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干净净做证实法的三件事

从学习经文《走出死关》联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6月29日】师父新经文《走出死关》发表后,我反复進行了学习,深受触动。同时,我也看了一些同修写的有关这方面的交流文章,更加深了对师父经文内涵的理解和认识,促使我写了这篇体会文章,或许对有过与我类似经历的同修有所启示。

师父在《走出死关》中告诉我们:“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师父讲的这个法理再次给我敲了警钟,因为我就是由于怕心而对大法干过错事、险些失掉修炼机缘的人。我想大陆有的学员在邪恶的严酷迫害中之所以被转化、向邪恶妥协走向大法的反面,之所以放弃修炼失掉机缘,之所以走不出来或在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不够精進、面对邪恶迫害缺乏正念等行为表现,也都是因为怕心造成的。

中共恶党刚开始迫害大法时,我也曾做好了放下一切执著、维护大法的思想准备。就是在单位上级领导机关宣布对我实行停职反省(我当时是单位的一个主要领导,上级领导部门对我实施重点转化)后,也没有动摇。但随着方方面面恐怖高压的增加,我的正念不足了,怕心与对名利情的执著抬头,导致向邪恶妥协,被迫违心的写了“悔过书”与“不炼功”的保证书,还上交了几本大法的书,并按照上级单位610 的安排,接受记者的采访,在电视上作了“悔过”的发言,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这一切虽然都不是真心和情愿的,但事实上是背叛师父与大法的行为,对修炼人来说是十分可耻的事。

事后我内心痛悔万分,深感对不起师父与大法。当时我虽已被“转化”,但公安仍派了警察对我实行专门监控,还三天两头到屋里骚扰、威胁,所以那一阶段我痛苦极了。

思想离开了法,头脑就失去了方向,邪恶对我的控制也在加大。此后,我明显感觉到心性在往下掉,怕心也越来越大。

有一天晚上痛苦的状态使我的思想烦乱极了,头脑有点要崩溃的感觉。这时突然“真善忍”三个字打入我的脑海,使我烦乱的心立刻平静了许多。我猛然醒悟到:慈悲的师父没有抛弃我,还在管我、等我,我不能离开法,离开法我就会毁掉的。

我冷静下来進行了思考,加上同修们的帮助与鼓励,使我认识到我们修炼大法没有错,做真善忍的好人怎么会是错的呢?真正错的是发动迫害的邪恶的中共当权者江泽民,是它们出于个人的偏执和妒忌之心,出于独裁专制的目地,容不下这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修炼群体。迫害佛法“真、善、忍”,打击善良能是对的吗?不对!何况自己是大法的亲身实践者与最大受益者,原来一身的疾病师父为自己净化了,使自己由一个重病号变为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由一个执著名利的人变成一个看淡名利、廉洁从政的领导者,这不都是大法的威力威德改变了自己吗?!一个常人都能知恩图报,为什么作为由大法更新了生命的大法弟子在关键考验面前却由于执著心与怕心而对大法变心、背弃大法呢?这对于修炼人来讲不就是“最可耻的事”吗?!这是多么危险的错步啊,使我险些失掉修炼大法的机缘。

头脑清醒之后,我决定继续修炼大法,洗去污点,走光明正确的人生之路。

虽然走回到修炼中来了,但自己并没有完全从法上提高上来,总是“被怕心牵制”着,影响正念的发挥。主要表现是:在单位内部与对外始终不敢公开承认自己又修炼大法了,担心被无辜迫害、开除工职;做真相资料时,正念不够强,怕被人发现,怕被邪恶迫害,内心里没做到坦坦荡荡、堂堂正正,而是时刻怀有怕心——一有风吹草动,心就稳定不下来,红色恐怖的阴影时时在头脑中闪现;尤其听到看到本地区或身边同修被邪恶抓捕后,马上就忐忑不安,首先想到的就是此事会不会牵连到我,被捕的同修会不会把我说出来?邪恶会不会也对我下毒手等等,甚至几天之内怕心平静不下来;讲真相只能在可靠的亲朋好友中讲,对其他人就不敢堂堂正正的去讲。当然还有其它怕心表现。这种怕的状态在几年内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映。

由于怕心作怪,在以后的几次过关中有的就仍没有过好,最突出的一次是2001年农历新年,中共江罗流氓集团导演的北京“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邪恶采取了高压手段逼迫人人表态攻击大法、与大法划清界限,否则就扣帽子打棍子,同样也逼我对此事表态。我也明白大法修炼是不允许杀生的(包括自杀),但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与一言堂的舆论,自己竟一时糊涂也产生了一丝疑虑:这几个自焚人会不会真的有法轮功学员呢?如果是真的又该怎办呢?为了不暴露自己、保护自己,不让上级部门对我产生怀疑,就配合邪恶写了对此事的认识。虽然在认识中玩弄了很多文字游戏,回避了对大法的攻击,但也包含了对大法不敬的语言。这些在我的修炼中都留下了可耻的污点与教训。

尽管我多次没有做好,但慈悲的师父却一直在给我机会并一直呵护着我,几次看似无法躲避的被抓捕迫害都帮我化险为夷。使我感到自己从大法中得到和索取的太多太多,而对大法、对证实法付出的却太少太少,所以有时面对师父像时真是感到无颜面对。好在每次走错后我都没有消沉下去,而是学法思过,又从新把路走正并不断走好。几年中我都是“依靠对大法不断的学习产生的正念前進着”(《美西国际法会讲法》2005年2月)。是师父一次次挽救了我,可以说,没有师父导航、保护,没有大法不断给予我的理智、清醒、智慧与正念,我是决对不能走到今天的。

我在修炼中的怕心表现,就是师父在《走出死关》中严肃指出的问题:“修炼是严肃的,这样怕下去,什么时候能不再被怕心牵制?”其实千怕万怕,主要是怕被邪恶抓去残酷迫害,给自己与家庭带来打击、伤害乃至家庭破碎、失去生命。这也是大陆的有些学员包括我自己,最大的执著与人心表现。但正是由于怕心的严重表现,才为邪恶加重迫害我们找到了更大的理由与借口。

对此,师父给我们讲了很多这方面的法理。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指出:“被迫害最严重的就是那些心里有执著的学员。心里越怕,邪恶越专找这样的学员下手”。

在2002年《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明确的告诉我们:“就怕弟子自己心里不稳,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当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这个情况。”可见,由怕心带来的后果太严重了,这是与一个大法修炼者的要求格格不入的。

在正反两方面教训中,在做三件大事的实践过程中,我自己体会到,怕心是可以解决的,只要多学法,从法上提高上来,就能增强正念,消除怕心;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正念正行,邪恶就不敢迫害我们,我们的正念也会越来越足。正象师父所教诲的:“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

对师父讲的法理,如果我们都能从内心认识,正念能不足吗?!还会有怕心吗?怕心就不会有了,即使面对邪恶迫害也不会生出怕心来了。师父讲的法理就是我们除恶、证实法的法器,而且是宇宙中威力最大、最高的法器,这就看你能不能认识,能不能理解,能不能运用,如何运用了。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正念的作用下就会运用好法器,破除邪恶的迫害,清除黑手烂鬼,证实好大法,更好的救度众生。

我认为在恐怖高压与残酷迫害下有时有怕心或一时走错路并不可怕,“关键是认识到了能不能有决心去掉它。”(《走出死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要想做好证实法的三件大事,承担起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就不能带有怕心。带着怕心做事,谈不到纯净与神圣。只有在纯净心态下、用正念所做的事才是最伟大、最神圣的!尤其是因怕心走不出来的以及因怕心对大法做了各种错事(给公安部门当特务、内线破坏大法、向邪恶出卖同修的等等)还在掩盖的学员,更要记住师父的慈悲教诲与期望。

至今仍被怕心障碍的所有学员赶快清醒吧!正法已经走到最后了,机缘越来越少,抓紧走回来、走出来,再不要一错再错了,再不要掩盖自己的怕心与错误了,正视它,去掉它!公开自己对大法所做的不好的一切,放下包袱,抓住机缘,真心修炼,走出死关,干干净净做好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三件大事。

以上所谈,只是自己的一点初步认识,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