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不信神的中国人讲“三退”

给高校学生打电话的心得


【明慧网2006年6月28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想跟大家交流自己给高校学生打电话的心得。

《九评》出来以后,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清除中共谎言洗脑给众生中的毒,让他们与恶党划清界线。刚开始真的很难,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在师父的加持下,大法弟子整体不断的提升,布下的正念之场也越来越大,我们可以深深感到觉醒的众生越来越多。但是不能否认,还有许多受毒害很深的人没有得救。

我曾经面对面跟大陆来台的高校生(包括博士生和硕士生)讲真相,我有一种很深刻的感触:他们都看到一党专政不好,都知道老百姓受苦,但还是希望给恶党机会,认为恶党已经变好了。有好几次,我清楚感受到邪灵死死抓住他们,让他们明明知道事实真相,却仍然拒绝与恶党划清界线。我还记得一个晚上,我与几个同修相约去讲真相,在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流泪,心想:我们要如何跟邪灵抢人呢?我跟师父说:我到底该怎么救这些学生啊?我要救他们啊!请师父给我开智慧!

就是这一念,我打电话时不断的遇到学生,我也在师父的看护下,不断的找到突破邪灵控制的方法。如今我们已给200多个高校宿舍打过三退电话,持续7个多月,累积了一些经验,希望与同修交流。

在恶党灌输下,高校学生绝大多数不信神,但是大部份的人都明白自由民主的可贵。所以我通常会反复的举例说明专制与民主的对比,让学生明白一党专政的邪恶。首先我会说明,在一党专政下,没有监督的机制,所以任意非法行事,造成人民生活的痛苦:例如农民、工人的处境,贪官污吏的严重等等。在迫害方面就举广东汕尾东洲村血腥镇压,和大法弟子被活体盗取器官的例子。然后我会举苏联瓦解的例子,激起他们对自由民主的向往,相信经由三退,可以使中国和平过渡到自由民主的制度,让老百姓真正当家作主。在这样的说明后,毒害不深的学生,多半就愿意从内心跟恶党划清界线。

但是,那些受毒害很深的学生,在恶党的欺骗下,死死的抓住邪党灌输的观念。当我们提到有3亿的农民无法维持生计时,他们会说:这只是一个过渡,先让少部份人富起来,因为中国人太多了。当我们说,无辜农民被非法镇压,他们就说:这些人肯定是暴民,受到镇压是应该的。当我们说邪党贪污,他们会说:全世界都有贪官污吏,我们应该给邪党机会。当我们说三退可以为老百姓带来自由民主的生活,他们就说共产党瓦解了,会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动乱。

刚开始,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些狡辩,慢慢的,我知道应该用非常具体的数字和例子,让他们明白一党专政下贪污是可以动摇国本的;少部份人富起来是谎言,中国人多不是理由,贪官太多才是实情;说到农民土地被非法征收,我就透过网络发给他们汕尾镇压的视频,并告诉他们每年抗争事件多达7-10万件,许多都是用武力镇压结束的。

当他们说共产党变好了,我就告诉他们共产党从建党以来就在杀人,一路杀下来到现在没有停止,都是非法杀人,先杀地主、再杀资本家、杀知识份子、大跃進政策致死3000万、文化大革命800万、六.四天安门屠杀学生,到目前各种非法迫害(包括维权运动者、工人、农民、上访访民),更有计划性的群体灭绝--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等等。

他们说中国的经济飞跃成长,我就告诉他们贪官已贪走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所有的经济成果(都有实际的数据),老百姓的流血流汗,换来一场空。他们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就说动乱的来源是共产党,如果没有共产党,说不定21世纪早就是中国人的世纪(举文革的倒退,目前教育经费的缺乏,高校学生许多缴不出学费……)。他们说退党会引起社会动乱,我就说,现在已经濒临动乱,退党带来的和平瓦解才能平息这些动乱。

有好多次,宿舍里的学生呼朋引伴的,叫了20-30位的同学一起听真相,我常常一次讲2个多小时,有些同学父母就是农民,听着听着就激动的痛哭,我们在电话两头心里都很难受。还有一次我正在说着,来了一位发资料的学生,他听到真相后,哭着大叫:想不到我们的党居然是这样的杀人魔王!

这一段日子,师父让我看到,现在连毒害很深的众生都在觉醒,我们真的有很大的机会救度他们。这些学生告诉我:听了你说的真相,我们的思想上都起了一个巨大的变化,一连好几天脑子里都在问自己,到底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共产党说的是真的。

几天前打了一个电话,一个宿舍都是受毒害很深的学生,听完真相后,沉思良久,然后告诉我:你说的真的很深刻!很深刻!另一个晚上,又碰到一群坚定的党员,很会辩,我说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一直说我的数据不真实,最后我缓慢而严肃的说:恶党瓦解后,就叫这些贪官把钱吐出来!当他们还在高声争辩时,我又说:叫那些贪官把钱吐出来。我一个字一个字的一连说了五次,他们静下来了,沉默了10秒钟以上,我以为他们没听我说话了,没想到其中一位忽然开口:我们听明白了你的话,但是要我们立刻下决定与共产党划清界线,真的很难。你知道,我们是从幼儿园开始就在听党的言论,我们受共产党的毒害毕竟很深了,需要一点时间,我们要去印证你所说的真相。我当下的感觉是:他们自己都意识到自己被毒害的很深了,我们更要加把劲,帮他们把身上的邪灵销毁。

以上交流讲真相的内容,并不是只适合学生。我跟一般民众也是这样讲真相,甚至劳教所的公安、人民检察院的书记,我讲完迫害之后就是用这内容讲三退。我记得有一次,一个老先生接到我们的电话,挂了好几次,最后一次我问他有没有加入过党、团、队,他说:我是红卫兵,我坚决拥护毛主席!我告诉他:你拥护毛泽东是吗?你难道忘记了,在那个时代,你必须昧着良心去批斗你的父母、你的老师,虽然他们都会原谅你,但是你的良心过得去吗?接着我就把共产党从建党以来从没停止杀人的事,说了一遍。最后我说:我想请问你,愿不愿意从内心跟这个恶党划清界线?他大声的说:行!我又说:那你可以抄下我们的联络电话,把这个消息传给周围的亲朋好友吗?他又大声的说:行!

有一位同修打电话给我,说一个单位的众生被毒害很深,要我再去说说看,再给他一次机会。我在集体打电话时,拨给这位众生,起先他不断的用邪党的一套跟我辩论,我很严肃的跟他说:你真的听不到老百姓的哀号吗?我讲了汕尾东洲村的血腥镇压 (当时活摘器官的事还没有曝光),讲了贪官的真相,讲了农民、民工被剥削……他突然不再激辩,静默下来听我说完,然后抄下了所有的联络方式。

当然,这些被毒害的众生要想摆脱邪灵的控制真的很不容易,我虽然在当下让他们清醒了,但邪灵是不会轻易松手的。我也明白有许多人都看过我们发出去的资料,接过我们的邮件、电话、传真等等,但是仍然不为所动,依然认为要给邪党机会。当我的修炼状态不好时,看到这些善良却不肯划清界线的众生,心里真的会难过、沮丧。前些天我看着自己寄出去的邮件,那些坚定的党员都没回信,不禁发起呆来,到底还要怎么做才能救他们呢?突然同修打电话来告诉我,师父的新经文出来了。我上《明慧网》看了:

济世

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

师父洪大的慈悲让我流下泪来,我突然明白了,只要我用更大的正念去救度众生,这些人的良知还是有机会被唤回的!

当晚我拿出《转法轮》来改字,好多句子映入眼帘:

“看不到宇宙的真相”,“可是他看到的不是真相”,“超出这个层次的真相他就看不见”,“这是因为人的这双眼睛能给你造成一种假相”,“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

我知道,师父再次提醒我,虽然我眼睛看到他们的无动于衷,但是,这只是表象。在另外空间我正在跟邪灵交战,我的念一不正,这些众生就被拉过去。所以我不能动心,任何不正的念头都会让这些众生不能得度。所以现在,我看到在我手中的电话号码、邮箱、QQ号时,我都发出一念,彻底清除这些众生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

打电话就是正邪交战,我深深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基本功没做好,常常让自己陷入不正确状态。学生在宿舍的时间主要是中午和晚上,我都是利用这2个时段拨打,比较有机会多人同时接听。但事实上,以我的条件并不适合晚上打电话,常常家里人不谅解,制造很多不必要的矛盾。有好几次我都想停下来,但是知道这一大片众生都在等着得救,拨打的同修又少,我实在停不下来。有无数次打完电话已是凌晨1-2点,炼功都落下,很少5套功法一步到位,到后来连学法都不够了,我的身体开始吃不消。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打完电话后,几乎要虚脱,趴在电脑桌上不能动,连上床的力气都没有。

有一次我打完电话,全身无力,动弹不得,疲惫的只想快点到床上去。忽然接到一通对岸打来的电话,他是一位盲人,退党之后我跟他讲了大法的珍贵,可是因为看不见,我给他寄去的大法书他不能看,他通常1-2个星期会打电话来请我念书给他听。当我接到他的电话后,我实在很想跟他说我很累,下次再念吧!可是转念一想,他好不容易打过来,我怎能阻止他听法呢?于是勉强提起精神念《转法轮》给他听。念着念着,我的精神忽然变好了,等我念了40分钟,虚脱的感觉消失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点我了,学法、炼功不到位,我就是常人在做大法事啊!

怎么才能更大面积的救更多的众生呢?我的体悟是:不只是打多少电话、传多少资料……,不只是这样,最重要的还是大法弟子整体继续提升,让整个正念场更大,让邪灵可以控制的范围成为零,那时,众生的善念一出,立刻就会与恶党划清界线。

这个正念之场的形成,真的就是我们修炼状态的体现。在此,一方面彼此提醒要多学法,学法的质与量都不能少,还要扎扎实实的炼功。我正在努力归正自己,虽然还是跌跌撞撞,但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因为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不能不修好自己,也绝不能拖延正法進程。精進再精進,希望下次能跟同修交流我归正自己的心得。

以上是我在这个层次上的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