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刑、奴役、暴力洗脑

辽宁省铁岭市教养院对女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6月28日】1999年7月22日,中共江××政府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辽宁省铁岭市教养院奉中央及省610办公室的命令,于1999年11月份成立了女队,专门非法关押多次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女学员。

铁岭教养院女队自1999年11月份成立以来,先后非法关押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女学员,他们是李玉芹、刘淑媛、贾立文、金淑子、徐兰芳、孙宏艳、郜宏光、徐彩艳、胡英、金贞玉、谭琦、陈玉芝、张淑霞、张华、张艳、刘兵、陈奇、王彩艳、尹力萍、李文英、任凤华、代静、陈颖、刘非、刘军。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断的受到人格上的侮辱。刚入教养院,警察以搜查“大法书籍及经文”为名强制女学员脱衣服,甚至只剩下短裤或一丝不挂。

铁岭教养院的李院长及王志斌等恶警奉中央的“打死算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对大法弟子进行酷刑折磨。1999年12月的一天,王志斌将正在炼功的大法弟子刘兵强行带入值班室,铐上手铐。紧接着大法弟子金贞玉因坚持炼功也被强行带进值班室。王志斌手握着电棍问她们俩:“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今天让你们亲身感受一下。”然后将几个瓶盖放在桌子上,用电警棍不断的电瓶盖,瓶盖在桌子上乱蹦,火花四溅。然后王志斌疯狂地用电棍电击金贞玉的手背、手心,并强制她握电棍。王志斌边电击金贞玉边愤怒地大叫:“还炼不炼?”金贞玉坚定地回答:“炼。”王志斌近乎疯狂地对她进行电击,直至电累了。大法弟子刘兵在旁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然后,王志斌问刘兵:“你还炼不炼?”刘兵说:“炼”,王志斌对她进行了电击。第二天,王志斌又将郜宏光强行带进值班室,用电棍电击她的手心、手背,看她还不屈服,就将她按在椅子上,猛烈地在脖子部位电击。

恶警王志斌经常在大法弟子面前传达中央及上级命令,说:“你们死在这里,外面人永远不会知道。上面说了,我们警察将你们打死,不负任何责任,打死算白死。”就是在这样灭绝性的政策下,警察肆无忌惮地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12月的一天,教养院的院长说底下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不够狠,要亲自观阵,让警察在院长面前执行上级的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命令,要警察必须“好好表现”。于是,教养院的李院长在旁边坐着观看,王志斌及其他女干警一起对大法弟子下手。他们将大法弟子锁进一个大屋子里,怕里面的人冲出来。然后将受刑的大法弟子强行带进一个小屋,并把门反锁。他们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贾立文的胸部、腰部、后背,强制其屈服,但大法弟子贾立文非常坚定,他们电累了,就又对刘淑媛、徐兰芳等进行电击,贾立文、刘淑媛、徐兰芳都是50岁左右的妇女,她们都近乎昏厥。大法弟子陈玉芝也已50来岁,王志斌刚开始用一根电棍电击她的胸部、腰部、胳膊等部位,并问她:“你还炼不炼?”陈玉芝回答:“炼。”王志斌恼羞成怒,用两根电棍前后夹住陈玉芝的前胸、后背,不断电击,陈玉芝昏死过去。当时被非法关押在里面的有一对母女金淑子(母)、金贞玉(女),还有两对姐妹刘非(姐)、刘军(妹);张华(姐)、张艳(妹)。警察对其中一人施以酷刑,让她的亲人目睹和亲耳听到遭受酷刑的惨叫声。王志斌将金贞玉强行带入小屋子,当时金贞玉只有27岁,由于在北京长时间非法关押身体已极度虚弱,体重只有80多斤。几个干警将她按在凳子上,王志斌用电棍疯狂地电击她的脖子,并将电棍长时间放在一个部位。在外面听到电棍啪啪的电击声,母女连心啊,他们妄图用这种卑鄙的方式使她们母女屈服。看到金贞玉一声也没叫,王志斌觉得在李院长面前很没有成效,就变本加厉,直至将金贞玉电得脖子红肿、伤痕累累。接着,他们又强行将刘非、刘军一起带进小屋,折磨刘非时让刘军在旁边看着;折磨刘军时让刘非在旁边看着。张华和张艳在北京已被非法关押数月,因不报姓名遭受了各种刑罚。几个干警用电棍电击她们二人长达三、四个小时,又将张艳关入小号。

教养院奉上级的命令专门制了一个表,说炼就在上面划“X”,不炼划勾,然后对划“X”的学员进行体罚。其中有一种叫“顶墙站”,用脑袋顶墙,身子离开墙一段距离,腿站直,身体呈直线型。教养院为了强迫学员放弃信仰,还强制学员进行超体力劳动。在寒冬腊月,让这些女学员挖大沟。冬天土冻的特别硬,负责监工的女干警的脚都冻坏了,真是冰天雪地,学员累的直不起腰,干警还不断地喊叫,逼迫学员用镐刨地并挖沟。

教养院经常强制学员开会,在会上进行恐吓,说中央有令:“对法轮功肉体上消灭”。上级610部门还不断地批评教养院对法轮功“手软”,命令将窗户都上上铁栏杆,用布将窗户挡上,让法轮功学员看不到外面,让学员觉得暗无天日、无休止地受折磨。同时教养院对这些学员强制洗脑,逼迫她们唱“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邪党歌曲,不唱就会遭受体罚、酷刑。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做好人就被强行监禁、失去人身自由,遭受肉体及精神上的折磨。

善恶有报是天理,正告至今还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立即悬崖勒马,不要再做中共的殉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