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患于未然,退党保平安


【明慧网2006年6月26日】近来读史书《春秋》,看到孔子记述了这样一件事:鲁昭公十七年,有彗星在大辰星(即心宿二,又名大火)附近出现,它的尾巴往西一直延伸到银河。鲁大夫申须和梓慎都认为将发生大火灾,梓慎还认为火灾将发生在宋、卫、陈、郑四国。郑国的裨灶对执政子产说:“宋、卫、陈、郑四国,将在同一天发生火灾。假如我们能用灌尊、玉勺来祭祀神灵,郑国一定可以躲过这场火灾。”子产不相信依据天象就能预知人间的灾难,所以没有答应裨灶的请求。

第二年五月,大辰星在黄昏时分出现。初七,又刮起了大风。梓慎说:“这就叫融风,是大火灾发生的前兆,恐怕再过七天就要发生火灾了吧?”到初九那天,风刮的更大了。十四日,出现了暴风。就在这一天,宋、卫、陈、郑四国同时发生了大火。几天后,这四个国家都先后派使者来鲁国,通报火灾发生的消息。

大凡有奇异的天象显现,往往是人间将要发生大事,这是神明在慈悲的警示世人,就看人相不相信。子产不相信,并且说“天道远,人道迩(天地自然的道理幽远,人间社会的道理切近)。人类无法知道上天的事,又怎能凭天象预知火灾呢?”不肯采纳裨灶的建议。

后来,信奉“无神论”的人对“天道远,人道迩”这句话推崇备至,将子产称看作破除“迷信”的先锋。子产倒是不“迷信”了,而百姓却遭了殃,本该能够避免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还是悲惨的发生了。

火灾发生的第二天,子产在国都的北城设置祭坛,并且向水神、火神祈祷,以消除火灾,然后又在各个城楼上祷告。然而祷告无法挽回已经逝去的生命。如果子产能在火灾发生前采取防范措施,防患于未然,又何至于如此呢?

笔者联想到《汉书-霍光传》中记载这样一个故事:汉宣帝时,有个叫徐福的人几次上书,提醒宣帝限制大将军霍光的权力,以防他的家人谋反。霍光死后,他的家人果然谋反。幸亏有人告状,才未酿成大祸。事后,宣帝对告发的人大加赏赐,而对早就提醒他的人却没有一点奖赏。有位大臣觉的不公,特地向宣帝上书,他举了“曲突徙薪”的事作例子:

有个人到朋友家做客,见主人家的烟囱是直的,灶边又堆了不少柴薪,觉的这样很危险,就向主人建议说:“你这烟囱要改成弯曲的,柴薪要搬到远处去,不然容易发生火灾啊!”主人不以为然。不久,家里果然失火,幸亏邻居及时相救,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事后,主人杀牛摆酒,酬谢前来救火的邻居。他特地请那些被烧的焦头烂额的人坐在上首,其他人则按照出力的大小安排座位,偏偏没有请不久前建议他改砌烟囱、搬走柴薪的那位客人。

席间,有人对主人说:“如果你当时听从那位客人的话,就不会失火,也就不必杀牛摆酒了。今天你论功行赏,却把那位客人忘了,这岂不是‘曲突徙薪亡(没有)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耶?’”成语“曲突徙薪”就是出自这里,意思是把烟囱改砌成弯曲的,把柴薪搬到远处去,用来比喻对可能发生的事故应防患于未然。(突:烟囱。徙:迁移。薪:柴草。)

汉宣帝看到这里,明白了这位大臣的意思,马上重奖了徐福。

今天中共邪党为祸人间已一个多世纪,犯下了滔天大罪,神即将解体这个无信、无义的共产恶魔。然而众多的被恶党蒙骗的党徒如果坚持紧跟邪党,他们的生命将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神是慈悲的,以预言的形式告诫人,以各种天象、灾异警示人,贵州奇石“中国共产党亡”更是彰显上天的意旨。目前全世界大法弟子全力传《九评》、促“三退”,就是要在恶党被清算之前,告诉世人攸关自己性命的天机:“神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以免成为恶党的陪葬。

“曲突徙薪”实在是我们先人的智慧,我们平时也常常说要“防患于未然”,但是“防患”要拿出实际行动来。现在天灭中共在即,每一个生命也到了必须作出选择的历史时刻:或者死心塌地的追随恶党,届时沦为它的陪葬:或者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苦海有边,生死一念,何去何从,明智的人当然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