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插播事件后 我被长春公安一处恶警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6年6月4日】看了明慧网2006年6月1日文章《长春公安一处对参与3.05插播的大法弟子的酷刑摧残》,我把我知道的有关情况也写出来,揭露邪恶。

插播之事发生后,邪恶疯狂的抓捕大法弟子,当时他们怀疑我也参与了此事,因此把我当成了一个“重要人物”。我在下班途中被他们劫持到绿园区派出所,后到刑警队,最后把我带到了迫害雷明等人的地方。

在派出所里七八个警察围着我打,其中有一个姓刘的,他对我似乎特别仇恨,仅他一人打了我几十个嘴巴,还有个叫黄××(我家人知道他的名),把我牙打出了血,在刑警队,我被他们双手双铐上吊,仅脚尖着地,致使我双臂四十多天没有知觉。那个黄恶警,还向我家属骗去了几千块钱,说是能把我弄出来。

后来他们把我带到了市局一处,当时一处在净月潭宾馆包了地下一层的房间,每间都设有那种铁椅子,我被带到那里时也是头被衣服罩住,但我利用上厕所的时候留心看了一下,那宾馆配的洗漱用品上写有“净月潭宾馆”几个字,那个姓高的叫高朋,还有一个恶警叫张行(他们读“航”音),这两个人非常狠毒,还有一个叫姜忠的。因为他们之间直呼其名,并且笔录上有他们的名字。我都留心记下。

在那里我也被恶警电得从头到脚满身都是糊点,糊点是恶警用电棍电住不离开,一直电糊才形成的。恶警张行专门电女学员的乳头、阴道。他和恶警姜忠各持一根电棍架到我的脖子上电。一年多了我身上的电棍印还若隐若现。还被他们用黑塑料袋闷得昏死过去。

后来我在看守所遇到王玉环和陈艳梅。王玉环得了乳腺癌,难受的让我看了心疼,但她坚持炼功。在她躺着起不来时,我就在她耳边给她读师父的法。当时听王玉环说,以前她被抓时就是那个姜忠审的她,特别狠 ,专门用那种大头的电棍电她。在那期间,王玉环被他们提外审又到了那里,他们把她弄到净月潭的一个山坡上,把她全身用绳子捆上后,捆得跟一个棍似的,然后两个人抬着她往树上撞,她说都以为自己回不来了。

陈艳梅的大腿外侧上,各有一大块足球那么大的黑紫色。还有赵健,听曾和她在一个牢房关押的同修讲,赵健被上绳、也被电的全身黑糊点。

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他们以为有共产邪党庇护就可以一手遮天,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们的将是最最可悲的下场。

将来“真相调查委员会”来到大陆,我会出面作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