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过的修炼历程(三)


【明慧网2006年6月5日】(接上文)

第一次散发真相资料

2000年6月份,我和我们地区的同修在一起切磋,大家认为:邪恶用电视、电台、报纸、杂志等宣传媒体搞假宣传,用谎言欺骗广大的人民,人们都不知真相,而我们又被剥夺了上访与说话的最基本的权利。这个时候我们不能等待,我们应该向人们讲真相,利用一切形式,大家齐心协力,在我们地区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大法的真相。让人们看看究竟谁是真正的邪恶?是谁剥夺了人民信仰自由的权利?

明确了方向后,我们几个人成立了一个讲真相小组,我们利用各种形式搜集和印制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准备向世人发放。

就在我准备第一次和同修一起发真相资料时,我遇到了来自家庭的阻力。由于我两次被非法关押,丈夫很担心我会继续出事,当我准备出门时,丈夫拦住了我。我试着说服丈夫让我出去,他坚持不放。看我非要出去,他便把我锁在了屋里。我想我今天一定要出去,我神奇的打开了门。他看锁不住我,把门玻璃砸的粉碎,我在丈夫不理解的骂声中冲出了家门。

天已经黑了,并开始掉雨点了。我按时来到同修家,我们每人带上200份真相资料,冲進黑夜之中。我们走街串巷发放着真相资料。由于是第一次做真相,心里有些怕,每当遇到有人就停下来,等人走了再接着做,所以做的很慢,浪费了不少的时间。此时天上的雨也开始下的越来越大,我们的衣服全部湿透了,但我们继续在雨中穿行。当我们害怕时,我们就背“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背着师父的法,我们的胆壮了,就不那么怕了。我们背着法,散发着真相资料,一点一点,我们的怕心没有了。我们体会到大法的威力,体会到伟大的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保护着我们。我们越做越快,当我们把200份真相资料做完,我们非常兴奋,我们带着一种喜悦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时雨下的越来越大,路边的水已经要淹到我们的大腿根了。我在城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雨大的出奇。我趟着深水一步一步往家走,边走边想:怎么这天好象也和我们作对。(现在想起来,那就是邪恶在干扰我们讲真相)

回到家里已是半夜12 点多了,到家后女儿告诉我,在下雨的时候,爸爸不放心,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我回到家丈夫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怪我回来晚,当我收拾完上床睡下的时候,已是下半夜了。

从那一天开始,我们几乎天天出去做,每天拿200份真相资料走街串巷,把一份份真相送到每一户人家,直到把每一份真相做完。在做真相的过程中也遇到过坏人报警,但是我们都能在师父的呵护下安然无事,我们能体会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在做真相的过程中,也遇到过世人的不理解,不接受真相资料,丢弃真相资料,有时还遭到别人的辱骂,这些都动摇不了我们做真相的决心。在做真相的过程中,我们的怕心没有了,我们再遇到警察与坏人的时候,我们能不慌不忙的、坦然的从他们身边走过。我们做的速度越来越快,没用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几乎把整个小城与周边的县做了个遍,让更多的人了解了大法的真相。我们不光在本地做,我们还写信向全国各地邮,同修背着写好的真相到大城市去邮。通过讲真相我们不但去掉了怕心,对讲真相我们也有了更深的认识,认为讲真相是对的,人们只有通过大法弟子的不断的讲真相,才能了解大法、了解我们。

做真相的过程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站出来维护师父的清白、维护大法的清白,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是我们的责任,哪怕是被邪恶迫害、关押、坐牢甚至是失去生命,也应该在所不惜。

随着我的认识在不断的提高,我的思想也在升华上来,我对一些事情也有了更深的认识。我决定回到单位去找回属于我的工作。

我先让我的丈夫到单位去找,丈夫去了几次都没有结果。后来我亲自到单位去找领导,我对他们说:“我炼法轮功是强身健体,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在做好人;至于我去北京上访,那也是使用国家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是合法的。你们现在停止我的工作,不让我工作,你们有开除我的文件吗?拿不出文件,你们才是真正的违法,”他们听我这样说,就开始研究我的工作,研究的结果是让我放弃炼法轮功,不放弃不但不让我工作,还要正式的开除我,单位的领导一直在拿要炼功、还是要工作来威胁我。

最后他们拿来了准备好的解聘书,说单位不准备聘任你了,解除我的工作,让我在解聘书上签字。我问领导为什么这样做?领导说你要“炼法轮功”不要工作。我说你错了,不是我不要工作,而是你们不让我工作,你们和江××一样在迫害我,他们都不做声。我说我平时兢兢业业的工作,从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今天我炼了法轮功,你们害怕受牵连,害怕你们的乌纱帽保不住,就想把我开除出去,把我开除了你们不就好解脱了吗?领导说上面有压力,如果要让我工作,他们的官就保不住,所以才这样做。这时我的心很平静,想到这些都是江××一伙邪恶势力干的,领导既然这样说,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可以为别人着想,我签了字[注:这其实是承认了迫害],就离开了单位。

回到家我的心里还是很难受,工作了这么多年,一下子失去了,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又一想,我到北京上访的时候不也放弃了工作走出去了吗?现在有什么舍不得的呢?我打开《转法轮》,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他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读了师父的法,我的心里平静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为别人着想是没有错的。我为了证实大法,我什么都可以放弃的,一切随其自然吧。

第二天,单位领导打来电话,叫我回去上班,如果不上班,就按自动离职处理。不上班还不行?我来到单位问领导,这是为什么?单位领导当时很尴尬,我就笑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谁说了也不算,谁也动不了。后来领导说他们去办理手续,结果哪个部门也不批,没有办法,所以只好让我回来上班。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单位工作。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只要我们做的正,什么都不会丢的。我真心的感谢师父,我更加的珍惜大法,珍惜师父给我的一切。

遭邪恶绑架

回到单位上班后,我没有放松讲真相的事情,继续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不停的向世人讲真相。大概在重回单位50多天后,一同修被邪恶绑架,因承受不住,向邪恶讲出了我的具体情况。

2000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的家里来了几个便衣,非法对我的家進行搜查,他们没有搜到东西,但他们抢走了师父的法像。我被他们铐住了双手,带到了公安局。一進屋,他们就围上来,你一拳,他一脚的毒打我,对我進行逼供。其中一个人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踩,邪恶极了。我对他说:“你的腿一定会遭报。”他不听,还继续踩。他们逼我说出其他人,我不配合邪恶,我在心里喊师父帮我。他们打我我就背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 无存》)这时电话铃响了,一个恶警去接电话,接完把所有的人都叫出去了,屋里只留了一个恶警看着我。我想一定是我喊师父,师父在保护我。

过了一会儿,恶警就又开始折磨我,将我的双手铐在椅子上,弯腰90度,不准直腰,不让睡觉。时间长了,又酸又痛,简直不是人受的。后来实在受不住,我就直起腰,让他们打吧,就这样被他们折磨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恶警又开始审我,说别人都说了,你也说吧。我说你要我说什么?我没有犯法,结果被你们抓到这儿来。他们说别人已经把你供出来了,人家都说和你一起散发传单,你还不说。我说你要非说我和她在一起,那我就和她在一起。我谁也不认识。他们看从我这也得不到什么东西,就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一進去就被警察搜身。来到监室,犯人们还要对我搜身,我告诉她们已经搜过了,她们说不行,这是规矩,还要搜。我严厉的对她们说,不能搜。她们一看我好象挺厉害的,也就在身上摸了摸就算搜完了,嘴里还有些不服气的说一般都应该脱光了搜。我的身上带着法轮章,恶警没有搜去,又怎能让这些犯人去搜呢!我的法轮章一直在我的身上带着,直到我从马三家回来。

看守所规定犯人要背监规,我没有犯法,我拒绝背监规。管监的犯人说不行,人人都得背。我跟她说我一背就恶心,不能背。犯人非逼着我背,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我对犯人说我一背真的恶心,她们说你必须背,我说好背给你们看,一个字没说完,我就开始吐,并差一点吐到前面的一个犯人的头上。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叫我背监规了,在看守所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不背监规。我内心里感谢师父的加持,使我度过了这一关。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只要我念正,师父就会帮我。

在看守所被关了40多天后,我被邪恶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二大队、四分队。我被带到一个关着100多人的大房间,每天半天劳动,半天“学习”。我刚進来就有邪悟的人围着我来做我的“转化”工作,每天都折腾到半夜。不“转化”邪悟的人就又打又骂,简直就是一群魔鬼。她们失去理智的胡说八道,在邪恶的控制下做着违背良心的事。看到这些人的变化,我心里很难过,也为她们痛心。在她们违心的说着假话时,我想起了师父《洪吟》里的一句诗“高处不胜寒”,这时我深深体会到师父这一句诗的意思。现在救一个人真难,师父在为我们承受着一切,看看面前的这些人,我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看着这些人,我感到可怕,人怎么都变成这样,我的心在颤抖着,心惊肉跳。每天被邪悟的人围着在这魔窟中煎熬,度日如年,我的精神就快要崩溃了。我不想再看下去,也不想再听下去,我想快一点离开这魔窟。当我生出来这一念时,我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完全是人的思想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把师父的话全忘了,只想着早一点离开这魔窟。我恨自己法学不好,我悔恨的流泪。

邪悟的人每天来逼着我“转化”,叫我写三书,我只是流泪,手里拿着的笔在颤抖,坐那儿几天也写不出来。邪恶叫我与师父决裂,不让我学大法,这办不到。看到马三家的一切,我痛心,我头痛,一想就恶心。

后来邪悟的人拿来别人写的东西让我照着抄,总算绕着弯写了交上去,可是邪恶的队长说不行,三天两头的给我出难题。在那里整天心惊肉跳,精神绷的紧紧的,真是度日如年。

我开始每天坚持背《论语》、《洪吟》,背师父的其他讲法,当我背完“位置”这一篇经文时,我知道我错了。师父在经文中告诉我:“一个修炼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才是最伟大、最殊胜的。”

我感到惭愧,我恨自己不争气,没有过好关,在考验面前我被怕心、执著心吓倒了。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想要回我写的声明,我想声明作废,我要弥补我造成的损失。我找到能与我谈的来的進行交流,每当有人离开这里,我就告诉她回到家一定要先看一遍《转法轮》,如果有错误就一定能知道错在哪儿。有的人说好;有的人不理解,就给我告密,邪恶的队长就来找我,说我“转化”不彻底,以后每当有新人来,负责做“转化”的就叫我过去听,跟着学,我去了就背师父的法,根本不听她们胡说。

一次邪恶的队长让室长叫我去做别人的“转化”,我就对室长说:“我不能这样做,我认为宇宙的大法是不能这样讲的,谁都不能这样做。”室长说:“你别这样说,叫别人听见告诉队长你就回不去家了。”我对她说:“你以后也不要叫别人做这样的事,做了以后会遭报应的。”她说:“你不要在别人的面前说这件事。”在我有这样的一念中,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去叫我做别人的“转化”,一直到我离开马三家。

后来我做别人的反“转化”。每当有人离开马三家,我就用谈心的方法与她交流,告诉她“转化”是错的,回家一定要看法。有的人一讲她就会明白,回家后会接着学法;有的不明白,就会到队长那儿去告我的状,我就会被队长叫去训一顿。不管怎样,我都坚持这样做。因为我知道我做错了,只有这样做才能弥补我的过错。我虽然受迫害做错了事,但我的心还在法上,我一心想紧跟师父、坚如磐石的走到最后。但是由于自己的怕心与执著,在马三家摔倒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失去了一次提高的机会,使我多走了一段弯路。

在我被非法关押的大队,坚定的同修经常被邪恶的队长指使着犯人毒打,有时折磨的一宿一宿的不让睡觉,他们想从精神上和肉体上让坚定的大法弟子屈服,所以采用的手段卑鄙、邪恶。

在马三家常有各地的人来参观,一有人来,邪恶的队长就吩咐把坚定的同修藏起来,怕他们揭露他们所犯的罪行。2001年3月16日那天,说是有重要的采访,挑“转化”好的留下来造假相,把坚定的和“转化”不彻底的全用大客车拉到少年犯的监狱食堂关了一天。他们是要用这些编造的假相来掩盖他们的罪行,欺骗广大善良的人们,让人们相信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他们用“真心、爱心”進行的改造。邪恶的所长苏境还窜到全国各地去做所谓的经验报告,去蒙骗更多善良的人。有一次去演讲,第二天就被车撞了,一个月没露面,遭了报应。

在学法中归正自己

2001年9月,我从马三家出来。回到家,我就跪在师父的像前,泪如泉涌。我向师父忏悔,忏悔自己没有学好法,没有过好关,走了弯路。我惭愧,我无地自容,我面对着慈悲的师父,痛苦万分。我决心学好法,走好走正以后的正法修炼之路。

我用最纯净的心态学法、炼功。学法中,我看到师父在经文中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磨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有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下。此时你们如果没有执著圆满的心,那邪恶就无法在钻最后一个空子。(《精進要旨(二)•放下最后的执著》)师父还说:“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一个不够格的弟子。”(《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读了师父的讲法,我的泪水直流,我更加惭愧,更加痛心自己在魔难中没有过好关,对不起师父的一番苦心,我悔恨自己失去了提高的机会。通过这一次教训,我更加珍惜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弥补自己的过失,珍惜师父给我弥补的机会。

经历了这场迫害,我查找了一下被迫害的原因,从整体上看,我们在向世人讲真相,我们没有错,而是我们在做事的过程中不自觉的参進了人心,对法认识不清或不符合法的要求,在这一阶段被邪恶钻空子,造成了被迫害。经历了这场迫害,我们应该从迫害中吸取教训,用大法弟子纯正的善心去向世人讲真相。师父在法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更加认真学法,珍惜师父给我建立威德的机会,保持清醒的头脑,随时清除自身的执著和不好的思想观念,排除外来干扰,稳步的走好、走正正法的路。

重视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

2002年以后,我每天除了上班、学法,就是抓住时机讲真相。在我的认识中,我没有因为遭到迫害就放弃或停止向世人讲真相,反而我变的更加理智了。在这特殊的时刻,我认识到师父是在救度所有的众生,无论什么样的生命,只要不对正法犯罪,都可以被善解。作为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着救度众生的需要在做。我们发正念是清除那些对正法犯了罪的、无法救度的生命,从而救度那些能够被救度的生命。我们讲真相是为了救度更多的庞大天体上的生命。如果发正念都能站在法的基础上,发出纯正的念,就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深深体会到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应该为众生负责,对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而要做好、完成这神圣而伟大的使命,就要静下心来好好学法,重视发正念。如果不重视学法、发正念,就不能理解大法深刻的内涵,更谈不上用来指导修炼和正法,也不能更多的救度众生。只有学好法,重视发正念、讲真相,做好这三件事,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也深深感到一个大法弟子身上所担负的责任,所以在工作中与业余时间里,就向单位的同事讲真相,在走亲访友时,也不放过一个讲真相、救度世人的机会。通过讲真相,我也看到了邪恶的因素在人们的心里所造成的影响与毒害有多深。所以如果学不好法,没有大法正确的思想指导,一言一行不能站在法上,人们是很难接受我们所讲的东西。如果我的心态很纯善,没有任何人的思想和观念,真的就能够把金刚都溶化掉,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就能通过我们的言行传达给世人,让人们看到大法的美好,让人们人心向善,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