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王建国家人申诉、鸣冤、上访纪实(图)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6年6月22日】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于2006年3月2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40天后,年仅30岁的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家人在痛失亲人,心情无比悲愤的同时,一方面想着到黑嘴子劳教所看望和王建国同被抓捕的儿媳妇赵秋梅,另一方面也要逐级上告,将建国的死化为向世人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真相的动力。

王建国的奶奶手捧着王建国的遗像

然而,从家属为王建国这桩冤案逐级上告的过程,我们已经清楚看到,想从当今当权者那里使正义得到伸张,那是与虎谋皮,就好比那人是我让手下杀的,你让我严惩凶手,所以公安局的人毫不掩盖的说“我能帮助你们吗?哪有自己人整自己人的。”

40天惨死看守所: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 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

2006年5月29日上午,王建国的家人来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没有见到劳教所所长,和五大队管教说明王建国已被迫害致死的事,要求让他的妻子赵秋梅回去处理王建国后事,让夫妻俩见最后一面。当时劳教所五大队管教说秋梅可以回去看一看,只能是看一看,但还得研究研究。

王建国的遗体至今仍停放在吉林市尸检中心。吉林市公安局已多次催促尽快火化,并强令家属签字许诺,欲谋焚尸灭迹。邪恶警察害死人命,拆毁灵棚,蛮横抵赖,坏事干绝。亲人哭诉无路,上告无门,冤情震撼人心。一石激起千层浪,此事在当地影响极大,群众议论纷纷,百姓怨声载道。王建国的家属们和所有亲戚们同心同德,共同反对和抵制邪恶警察恶言恶行。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上上下下的管教早已得知王建国40天就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犯罪同僚,做贼心虚。他们对王建国的妻子赵秋梅施展伪善术,但对王建国惨遭虐杀的事却对赵秋梅极力掩盖。只有赵秋梅还依然蒙在鼓里。劳教所在遮掩自己不是犯罪单位,没达到害人致死的程度。

2006年5月29日下午,3:00左右,家属们来到吉林省委信访办,接待的人表面上态度很好,问了一些情况后,说:“我们觉得这件事也不应该发生,这件事就等于你们来过省委,我们已经知道这件事。”然后把情况备案,输入电脑,盖章。在家属拿的王建国在看守所死因情况的条上盖了个章,说回地方解决。

接着家属们又到省人大信访办公室,一个女的接待,问了一下情况后说:“你这件事只能回地方解决,我们只是给你备案,证明你来过。”也盖了个回地方解决的章。

家属们又到省公安厅,是个男的接待。他说:“这件事情我们解决不了。你大老远来一回,我们就当私下闲聊,但这不算我给你解决问题,我也不给你什么答复,你想一想我们是省公安厅,你跟公安局打官司,我们都是一个系统的,我能帮助你们吗?哪有自己人整自己人的。”

王建国的家属们从长春回来后,就拿着接待的手续去了吉林市委,市委的信访办负责人所谓正规的接待了家属。家人提王建国,那人说:“啊,王建国,我们都知道,前几天不是有个老太太和一个残疾人捧着王建国的遗像和“冤”字在大门口喊过冤吗,王建国的事我们上下都知道,你得上政法委。”家属问:“我们上这来说明王建国被害一事,算不算备案?”他说:“都备案了。”

两天后,家属又到市人大,也是同样的说法,同样的程序,推诿这事你们只能找政法委解决。

6月9日,家人来到政法委,信访办的人接待的,他们说:“这件事我们都知道,公安局正好要见你们。”家属说:“我们不见,公安局我们已经去过,他们没有给我们任何答复。”政法委的人说:“我给你们写个条,你们到公安局预审科去解决。”

另据有关人士讲:大法弟子王建国是被叫王士春(发音)的人举报的。王是在给王建国干泥瓦匠活儿时,王建国向其讲真相,救度他,却遭到他的举报。王士春得到5000元奖金。王士春现正被邪恶封为迫害大法弟子的“楷模”,该恶人体态特征为较矮、较胖。其妻子、女儿有时在吉林市儿童公园北门早市上卖东西。近日在吉林市上海路小区购买一套住房(确定),据说是6号楼4单元4楼右门(未经核实,未进户)。

以下附吉林市政府各部门地址、邮编及主要领导最新电话号码(区号0432)

下载电话号码(33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