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亲人讲真相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6年6月26日】这次回老家,给亲人讲真相,效果很好,几乎是讲一个退一个。我过去因多次上访被非法关押了好几年,给亲人也带来了许多压力,使他们的怕心与担心一直很重。所以回老家前,请认识的同修帮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

这次回家我准备的也比较充份,说的、听的、看的、戴的都有。我在讲真相时,针对不同观念的人从不同角度去讲,信基督的人,我就从圣经启示录引入话题;信风水的人,我从古代预言、业力轮报讲起;信科学否定有神论的就从非典的谎言讲到共产党几十年的欺骗与愚民教育,从民主制度与独裁统治等方面谈起,也就是九评中的一些内容,经历过文革的从整人是共产党的看家本领谈起;什么都不信只信钱的就从钱谈起,赚钱的目地是为了生活过得好,对人来说这没有什么错,只要是正当经营,但一旦有了治不好的病,当非典、印度洋海啸类似的灾难来临时,钱能解决吗?……在他们的执著中去引导、去破迷,效果很好。

讲话时我从不带着教训别人、鄙夷别人信仰的语气去谈,他们虽然走错了人生道路、迷失了回家的方向,但这一切和旧势力没有关系吗?和共产邪灵的无神论、阶级斗争论没有关系吗?当讲到他们共鸣的地方,他们的正念也被带动了,很有精神,讲话也神采飞扬。

最难说通的是我爸爸,当兵多年,几十年的老党徒,出口就是毛泽东选集里的话,真是被共产邪灵灌了满脑、满身。见面时间不长就以长辈语气训话,我一边听一边发正念,然后巧妙接过话题,从共产党铲除自己人而发动的多次运动谈几十年的暴政和谎言,从现在农民不交农业税,谈几十年对农民的歧视和剥削,矿产资源、旅游资源、交通、邮电、电讯等都与农民无关,为什么几千年、几万年的资源被它们垄断而过去没有农民一勺一杯,为什么农民老了没有退休金,看病没有公费报销,农民最累,多劳多得体现在哪里,等等。他听了一会儿,也附和了,并讲了一些自己亲眼所见的暴政。

这次回家短短的几天,也改变了我对亲人的看法,原来他们还是有正念的,还是有善的一面的,只是打开这扇子门的锁各种各样,如何打开他们的心结,需要我们的智慧和善心,讲真相虽然是大善的行为,也要为对方着想,想一想对方的接受能力和承受能力,而不能一股脑儿讲,不考虑对方的容量。

看着从八十岁的老人到八岁的小孩都能三退,认识到不能从心理上与邪恶为伍,我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反思为什么我没能早点告诉他们的一切呢?师父的《快讲》发表好几年了,对朋友、同事、左邻右舍、上级、下级,我也应该抓紧时间快讲才对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