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孩子的成长看大法的神奇及修炼的严肃


【明慧网2006年6月26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也会写文章投稿,因为我一直都是做事低调的人,常人中的什么“实现自我价值”、“挑战自我”,我连想都没有想过,也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虽然我早就意识到大法弟子都有责任向明慧投稿,尽力来圆容明慧网,也是我们修炼中的一部份,但自己还是没有信心来做。直到看到《明慧周刊》上的一篇文章,才突然悟到,一直以来自己都被人的观念障碍着,那么多的大法弟子不惜生命,只为替大法说句公道话,而我却一直只知索取,不知付出,一直在用同修的文章对照自己,希望去掉自己的执著,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为同修做点什么。这是我修炼的一课,而我则刚刚开始上课。写到这里,突然意识到,我从思想的深处,并不是站在大法的基点上,为大法弟子的整体,为同修的共同提高,更好的救度众生而投稿,而是为了上好这堂课而投稿,从根子上还是担心自己落下这一课不能圆满,还是为私为我的心。

我的女儿琪琪两岁零两个月了,一直在师尊的呵护下健康的成长,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琪琪刚出生的当天只清醒了几个小时,然后就是昏睡不醒,连续三天不吃不喝,直至脱水,我在月子里不能动,外婆(大法弟子)找到小儿科医生,检查后说立即住院抢救,属于新生儿黄疸。据医生讲疸黄素达到400就是死亡值,一般都是先抽风后死亡。而琪琪的疸黄素已经达到630,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连医生都奇怪这个孩子居然还活着。

住院第一天,医生说如果每次能吃30毫升的奶粉,就有希望,不过不太可能了,已经三天不進食了,如果再不吃东西就要给孩子插管灌食。

外婆心中只有一念,孩子是来得法的,这是在消业,一定能吃。结果奇迹出现了,孩子第一次就吃了30毫升。第7天脱离危险期,第15天出院。当时疸黄素还没有降到正常值,但医生已经没有办法了。

紧接着,奇迹一个接一个地出现。琪琪7个月时,全身起小疙瘩,高烧不退,孩子难受得一直哭。我们心态不稳,又送到了医院,打了三天吊针,看似康复了,结果三天后,旧“病”复发,一直将注射進去的药物全部排出来才真正的好了。这时我们心中有了底,原来这都是师尊在给孩子清理身体。在这其中,我们也经受了心性上的考验,更加感受到了师尊就在身边。全家莫不感激师尊的呵护。

琪琪打预防针的时候,到底应不应该打,犹豫了好久。鉴于以后上学还要卫生防疫证,打了两针。结果孩子的胳膊上烂了两个洞,流脓不止。

因为有师尊的看护,孩子长得格外的结实,流感来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病倒了,可琪琪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直到她两岁的时候,一次高烧不退,眼看着一夜间体温由38度飙升到41.5度,我守在孩子的身边,不停的安慰她说,没事的,一会就好了,我们是大法小弟子,这是你应该承受的,过去就好了。孩子也很懂事的不哭不闹,不舒服就贴在我身边。几个小时过去了,还是41.5度,我的人心又浮上来了,大脑中翻江倒海,各种常人心都出来了。我用力的压制着,实在压不住了,我就和自己来了一次对话。“你是大法弟子吗?”“我是!”“那就应该相信师尊,你信师尊吗?”“我信!”“孩子是大法小弟子吗?”“是!”

刹那间,所有困扰我的想法都不见了,心清目明,我轻声问孩子:“琪琪是大法小弟子吗?”没想到孩子爽快地说“是”。顿时,我泪流满面,师尊将这么好的小弟子安排在我的身边,这不是来帮助我提高来了吗?我还有何理由不按照师尊说的去做呢?我还有何理由不带好师尊的小弟子,我的小同修呢?!

到了第四天,孩子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没过一段时间,孩子开始皮肤过敏,全身都是红斑,有了前几次的经历,结果自然是不治而愈。

这期间,我与外公外婆(都是大法弟子)由孩子身上也受益匪浅,感谢师尊的苦心安排,感谢师尊的悉心看护,正因为此,我们才有了提高的环境,不只提高了心性,增强了信心,而且还清楚的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一丝一毫都不能马虎,只有踏踏实实的修去执著,才能跟师尊圆满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