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三门峡地区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6年6月29日】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想法,我也觉的很好,我们三门峡地区这么久以来是该好好总结一下,在最后的以大法弟子为主导的这段时期内我们更好的做好我们该做的,修好自己,更多的救度众生。

我提一些我个人的想法,可能有些片面,供大家参考一下。

首先我觉的我们的修炼基础有些薄弱,基本功不扎实,在很多问题上从法理上还是混淆不清的,认识有待進一步提高,没有形成有效的整体。我觉的我们每个人都先不要看别人做的怎么样,就看看自己做的怎么样,冷静想一下自己在修自己上做的如何:

- 是不是能静下心来看法看進去?
- 每天是不是能抽时间炼功?
- 自己对待修炼、对待大法、对待正法是怎么认识的?够不够理智、清醒?
- 对发正念怎么对待的?每次能不能静下心来发5分钟?
- 相不相信自己发正念的效果、知不知道发正念就是在使用神通?
- 知不知道发正念是针对表面的人和事还是针对背后的邪恶因素?
- 对中共恶党是怎么看待的?是人的厌恶、反感还是理智的认清它的邪恶本质从而清除它?
- 对正法進程是怎么看的?是遥遥无期的苦熬?还是理智清醒的利用这宝贵的时间?
- 对讲真相是怎么看的?是不是理智、智慧的做了?
- 对迫害怎么认识的?
- 对反迫害又是怎么认识的?
- 我们反迫害靠的什么?从人的角度还是修炼者的角度反迫害?我们为什么能反的了这个迫害?

我感觉我们三门峡地区在正法的几年走的弯路很多,包括我本人也是这样。我们同修之间由于受到邪恶几次大的非法迫害,邪悟的、不修的、害怕的、互不信任的、等等,被间隔的很厉害,形不成整体,也没有很大的法力去大面积清除某一特别地点的邪恶,结果被动的多、主动的少。我觉的,迫害还没结束,我们虽然还不能大家都聚在一起,但是我们至少两三个人、三四个人形成一个一个小的学法小组。平时不要乱串,就这几个人一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進行配合,如果某一段时间需要针对表现很猖狂的邪恶部门進行清除,就协调这些组集中在某段时间发正念。

目前为了能开创出这样一个环境,必须先彻底破除同修之间的互相不信任,大家都多花时间和精力学法(通过学法让法来熔炼自己,提高自己)、集中针对分局610、国保等几个部门发正念(支持同修8、9、10点集中发正念的倡议)清除控制这里的邪恶因素(一定要清楚的知道发正念可不是常人的许愿、祈求,而是我们自己调动师父赋予我们的神通除恶的过程,是绝对有作用的),大量的清除邪恶因素是我们树立正念、清除间隔的一部份。

同时我们也要力所能及的讲真相发资料,哪怕发一份也要发,逐渐的做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形成小组,树立正念,主动压制邪恶,而不是被动挨打。其实不要把邪恶想的太神秘了,就象打仗是一样的,不过这个战场在另外空间,仗也是通过正念和神通打的,仗打完了再反映到人的空间来(或者同时反映,但决定性因素在另外空间,不是人的空间)。

想想三国里打仗是怎么打的,有些战略常识是能用的上的,如分割包围、集中力量攻其一点,大量消耗对方力量,使其无法集中形成战斗力等,而且师父给我们的神通比邪恶要厉害的多。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提到:“他们合起来就可以把这场迫害制止住”。想一想1999年时的部份同修就已经有这样的能力了,师父也早已把能保护自己的能力给了我们,只不过我们在迷中不完全懂怎么用罢了,但是除去几个邪恶却是绰绰有余的,因此我们要形成对邪恶因素的高压,它露头就立刻被消灭,不露头就集体逐步清除,这样才能形成我们大法弟子主导進程的局面。

其次我觉的我们这里的怕心是不是有点多了?很多同修因为这个“怕”,似修不修的,光想着“什么时候迫害结束呢”。

每一个弟子师父都不想丢下,师父珍惜你,你自己珍不珍惜你自己呢?你难道真的觉的成为一个神还没有你那点常人的事重要的吗?有不少同修在似修非修中已经在逐渐脱离大法了。我们是不是好好想一想,如果明天迫害结束、正法结束,那自己到底算什么?是以一个修炼人的身份结束的,还是以一个做过大法事情的常人的身份结束的?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再三讲到了这两者的差别,这是师父给我们的警醒,也是对那些没做好的弟子的呼唤。我们可以想一想,不管一个生命曾走过多少弯路、做过什么,最后的这段时间里他发出真正的正觉正念从新走回来(发表声明),那师父是把他以前的弯路当作是修炼中的表现的,那他最后就是一个大法修炼者,不管层次多高多低,他是神;而一个生命不管以前多么轰轰烈烈,但是最后的时间里却脱离了大法,那按法的标准他是什么呢?

师父说:“因为每一步对你们的修炼、对你们的考验都越来越关键,尤其到了最后阶段。”“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或者是渐渐的对自己放松了,使自己脱离了这个修炼的状态,机缘一失就什么都完了。”(《洛杉矶市讲法》)所以同修们一定要警醒了,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修炼者?那不是说做过或做着大法的事就算了,在法上怎么悟的?对大法对师父什么心态?作为一个修炼者的基本条件达到了吗?对名、利、情这些东西不说放到什么成度了,就说想去放了吗?是不是还想抓着什么呢?三件事重视了没有?

所以建议同修们把心都定一定,先不要想着中共恶党是今年倒还是明年倒或者是邪恶如何疯狂残暴,先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自己到底要什么?要往哪里去,想清楚了,定住神了,再说怎么办。

当然造成“怕”也是和我们地区个别邪恶部门仍然表现猖狂有关系,这种表面的“高压”使的同修之间还不敢多来往,怕这怕那,那为什么它们就能表现那么猖狂,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聚集到那个成度了,他想不猖狂都不行,使我们促成它那样的。

就我个人的感悟,在讲真相发资料之前发正念除恶后就不会出问题,在发资料中心态平稳,大大方方、自自然然,适当注意一下环境是出不了问题的。从另外空间来说,一群可笑肮脏的烂鬼抓着一个金光万道的神往监狱里拖,这可能吗?事实正是如此,一点都不夸张,那个金光万道的神会想:我要被烂鬼拖到监狱里怎么办吗?他会让它们拖他吗?要在法上悟在法上修,不能在人上悟呀,如果是人那当然什么事都会出,作为一个人,邪恶没迫害到,那是侥幸,作为一个神,邪恶没迫害到,是因为没有哪个邪恶敢往跟着去,这是必然。所以在大法中修,越修越安全。不在法上修或不修就会越危险。

说到怕了还想再说说“间”,邪恶整体迫害中有一点就是间隔我们。无论从空间上造成间隔,还是从人的空间中使我们间隔。我们大法弟子本身就是一个整体,我们需要时分开行事,但需要时也要能聚成整体,因为一旦成为整体,法力很大,所以邪恶挖空心思使我们分散,聚不到一块儿。我觉的我们三门峡在这一点上就很突出,不管住的远近,心里没有整体的概念,没有整体发挥作用的概念。

我个人所悟,大法弟子之间互相配合也是修炼的一种形式也是要有的,我想谁从头修到尾从没和其他大法弟子配合过或见过面,那是不对的。大法弟子之间的配合并形成整体这种需要,我个人觉的是有其深远意义和内涵的。所以我想我们一定要能分能合,我们是一个整体合不到一起是不行的。客观上在迫害之初,由于大家学法不深,在邪恶调查过程中谁说了谁等等,包括后来一些事情,使有些人心重的同修不相信、不信任别的同修,生怕再把自己“说”出去。其实我觉的过去的事情并不能代表现在,正法進程走到了今天,许多东西是不同的,我们必须要从新考虑一下自己,考虑一下自己和同修的关系。最后我们还要让许多原先的同修走回来,所以必须要能合。

当然啦,我们这里还有许多同修做的很好,默默的做了很多事情,每次想到他们我都敬佩有加,但是也只能把这种敬佩放在心里督促自己做的更好。正是因为他们,我才少走了不少的弯路,我在这里真心的向你们说一声“谢谢”!我想大家一定还会有更成熟的想法。希望我们都能出主意想办法把我们这个地区的形势扭转过来。我想无论是从头一直走到今天的、还是走过弯路的、还是从新回来的、还是新得法的我们都是三门峡这个地区众多生命唯一生存下去的希望和真正的福音,我们一定不能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待,救度好众生,同时修好自己,最后一起跟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