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香港讲真相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6年6月28日】每次去香港我都尽量安排长一点的时间,由于今年出国的次数比较多,所以十几天的假期也都用完了。就在此时,刚好遇到公司加班结算日,因为最近公司宣布要转移,所以转移前六个月的薪资影响着资遣费。当时就挣扎着,最后我选择将加班的时间转换成休假,虽然金钱上损失了一些,但跟大陆同修将省吃俭用的钱拿出来作资料相比,又算得上什么。我们家里经济并非富裕,但是修炼的这条路上有师父一路的呵护,我们想做的事情只要正念足,师父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记得曼哈顿讲真相开始的时候,我太太提出要去一个月,因为前不久她才刚从DC法会回来,所以当时我内心起了反感,甚至说出很不好听的话。但是第二天我就答应她去报名了,孩子的照顾问题很快得到了安排,费用方面也因为一笔迟迟未入帐的钱,突然通知已入帐户而得到解决,正如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观念的改变

前几次去香港,一直对香港某个景点有些意见,因为那个景点大陆游客非常的少,加上听说之前就有同修提出这个建议了,所以产生了一个念头:“为什么不将人力、物力转移到其它的地方呢?”但是后来想到香港同修建立一个点相当不容易,其中经历了多少正邪大战,才开创出今天这个局面,我们应该珍惜。我们不能往往只看表面,况且师父说 “一个人想不要紧,两个人想也不要紧,那是个人修炼问题。大家都这样想,在整个大法弟子的群体中,这是个什么现象啊?一个强大的波动,一个强大的执著。”(《在2002 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想如果我们看事情能够更广泛,那么事情应该会有另一番景象。

整体的协调性

因为6月4号是天安门屠城事件,所以我们下午就到铜锣湾的酷刑点讲真相。当时我演执刀的医师,看着过往的人群中,有关心的、有麻木的、有害怕的,什么样的人都有。过了一会儿就有警察来干扰,要我们停止演出,当时我心中起了一丝怕心,后来转念一想,我们做的事是一件最正的事。想起师父说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所以,邪恶根本动不了我们。

然而,我们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香港学员告诉我警察要有所行动了,要抄我们台湾学员的证件号码。由于考虑台湾学员的安全,所以请台湾学员到旁边发资料,只见我们学员配合的不是很好,有的甚至不离开。每个人的层次不同,对事情的看法也会不同,不能说是谁的错。我个人体悟,香港学员对于申请这个活动细节比较知道,对当地法律及人文也比较了解,加上当时的情况有些急迫,或许不是很正确但基点是好的,我们就应该先去配合,如果有意见事后可以提出,不要当时起了争执让邪恶有机可乘。

台湾学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难免有各种人心的出现,事后香港学员跟我们交流,她们对法负责及对众生负责的态度,让我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她们是如何正念走过这些年的正法之路,正念是修出来的,这得在各种环境中去实践才能做到的。

回到台湾读了师父最近讲法中的一段话,对香港这件事情有了一些体悟“当然修炼过程中,因为你要提升,肯定对你来讲,对修炼人来讲是有考验的,做不好会不断的有麻烦出现,做的好也会不断的有修炼中的考验出现。你们一概把它视为干扰,想为解决这个麻烦而解决这个麻烦,你就解决不了,因为那是为你提高而出现的。你要正念去对待它:通过这个麻烦,我怎么样能够把与这件干扰有关的一切正确对待,本着救度众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么样能够对众生负责,把这些事情的出现视为正好是讲真相的契机,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2006年加拿大讲法》)香港讲真相起的作用大,干扰随之也大。也或许是因为学员有执著才被邪恶钻空子,有考验并不是一件坏事,但事情发生了每个人都有要悟的地方,在这过程当中自己的心是如何摆放的,不是去指责谁如何如何,而是该去圆容这个事件,共同从这个事件中找不足,共同的提高。

整体概念

因为去了几次香港,所以有时会自己行动。有一次师父借同修的口点出我的不足,那就是没有考虑到别人,怕麻烦,我行我素的这个部份。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整体提升对于整个正法局势的变化是很重要的,如果我能用我自己有利的条件和同修交流,或许可以增加更多同修的信心。几次香港之行,对于面对面开口讲真相有了一些突破,过程中虽然有不足的地方,但其中我感觉到自己的怕心在消减,这个物质一层层的被清除了。

目前整个局势真的变化很大,前几年有大陆游客气焰嚣张的要打骂我们学员,如今我发现他们都在相互的制约着,已经没有先前的状态了。也有一些游客会主动跟我们聊,我想我的基点跟心态如果摆正的话,把他们当朋友去对待,得到的回应通常都是满正面的。

每次出国讲真相都有一种全身被能量包围的感觉,每天围绕师父交代的三件事,那种感觉真好。这次香港回来发生严重的消业状况,第二天晚上学法交流时要交流台湾出现的严重问题,因为前几次的大型交流我并未参与,因此这个交流对我是很重要的。当时下班回家后头痛欲裂,全身发冷,只想躺下好好休息,可是心想明知道是干扰,不突破行吗?所以马上坐起来发正念,当时状态缓和多了。想起师父说的“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越最后越精進》)想想自己在修炼过程中,魔难来的时候,常常还是会用人的观念去处理。要破除这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唯有不断的学法修心,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才能真正的从人中走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