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2006年6月27日】面对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中共恶党的滔天大罪,我的心灵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触及和震撼。我百分之百的相信这是事实,知道中共恶党能干出这种卑鄙、下流、灭绝人性的罪恶勾当。中共恶党为了一己之私,什么样的丑事、恶事它都干得出来。然而,我对中共恶党产生了“恐惧感”。心想:中共恶党这个亡命流氓,可能还会狗急跳墙,对大法弟子进行加倍的大面积的秘密绑架、宰割、屠杀。活体摘取器官,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在我们大法弟子身上。我还想:师父怎么能允许这样的罪恶发生呢?通过集体学法,个人学法,阅读《明慧周刊》我认识到,这些想法都是不在法上,都是极端错误的。

师父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精進要旨(二)》)早在2001年,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就已经发生了,今天曝光它,是正法進程到了这一步,是为了结束迫害,为了让世人進一步认清中共恶党的凶残本性,尽快退出中共恶党,加速解体恶党邪灵,中共恶党。救度更多的众生。

至于说中共恶党会狗急跳墙,对大法弟子进行加倍的大面积秘密绑架、宰割、屠杀、活体摘取器官,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在我们大法弟子身上,这是自己完全用人心看待正法而想象出来的。

师父在《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99年7.20啊是邪恶向顶峰上走,到了2000年01年那是高峰,现在是在回落,它在向低谷中回落。”

师父在《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大家也看到了那些邪恶因素少之又少了,包括我叫大家清理的黑手,钻進三界内那些个坏神哪,这些也已经清理得所剩很少了,而且三界外还有一部份起负面作用的高层生命也在被清理之中。所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左右正法的势力越来越少,三界内的一切干扰因素的大大消弱,使世人也越来越觉醒。”

由此可见,邪恶在最猖獗时做不到的事,在邪恶因素少之又少的今天,它更是做不到。宇宙在正法,天体在重组,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宇宙中邪恶的旧势力操纵着中共恶党恶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整个正法進程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我在此重点要强调的是,有我这样想法的人,并非我一人。我们的一思一念,与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形势紧密相连、息息相关啊!我们认识上不来、做不好,那就是在拖整个形势的后腿。

面对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我首先想到的不是怎样揭露邪恶,制止迫害,营救同修,而是被中共恶党的红色恐怖吓住了,怕这样的迫害发生在自己身上。究其原因,就是还没有放下自我,还在为私为我。

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佛性无漏》)自己的思想境界,离法的要求相差太远了。我清醒认识到,不修去“私心”就去不掉“怕心”,就不能肩负起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就不能成就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不能迈進新宇宙。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放下自我,修去“私心”,更显得至关重要,势在必行。

“师父为什么允许这样的罪恶发生呢”?言外之意,这样的罪恶不应该发生。现在想起当初这个想法,真是万分惭愧,无地自容。师父在正法,救度众生,这么至洪至微的巨大工程,正法形势的发展与人间的展现,都是在师父的掌握和有序的安排之中。当我产生那不好的一念时,不是对师父产生怀疑了吗?不是早已把师父的讲法忘得一干二净了吗?我一贯认为自己对师对法坚定的程度达到了百分之百,事实上,并非如此。

我是1996年得法的。在十年的大法修炼中,我亲身见证了师父的至高无上,无量慈悲,为宇宙众生操尽了心,耗尽了自己的一切。我亲自见证了大法的无限美好,博大精深,无所不能。在证实法中,我两次遭邪恶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绝食绝水和邪恶的强行灌食中,我坚持到了极点,还出现过生命危险。是师父精心呵护着我,为我承受巨大的痛苦,使我没有了痛苦的感觉,使我走出魔难,走出死亡,闯出魔窟。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讲清真相中,我也多次遇到险情,我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每次都化险为夷,安然无恙。那么,为什么面对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血腥迫害,会对师父产生怀疑呢?究其原因是法学的不够,人心重造成的。

中共秘密集中营的血腥迫害被曝光后,我在思想中走了弯路,在学法中,得到了及时的归正。但毕竟耽误了宝贵的救度众生的时间。

在2005年旧金山法会上,有弟子问师父:“有些学员全身心的为大法做事,有些遇到了生命危险,这可能是他们忽略了个人修炼,有些关没过好。但正因为他们还是修炼的人,不可能关关都过好,为什么大法不能保护他们?”师父说:

“你好象在指问大法为什么不保护他们。每个人的情况都是很复杂的,不是说每个关你都要同样的有那么一点点正念就能过去。有的就得用相当大的正念过去,有的得用放下生命的执著才能过的去。什么是修炼?是要走向神的!师父什么都替你承担了,遇到什么危险大法都保护着,你头上有个保护伞哪?什么难都没有,这修炼多舒服啊,那谁不会修啊?其实情况很复杂。有的学员史前与旧势力有过协定,他就是要在这时候走怎么办?有的学员根本执著一直没去,这就是根本上是不是大法弟子的问题。常人也能做大法弟子做的事,但却不能当作大法弟子带。有的学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对执著又不愿放弃,可是在过关中又很可能是生死大关怎么办?有的学员年寿到了而又不精進,还有极少数必须先走一步才行的,等等。千万别用人心看待修炼哪!”(《2005年旧金山讲法》)

这段法如果我学得很好、很扎实,就不会对师父产生怀疑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我们只有不断的学法、背法、同化法,才能修去人心,在法上认识法。才能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反之,势必被大法所淘汰,失去这无比珍贵的正法修炼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