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610洗脑班的种种罪恶(图)


【明慧网2006年6月28日】四川省610恐怖分子这些年来非法设立了很多犯罪基地,称之为“学习班”、“法制教育”等等,实际上是强制洗脑班,对法轮大法学员进行非法绑架、关押、毒打、折磨、洗脑、药物迫害……罪行累累。一些大法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被迫害致死,甚至家人也被活活气死、家破人亡。

高精度图片
祝霞被迫害前
高精度图片
祝霞被迫害后

大法学员祝霞,34岁,家住成都市光荣小区。祝霞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之后,被光荣小区610头子何元富直接绑架至郫县洗脑班、成都花桥新津610洗脑班迫害。祝霞在被关押在郫县洗脑班期间,在被药物迫害的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被一叫刘伟的流氓特务和另一恶徒多次强奸,导致精神失常。

大法学员刘瑛,家住成都青龙场。2005年9月至2006年1月,刘瑛被青龙场武装部长张富民非法关押于成华区洗脑班,遭毒打和药物摧残,几度出现生命危险,最后精神失常了。其父正准备找张富民理论,张却于2006年2月21日再次将刘瑛绑架到成华区洗脑班,至今未放。

1.绑架

不法人员在绑架大法学员之前,通常多次找到大法学员,进行欺骗、威胁,逼迫大法学员向他们妥协,同时给大法学员家人、单位施加压力。未能得逞后就由街办综治办邪恶之徒伙同国安流氓特务,出动警车对大法学员实施绑架。有的是在家里被强行撬门绑架的;有的是在上班途中或者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不法人员甚至还逼迫单位领导、同事一同参与对大法犯罪。如大法学员祝玉芳、杨静、周寒梅等都是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的。

大法学员被绑架后,家人却四处上告无门:人大、检察院等都以“不管”、“管不了”为由推诿,律师事务所也以“上头有文件不允接法轮功案子”而拒绝。邪恶们有恃无恐的叫嚣:去告嘛,你告不了,没有地方会接(法轮功的事)。同时还利用家人要通过他们才能送衣物、不敢得罪他们的心理,闯入大法学员家中要求配合“调查”,打听大法学员的一切情况和隐私;无耻的问未婚大法学员为何不结婚,喜欢什么样的异性等(想搞“美人”计);最后还对大法学员家人进行威胁恐吓,并做抹脖状,致使一些大法学员家人被气病、气死。

2.掩人耳目的伪装、伪善的表演

所有的洗脑班从表面都看不出来其邪恶的气氛,它表面上可能是一个单位或是在某农家乐、度假村、宾馆租房。特别是新津花桥610洗脑班,对外宣称“成都市法治教育中心”(原是一个戒毒所),旁边是一空军基地。一幢6层楼高的建筑表面堂皇,里面设施齐备(故有无耻之徒竟对大法学员家人说:是去住宾馆享福),院内绿草如茵,两棵高大的白果树枝繁叶茂,果实累累,院内还设有一些健身器材。

刚被绑架到那里的大法学员,会受到非常虚假的“热情”“关心”,那里的“工作人员”会过来对你嘘寒问暖,说什么先好好休息,其它事慢慢说。那里的头子殷得财(殷舜尧)更是“恳切”的说:你不要激动,先静下来,我们找时间慢慢谈。你如果需要法律援助,我也可帮你,我就是学法律的……。一姓周的女“医生”及“陪教”们更是满面笑容,问你爱吃什么,需要什么只管开口,他们一定尽量满足等等。“陪教”还把自己“多余”的生活用品给你,平时更是找你问东问西,把你当个知心朋友似的跟你拉家常,谈他们的生活、工作,甚至还告诉你他们自己的“隐私”等等,骗取大法学员的信任。这一切都在不同程度上欺骗了一些大法学员及大法学员单位领导和世人。

3.所谓“陪教”

大法学员都被分别关押,而每一位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学员,不法人员都事先安排了两个“陪教”进行全天24小时的跟踪监视。上洗手间、洗漱、都跟着,吃饭也是由其中一人下楼去打,另一个留下。他们有的是邪恶街道综治办的人;有的是大法学员单位同事;还有一些是从社会上招来的下岗工人、闲杂人员。“任期”以月计算,期间“水土不服”、家里老人、孩子生病也不让轻易回家。他们多少有些怨气,再加之邪恶不断的给他们“开会洗脑”,进行各种邪恶的指示和灌输他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招术,他们有的真的堕落成邪恶的帮凶打手。一方面他们要向邪恶汇报大法学员的一切情况、言行、执著和弱点;一方面还要配合他们演戏分别扮演唱白脸、唱红脸的角色,邪恶对大法学员的很多威胁、欺骗都是通过他们以故作“关心”、“担心”、“私下透露口风”的方式来进行。

4.强制洗脑

邪恶之徒在绑架大法学员时,其中一条理由就是:去“学宪法”、“学政策”,由所谓的“专家、学者”任教。可事实又是怎么回事呢?

每天从早上8:30──11:30、下午2:00-5:30都通过室内的闭路电视(电视从早到晚的开着来扰乱大法学员的心绪)高分贝的播放攻击大法的邪恶录像(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邪恶的演讲、各种歌功恶党的影片等等)。邪恶之徒象个蹩脚戏子一样在一旁看得“擦泪”。大法学员不听不看,他们就演双簧戏,说什么他们会受牵连。大法学员善意给他们指出录像中“自焚伪案”等的破绽,劝他们不要被欺骗,上邪恶的当。他们初时不说话,最后竟说:“真的又怎样、假的又怎样,你不转化就是死路一条……想平反?6.4这么多年了,平反了吗?”更有无耻之徒:“破绽?如果真如你们所说是由政府搞的假,那它们为什么要留下那么多破绽呢?它们完全有能力象拍电影一样弄得很真实嘛……你怎么就不能反过来想问题呢?”天下竟有如此荒诞的强盗逻辑!

5.药物摧残

大法学员的三顿饭全部由“陪教人员”去打,不准自己去,其目的就是便于在菜饭中下药。下药时有的“陪教”不知道,有的知道,并积极参与。药有粉状和液体两种,恶党人员针对每个大法学员的不同情况,分别下不同的药。

食用那些下药的食物后,半个小时就会有药物反应,主要症状有:头发胀发昏、眼睛肿胀、眼球向外突出、困乏、嗜睡、胃胀痛打嗝、呼吸困难、心脏绞痛、情绪烦躁、易怒、掉头发等,很快人就变形了。有的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觉得没睡够,无精打采。

有的大法学员还被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大法学员祝霞、刘瑛从洗脑班放出时精神已失常。而一些“陪教”为了一己私利,又在恶人们不断的洗脑下,善恶不分、良知泯灭,不但没有丝毫对大法学员的同情和对邪恶的谴责,还大笑着把大法学员的失常形为拿来取乐,并威胁说:“不转化,那就送到精神病院,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最后把神经切断成废人……”边比划边狂笑不已。

6.“调研”组

一些邪恶之徒假冒省人大官员、医生、社会学专家打着客观、公正调查“法轮功”的幌子欺骗大法学员、家人,从中套取它们所想要的东西。为表现出他们完全属“独立调查”,在和你谈话时故意把“陪教”叫出去,一开始他们不会“劝”你转化,而是装出一副很认真、诚恳的态度请你讲、听你讲,并不时作记录,后来又表示他们已被“感动”──都是多么好的父老乡亲啊。骗取大法学员的信任后,接着他们开始套话: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呢?你平时都跟哪些人来往,都做了哪些事呀?对于世人的误解,你们都怎么办呢?还关心你的生活情况等,致使一些人心较重的大法学员在高压下对他们产生了畸形的信赖感。

此时他们就开始以另一种方式来“转化”学员,强盗逻辑:国家再也耗不起了,这么多年了,时间给够了,已做到仁至义尽了。现在政府决心彻底“解决”法轮功和所有“不听话”的宗教团体问题,将尽量“挽救”大部份和严厉打击最后一小撮,具体分为政治型、精神型、痴迷型,政治型可枪毙;精神型的政府要“帮助”(送精神病院。同时“陪教”会“偷偷”向你透露有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大法学员已被送走);痴迷型的政府要“治病救人”(劳教、劳改,并找来的恶警威胁)。“让(绑架)”你到这里来“学习”是你“幸运”,外面的那些就没有这个“机会”,将对他们直接采取行动。知道中共是怎样灭“一贯道”的吗?──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可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我们也很想帮你。但我们也只能据实填写你的材料,怎么定性不在我们而全看你现在的态度和表现。

“陪教”私下里替你“着急”:抓住“机会”,一旦定性,你后悔都来不及了。中共的专制手段不知道吗?你难道想就这样失去一切吗?你想在失去自由中了却余生吗?你愿意你的亲人受你连累吗?你想在高墙内听到亲人的死讯吗?你难道不想过正常的生活,不想回家享天伦之乐,享受人生?现在是最后一次机会,以后不会再这样办班了。其实人这一生说点违心话不是什么耻辱,说句假话,回家干什么都可以。何苦呢?……而“调研”组的邪恶之徒也反过来“义愤”的指责大法学员,说什么“陪教”们为了“帮助”你们放下工作、牺牲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来“陪”你们,家中老人孩子生病无人照料。并公开表示对“陪教”的“敬佩”。他们一唱一和,配合“默契”。大法学员不为他们所动,他们就生气很无奈的样子。

7.“美人”计

针对中青年大法学员,邪党人员就利用异性邪恶之徒进行“无微不至的非常热情的关心”以诱骗大法学员转化,甚至还闯到大法学员家中问喜欢什么样的异性。

这些邪恶的流氓特务会自称受过高等教育,表现出对你的修炼过程,你本人、你的成长经历的异常兴趣,夸你聪明、很特别与众不同,也编一套自己的动人的成长经历来打动你、拉近距离,表示很愿意与你这个很特别的人交个朋友,并希望有一天能把你介绍给另一些朋友认识、一起去玩。还说他(她)也有一个和你年龄相仿的兄弟姐妹,他们是如何的事业有成、家庭幸福,而你现在却连自由都没有,让他(她)很是痛心。看到你就想起他们,也把你当作是他们,是多么希望你能和他们一样“正常”的生活啊,并保证你出去以后他(她)一定会尽全力“帮”你,等等谎言欺骗。平时它们可随时进出,对大法学员非常“关心”、送一些洗脑班“工作人员”的零食什么的,“陪教”也在一旁故意表情丰富的笑说什么沾了大法学员的光。有的大法学员绝食抗议,它们会装着不知的拿来“水果”强迫你吃,甚至还说陪你“绝食”,其它“工作人员”也在一旁流着泪“证实”。

大法学员虽不为所动,但也容易被此假相欺骗,误将其视为“好人”。不法人员在取得了大法学员的信任后,他们就骗你“转化”,有的甚至俨然以亲人身份装出非常“痛苦”的表情对你“苦苦相劝”,最后又对你大发脾气,大声责骂。“陪教”也在一边帮着演戏,说什么人家对你这么“好”,真的在替你“担心”,你就那么冷漠,你简直没有人性。

大法学员祝霞被关押在郫县洗脑班期间,在被药物迫害的精神恍惚的情况下,被流氓特务多次强奸,受此刺激而精神失常。

8.邪恶、下流的监视

新津610洗脑班的走道、楼梯转弯处、洗漱室、洗澡间、厕所等地方都安装有监视器、窃听器,寝室是安装在电视机里。此事“陪教”和一些“工作人员”也不知道,因此“陪教”也在它们的监视下。有的邪恶之徒还把在监视器里看到女性的隐私在背地里取笑。

大法学员利用“陪教”睡着时炼功、发正念,被它们知道,他们就和“陪教”一同演双簧和打骂大法学员。有的大法学员将家人在高压下写的“劝转化信”撕毁,他们通过监控看到找到信件碎片,然后由“陪教”出面,很“生气”很“义愤”的教训辱骂大法学员,连父母亲人的信都要撕毁,威胁要告诉其家人,还恶毒的说什么大法学员家人身体不好,听了肯定受不了(亲人被它们非法绑架关押就受得了?)抓住大法学员怕家人再次伤心,更怕它们以此来攻击大法,希望“陪教”不要将此事说出去的心理步步为营。

9.身体上折磨、体罚、殴打强制转化

如果以上各种办法都无法达到转化目的,不法人员们就体罚(罚站)大法学员,通宵不准大法学员睡觉,甚至殴打大法学员,仍达不到目的,邪恶就找来6、7邪恶之徒暴打一个大法学员,把大法学员摁倒在地,强制拉大法学员的手在它们事先写好的转化书上摁手印,并邪恶的说大法学员已“转化”,要把“转化书”和大法学员的姓名、地址、像片全部发到明慧网上去,使你不能再修了。大法学员蒋云宏、林小全等都曾于2005年下半年被绑架到此迫害,他们被国安特务铐在板凳上不允睡觉的毒打。

邪恶头子殷得财(殷舜尧)在“帮教”王秀琴的“眼泪”都不起作用时公然对绝食的大法学员叫骂:“叫你死在这里”“想死,不会让你死,叫你生不如死”。

成都大法学员李晓君在被野蛮灌食时一口上牙被撬掉;新津大法学员詹敏被上插鼻管、下导尿管的绑在一楼的一间小屋的木板上,被折磨的乙肝复发也不放。大法学员黄敏被5、6个邪恶之徒摁在地上灌食,牙齿被撬掉一颗;食道被插出血,黄敏拔掉关管子,它们又插,还邪恶的说:“拔嘛,拔了又给你插,反正痛的是你,只要你不怕痛。”成都大法学员刘生乐(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被放回,三天后含冤而逝。

10.发黑财:敲诈大法学员单位和家人

新津洗脑班的一切开支,“陪教”工资、奖金,邪恶们还不时出去娱乐、唱酒等等所有的费用都是通过敲诈大法学员单位、家人来维持。它们以每一个大法学员加两个“陪教”每月是6、7千元钱,最少都是2500.不少大法学员单位都骂它们太心黑,可迫于政治压力又不敢反抗。截止2005年底,它们已榨取大法学员单位钱财初步估计已超过200万元。

这一切,它们又是通过“陪教”向大法学员透露,并在“转化”大法学员时用来辱骂:“你一天不转,你单位就一天脱不了,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们单位凭什么要为你承受那么多。”还反咬一口:“这些费用要从你的工资里扣,工资不够,由你的家人承担。你不是修‘善’吗?你对你单位、家人善吗?你单位、家人遇到你才是倒了霉。”妄图给大法学员增加心理压力。有的大法学员因单位长期被敲诈,只好被迫辞职。

11.摧毁人性的“批判大会”

不法人员明知道大法学员的“转化”是假的,也知道所有被“转化”的大法学员内心都非常痛苦,可它们为了彻底摧毁大法学员的意志,也为了向上邀功和“欣赏”大法学员的“痛苦”,还要办一场邪恶的“批判大会”,逼着大法学员逐个上台当着台下大小610份子、大法学员单位领导们的面当众出卖自己的良心和灵魂,骂师父骂大法等。大法学员被当众羞辱,又深感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个个痛不欲生、泪如雨下。可这种侵犯人权、践踏人性的场面却被邪恶们说成──是大法学员“悔恨过去”和在党和政府关心下“重获新生”的“喜极而泣”。

附:大法学员及家属被洗脑班迫害案例

1.祝霞,女,34岁,成都市光荣小区大法学员。2001年于其儿子满周岁当天被非法绑架,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半有余,就被光荣小区610头子何元富直接非法绑架至郫县洗脑班、成都花桥新津610洗脑班迫害,2004年2月在国际社会呼吁下被营救出来时,一个年轻美丽的女性已被迫害的不成人形,精神失常了。在郫县洗脑班期间,她曾被那里的流氓特务强奸。而当时她家中有一在“文革”中被迫害致疯的老父、一刚满周岁的幼子、丈夫亦被非法劳教,全靠其母亲一人苦苦支撑。

2.刘瑛,女,成都青龙场大法学员。2005年9月─2006年1月被青龙场武装部长张富民非法关押于成华区洗脑班(位于成都熊猫大道),遭毒打和药物摧残,腿曾被打断,几度出现生命危险,在此期间,家人一直未接到任何信息。后在其父多次询问下才被放回,不久即精神失常了。其父正准备找张富民理论,张却于2006年2月21日再次将神志已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的刘瑛绑架到成华区洗脑班迄今未放。刘父找到张,他还耍流氓:刘瑛现在“很好”,不用放。

3.谢海峰,男,江西人。2005年6月19日被高新区国安特务绑架到成都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转入新津邪恶洗脑班迫害,家人却不知道。当时其妻正临产期,无人照料。

4.李晓君,女,52岁,成都市大法学员,环保局高级工程师。2003年─2004年7月在被新津邪恶洗脑班迫害期间,因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一口上牙被撬掉。现吃东西不能正常咀嚼。

5.杨丽,女,四川广元市大法学员。2005年在被广元邪恶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邪恶之徒为使她妥协,竟威胁要把其15岁尚在读初中的女儿抓来“整”。

6.祝玉芳,女,43岁,单位:广元市人民政府驻成都办事处。2006年4月25日,在单位上班时遭成都市国安、广元国安特务强行绑架,家中被抄家。在抄家途中,一去她家的功友亦被绑架。现被关押在广元邪恶洗脑班迫害。

7.刘声乐(音),女,53岁,2003年4月被四川新都610绑架到成都新津邪恶洗脑班迫害至生命垂危,5月23日被放回时赤着脚、全身疼痛、头部发肿、胸部青紫、腹部肿大,嘴里吐着白沫,整天用手按腹部,三天后即26日含冤而逝。

8.陈英俊,男,30岁,成都成华区大法学员。2006年5月上班途中被非法绑架至新津洗脑班至今,家中尚有一个1岁多的幼儿。

9.李怡,女,42岁,成都双流机投镇大法学员。2005年被新津邪恶洗脑班关押至现在,已一年了也不放。

10.樊海东,男,成都大法学员,曾被评为成都十大杰出青年。被非法关押多年后被转至新津洗脑班达非法关押,身心受到极度摧残。

11.张卫华之父,男,成都大法学员。2005年其妻、女儿张卫华、女婿周敬东皆被成华区邪恶之徒绑架至成华洗脑班,并被抄家。其女儿张卫华绝食抗议、生命垂危被放回。不几天再遭绑架,再次绝食。恶人逼其父给女儿送饭,在洗脑班见到女儿被迫害,受刺激倒地身亡。恶人只放其妻、女回家办丧事,女婿周敬东至今未放,不知其消息。女儿怕再受迫害被迫离家,丧事一完其妻又被绑架。

12.蒋云宏,男,37岁,工程师,2005年6月被成华区邪恶伙同成都府南派出所(原石人派出所)恶警伙同成华区邪恶之徒绑架至新津洗脑班,遭毒打折磨致生命垂危。现被非法关押于成都青羊区人民医院4楼,已绝食200多天,生命垂危,下病危通知也不放。

13.王明勋(音),50多岁,国家一级残废,成都大法学员。2005年荷花池街办610邪恶之徒以610头子周小林(音)找她谈话为由,将她绑架到金牛洗脑班,后正念走脱。

14.成都大法学员谢德清的儿媳,2005年谢德清被绑架到新津邪恶洗脑班非法关押后,其儿媳不堪国安流氓特务的跟踪、监视、恐吓骚扰,不久即去世。洗脑班不但不放谢德清回家办后事,还以此来加大对谢德清的迫害。

15.大法学员黄敏之女何琴(音)在黄敏被迫在外流离期间,2005年去看望母亲时被蹲坑的府南派出所、府南街道610流氓特务一同绑架至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

16.大法学员王文涛之公公,因家人长期受610邪恶之徒骚扰,2004年6月王文涛又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其公公受此刺激不久就病逝了。但邪恶之徒仍不放王文涛回家办丧事。

17.大法学员杨静之父杨世满,60多岁,成都18中学退休教师。2004年6月杨静被白果林610邪恶之徒范领才等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杨世满在四处上告无门的情况下,又遭欺骗和威胁恐吓,不久含冤而去。办丧事期间,不法人员还派4名男子对杨家进行全天24小时的跟踪、监视。

新津洗脑班部份恶人名单:
杨××,主任

殷得财(殷舜尧),副主任,此人极伪善心狠,谎称自己也曾炼功,编出一套荒诞离奇的故事,欺骗、威胁恐吓大法学员;指使邪恶之徒毒打大法学员;罪不可恕。

周××,女,四五十岁,医生,伪善,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给大法学员下药等

王秀琴,女,川棉一厂下岗工人,自2003年开始在新津洗脑班充当“帮教”,伪善,能在大法学员刚开始绝食时眼泪涟涟、“苦口婆心”的和“陪教”配合对大法学员软硬兼施,平时更是积极监视大法学员的举动,充当了迫害成都地区大法学员的打手,深受成都610赏识。因不听劝善,继续作恶,对大法学员犯下了滔天罪行,遭报殃及其父,今年4月其父在被肝癌折磨了一年之久后命丧黄泉。

其他“陪教”在行恶期间亦遭不同程度的报应:拉肚子、满脸出小红点、身上出现黑色血瘀──,他们认为是“水土不服”。家里孩子生病、老人摔伤等可他们却不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