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英杰在黑龙江省戒毒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6年6月29日】大法学员朴英杰,因为坚持自己对法轮功的信仰,于2002年4月17日被非法抄家,并被劫持到大庆看守所。在劳教所她一直绝食反迫害,又遭受暴力灌食。2002年6月13日朴英杰被非法判两年劳教,被关押到哈尔滨戒毒所。在戒毒所,朴英杰遭受更加惨无人道的长期的酷刑折磨。

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原黑龙江省戒毒所)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那里的警察表面伪善,背地里却是阴险狡诈,用尽各种手段迫害坚定的大法学员。开始是让一帮一帮的邪悟者去“转化”大法学员。大法学员于早上5点就被叫走,身边还有“包夹”看着(每走一步都盯着,甚至大法学员去厕所他们都跟着,更不能让大法学员与任何人接触),直到晚9—10点才能回屋。恶警和邪悟者一整天轮番给大法学员灌输那些邪恶的东西,如果哪个大法学员不接受,他们就变换手段,换别的邪悟者再来“转化”。不让大法学员的大脑有休息的时间,从精神上进行邪恶的迫害。

所有办法它们用尽了还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就被关到一个屋子里去。屋子的门窗都挡上,不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大法学员整天被关在屋里坐小凳,由包夹不停的谩骂、侮辱、呵斥和吆喝。一次,被非法关在408室的学员出门时都不报数,这令邪恶非常恐慌。队长李全明下令把不报数的学员马秀琴、张丽娟、郝秀芝、朴英杰、张桂香等都铐在厕所的水管上迫害,两顿不给饭吃。郝秀芝已经是57岁的人了,腿又不方便行动,即使如此它们也不放过她。由于大法学员集体发出了强大的正念,震慑了邪恶,晚上都放回来。有一次晚上点名时大法学员不答“到”,马秀琴、朴英杰被罚站;唐增叶被强制坐铁椅子,恶人把她的袜子拽下来堵在她自己的嘴上,因为怕她喊“法轮大法好”这样的口号。张丽娟、郝秀芝被分别弄到其它的屋里迫害。邪恶采用隔离的手段,不让大法学员形成整体,互相鼓励。恶警、恶人不让大法学员睡觉、不让去厕所,马秀琴因长时间不能去厕所而昏倒在地。

其实那些被洗脑“转化”的人,恶警对他们依然继续进行迫害。逼她们看污蔑大法的录象、书,在广播中播佛教的东西、放佛教的录象,强迫念佛教的书,强迫说不敬师父的话等等,强迫洗脑邪恶至极。

恶警利用给刑事犯减期的手段诱惑和纵容刑事犯残暴的打大法学员,使他们罪上加罪。

2002年11月底,邪恶搞了一次所谓的“攻坚战”。这是它们对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的所有坚定的大法学员蓄谋的强行“转化”迫害。一个下午突然说“开会”,在一个会议室,法轮功学员一下子被全副武装的警察密密麻麻围住。接着邪恶所长陈桂清在台上不成体统的满嘴脏话、废话。当时就有学员站出来证实法,邪恶就把学员带走了。晚上宁立新(教导员)带着男警宋三雨来了,让大法学员背“所规”,不背的弟子就被带走。朴英杰不背所规,就被带到邪恶已准备好的地下室。地下室一片恐怖,早已准备好的地环、刑具满地都是。还有小的单间,里边也有地环、刑具,恶警们手提着劈啪作响放着蓝光的电棍。邪恶把两个中队所有不配合邪恶的大法学员都弄到地下室,蹲铐在刑具上。有的铐在地环上,不许坐、不许去厕所、不许讲话、不许往别处看。谁说话了用胶带把嘴粘上;往别处看的眼睛用胶带粘上。

刑事犯张淑玲把大法学员的头发剪的长短不齐,它们叫剃鬼头,恶警、刑事犯在一旁取笑、嘲笑。恶警给被关进小屋的大法学员一天两顿饭,不给吃饱,也不给开铐子,还逼着大法学员喝水、喝盐水,却不让去厕所,利用这种邪恶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恶人给一中队的一个学员嘴上粘的胶带里边还系了一个布疙瘩,由于勒的太紧,学员的下巴都掉了;孙秀敏因年纪大,又穿着棉裤,蹲时间长了蹲不住就坐下了。恶警不让坐,硬是拿来水盆让她坐在冷水盆中,棉裤都湿透了;恶警还让刑事犯把大法学员的外衣扒掉,打开窗户冻。朴英杰双手肿的像个馒头,脸、腿都肿了,腿不好使站不直,腿打弯处蹲的都出血了,留下的痕迹至今还可以看到。邪恶的警察24小时不许大法学员睡觉。这样持续到第四天晚上,邪恶开始变换手段加重迫害。男、女恶警站了满地,都拿着电棍强迫大法学员上身挺直不许弯,再蹲下去后姿势不许动,动一点刑事犯就掐、打、骂,各种整人的招都上来了,专掐肉嫩的地方。这样大约15—20分钟,就有学员昏倒了,恶警开始一个一个往上拉人,在这种酷刑迫害下再逼迫写三书,写了就可以回监室,再给拿来点温水和他们吃剩的饭菜,表现出“关心”。这实际上是一种改头换面的伪装的假善,是另一类迫害。不写三书的,接着再用电棍、刑具、暴打和辱骂对待。大法学员有的被掐的血肉模糊,有的被电昏过去。邪恶甚至还将电棍沾水电学员。

刑事犯把窗户打开,把学员棉衣扒掉,只穿单薄的线衣、线裤,让学员挨冻。刑事犯马玉芳还把水放到外面冻成冰块,然后往学员衣服里倒。邪恶还强迫大法学员跟着他们说不敬师不敬法的话。不说就用各种方式折磨你,例如以蹲着的姿势两臂向前伸平不许落下,就这样一天24小时不许动,不许睡觉、不许说话。魏郡、高淑艳、马秀琴、朴英杰都遭受了这种迫害。

朴英杰已经被迫害的站不起来、不能走路了,还硬是被拖到一个小屋,接着涌上来一帮刑事犯来打骂她,恶警用电棍把她电昏倒在地上,又往她的身上、头上泼水,她的浑身上下都是土、泥巴。恶警队长王丽梅命刑事犯掐她,往看不见的地方掐。这时恶警强行让她写“三书”,她不写。刑事犯们就来掰她的手,可就是掰不开,于是刑事犯索性就自己代她写,就说是她写的。朴英杰不承认是她写的,又被单独弄到一个小屋,里面有一个邪恶特制的小型的刑具。刑事犯刘亚丽、王荣梅把她外衣服扒掉,只剩线衣、线裤,袜子都被扒掉,让她光着脚蹲在一个用薄铁立着特制的刑具上。朴英杰的脚就象站在刀片上,头顶上还倒放一个塑料小礅。邪恶不让她睡觉、洗漱,不让去厕所,用各种办法折磨她。

以上仅是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非法折磨大法学员冰山一角。看看大法学员们在那里面遭受的痛苦折磨和精神摧残,我们说它是“人间地狱”难道过份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9/131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