道是上了当,当即向内找自己的问题,觉得不该喝恶警的东西,便在心里请求师父帮助,并发正念反制恶警。第二天,那狱警来上班时捂着肚子说难受,老年同修对其讲善恶有报的道理,狱警不敢回应。另一盒饮料被同监室的一名犯人拿去喝了,喝完后,犯人感到头痛,老年同修告诉他:“你只要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第二天,该犯人私下对他说:“你教我的方法很管用。”老年同修对他说:“你在里面和出去后要给你的亲朋好友讲:法轮大法好。”犯人说:“我一定会的,我出去后还要找你切磋。”

在法庭上,有的同修把握不好,说出有几千份资料,老年男同修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指问伪法官:“你说我们是犯罪,那受害人是谁?你们这些人头戴国徽却践踏宪法,不是惩恶扬善,而是惩善扬恶!”把伪法官责问得哑口无言,而后自己把这些资料的数量大部份给承担下来,结果,老年同修被判缓释放。

出来之后,两同修依然不断的做着证实法的事情,恶警为了监视他们,在他们住处的对门和附近都安排了耳目,但依然阻止不了他们要做的事。

有一次,女同修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又出门证实法。在车上,她心里想:我回老家一趟不容易,而且时间又这么短,我要救的人让他们等着我。结果在她到达老家时,那些人全部都被她碰到了,她把真相资料每人发了一份,顺利的达到了她的目地。监视他们的恶人发觉她已不在时,派出人员到车站去拦截,但她已做完了事情回到住地,恶人不甘心,就想到他们家耍流氓,他们拒不开门,恶人无奈,只得灰溜溜走了。

有一次,恶警派出更多的人员在他们住处周围進行监控,两位老年同修不断的发正念,没一两天,邪恶人员呆不住了,全部撤走了。

在与同修的切磋交流中,他们悟到:做事时的心态要纯。他们在做发资料或讲真相完全都没想会不会怎么样,只想着要让更多人知道真相和得度,往往在这样心态做事时,贴出去的资料第二天去看时还在,做的过程中也往往是有惊而无险。有一次,他们在天桥张贴资料时,一个保安过来问贴什么,女同修说:没有不好的东西。并要拿一张给保安看,保安转身走了。

他们正念正行的事还很多,虽然看起来平凡,但我用心去领会时,能够感受到他们救度众生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