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过的修炼历程(四)

【明慧网2006年6月6日】(接上文)

师父呵护,大家齐心协力证实大法

为了使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真相,了解本地区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的具体情况,揭露本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曝光他们的罪行,我们大家切磋:人人从身边做起,把我们了解的具体情况写出来,做成真相小册子,分发给世人,让更多的世人能了解大法的真相。经过大家的努力,很快的就将小册子写了、并很快的做了出来,几天的时间就将小册子大量的发了出去。很多人看了小册子才知道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人们开始议论纷纷:法轮功不就是炼功强身吗,怎么还被打的这样惨呢?还有被打死的,这个社会怎么了?这个党怎么了?人们不理解。有的人同情大法弟子,见了大法弟子就说:在家炼吧,别出去啊!这个社会变了,做好人都难。

通过这次集体讲真相,增强和发挥了我们了整体的力量,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打击了邪恶的嚣张气焰,也使我们本地区的正法形式得到了改善。

在这次集体做真相的过程中,我们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对我们的关怀与呵护,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们。

为了这次集体讲真相,大家做了一些横幅,在做横幅时染料用完了,同修就准备去买,当他穿上鞋准备离开家时,转念一想,带个包吧,回手去拿包的功夫,外面有人敲门,从门镜一看,原来是恶警。他马上退到屋里,坐在地上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与干扰。20分钟后,恶警们离开了。他当时想:真的很悬,如果不是师父的点化,可能就要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他马上离开了资料点,并通知了我们大家。我马上通知其他的同修一起发正念,铲除破坏资料点的所有乱法烂鬼。

第二天,小同修给我讲述了我们发正念时,师父帮助我们一起清除邪恶烂鬼的壮观景象。他在5:30分时开始发正念,看见师父带着他和妈妈一起去资料点清除邪恶烂鬼。师父带她们一路清理邪恶因素,师父把路和路周围的树、草都一棵一棵的清理。师父带着他和妈妈一起脚踩莲花飞到资料点的上空,师父打出一个透明的能量球,资料点周围就放射着金色的光圈,一圈一圈的向周围扩散,靠近资料点的邪恶生命都变成了石头,远处的邪恶都被定住了,小同修和妈妈一人一个麻袋,将定住的邪恶生命装進麻袋里销毁了。

在6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小同修又看见师父带着他和妈妈一起到资料点清除邪恶。这次师父给小同修和妈妈一人一个盛满鲜花的花篮,脚踩祥云,直奔资料点。她们把路上的邪恶生命收在花篮里,路过一片树林时,树林里黑洞洞的,同修将花篮沉于树林中,树林中的花篮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将树林里照的通亮,邪恶的生命无处可逃,被花篮吸了進去。她们一路来到资料点的上空,将花篮放在半空,花篮变成金光闪闪的金色的花篮,放射出道道金光,向远处扩散,光线所到之处,所有的邪恶生命都被吸進花篮里销毁了。

小同修7点发正念时,师父又带着他和妈妈脚踩莲花直奔资料点,途中看到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树林,树枝弯弯曲曲。师父带着她们落在地上,紧接着狂风大作,树林里燃起大火,大火越烧越旺,将树林化为灰烬。大地变的平整了,尘土也没有了,金光闪闪的地面象一面镜子一样。资料点的房子也变成了金色的房子,象一座城堡一样。慈悲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帮助我们、保护我们,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师父为了我们的提高真的是历尽千辛万苦。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决不能辜负师父的苦心,我们要在师父的指引下,坚定的走下去。

对待亲人要向对待众生一样慈悲

2003年的一天,我录了师父的讲法带准备送给同修,因为我们的书比较少。当我准备出门时,丈夫问了我一句;“你上那儿?”我随口说了一句:“我把这带送去。”话一出口,丈夫就发火了。“你干什么?刚清静,你就弄事。”他就开始骂我。我也没有管他就走了。当我下楼时,我的感觉告诉我:丈夫在翻我的东西。我马上发正念,清除丈夫身上的一切邪恶因素;清除操控他干坏事的一切邪恶因素,不允许他动我的东西。从同修家回来,丈夫一见我就说:“我求求你以后别做那些事了,你在家炼我不管。”我说:“我没有做坏事,只录了几盘带,有什么?”

这时电话铃响了,我拿起电话,是姐姐打来的,她在电话里说:“你又做什么了?”我说:“我没做什么。”姐姐说:“你丈夫来电话说你又做了什么?”我说 :“我没有做什么。”就把电话放下了。把电话放下我就问丈夫:“你为什么这样做?”

话刚说完,电话铃又响了,这一次是哥哥打来的,也是问了和姐姐同样的问题,我对哥哥说没有问题你放心吧。放下电话,我忍不住了,我对丈夫说:“你这不是害我吗?我没有做什么你就到处说,你这不是整我吗?”丈夫也火了,他大骂我。我真的忍不住了,我真想给他一个耳光。当我举起手来时,感觉有人在我手上推了一下,我一下明白了,自己是修炼人遇事要忍。自己今天没有忍住,这不正是邪恶高兴的吗?

我回到自己的屋里,跪在师父的像前,失声痛哭。师父呀,弟子做的不好,对丈夫没有做到善,遇事没有做到忍,使丈夫做了坏事,把师父的讲法带都摔坏了,这不是干坏事吗?这都是我做的不好造成的。

这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们在每一件小事上都应该做好,包括自己身边的人,我们做不好会使他们无形中造业。同时这一件事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一是平时向身边的亲人讲真相做的不够,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众生那样去对待,没有做到细致耐心,才使他不能够对大法有更深刻的了解,不能够正面理解支持我们。二是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做到善,更没有做到忍,慈悲之心没有修好。我为自己感到痛心、难过,我对师父说“我一定做好,决不能再有这样的过失,无论邪恶用什么样的方式破坏、干扰都不能阻挡我做证实大法的事。”虽然是一个小事,但却反映出我在修炼路上的一些大问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每一个细节都要把握住,都不是小事,不能留下一点遗憾。

正念除恶

2004年,我们地区很多人写了揭露邪恶的文章发到明慧网,我也写了文章并且发表。

一天同修将我发表了的文章拿给我看,当我在看文章的时候,就感到头痛、发昏、恶心、心跳加快,还有一种恐怖感,全身的汗毛孔都开了,感觉周围阴森森的。我马上喊师父帮我,喊完后,我马上从那个可怕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我认识到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迫害我,我马上坐下来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所有邪恶因素,即刻我感觉周围的环境好了起来。6点整体发正念的时间到了,我继续发正念。发正念时我看见周围出现了很多的鬼脸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口诀一念完,什么都没有了。发完正念那些不好的感觉没有了,我就坐下来学法,学一会儿法,发一会儿正念,一直到晚上12点整体发正念的时间。在12点发正念时,我定了下来,我看见我周围有很多的邪恶因素,有鬼脸的魔,有人头、蛇之类的东西,密密麻麻的在我的周围上下舞着,向我围上来。我立掌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我看见许多邪恶的因素上下舞着一点一点全趴在地上了,一会儿功夫就化成了黑水。发完正念,我的身上再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了。通过这一件事,我认识到发正念的威力和发正念的重要性。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5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可是你们从打发正念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了,清除的邪恶确实相当多了,从另一方面讲,因为每个人在修炼中、在提高中、在认识中,对正法的事情做的好坏与自己的修炼有着直接关系,与自己提高的层次也有着直接关系,所以师父也不能够过多的要求大家,我只是告诉你大家发正念的重要性。人想修到什么程度,人想达到什么境界,那是个人的事,师父只能告诉你们发正念的重要性。”学了师父的讲法,加上自己的亲身体会,我对发正念的重要性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在修炼中做每一件事情必须正念正行,当你发出强大的正念的时候,邪恶全灭!

劝“三退”救度有缘人

“九评”发表以后,正法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九评”的发表,揭露了恶党的邪恶本质,让人们彻底看清了恶党犯下的反宇宙、反人类的罪行,同时告诫人们尽快退出恶党的组织,摆脱邪灵的控制,为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九评”的发表,为大法弟子创造了一个讲真相的大好时机,同时我也感到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自己必须学好法,认识上必须尽快提高上来,这样才能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2005年3月的一天,我正在为同修做一件事情,我丈夫的侄子突然来了。来了以后告诉我要在这多住一段时间,同时想把对像也接来一同住。我听了心里感到很着急,因为同修在等着我把做好的东西送过去,他这一来就要耽误事了。丈夫不修炼,有些事情我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做的,他这一来就更不方便了。我当时冷静下来想:这是不是邪恶的因素在干扰,是不是我有什么漏没有发现被邪恶钻了空子?回想这一段的状态,我感觉不是我的问题,我认识到这是邪恶在干扰我正法。我翻开师父的讲法,师父说:“不管是旧势力的安排还是业力,我们首先想自己,我连你们发正念的时候都叫你们首先清理自己。先看自己,自己有问题了,那就处理好。那时候旧势力它也没办法,它抓不到你的把柄自然也就退了。当然了,现在旧势力退了也不行,彻底清理,发正念清理完自己就清除它。”(《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看了师父的讲法,我认识到是邪恶在干扰我,旧势力是无孔不入的,它利用人来干扰。我要全盘否定它。

第二天早上发正念的时候,我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小鬼被我用掌从我的家门推出去,当时我没有把它打死,只是用掌把它推出去。于是我坐在门口发正念,我想关上门,可是门怎么也关不上,怎么关都有一条缝,最后我强行把门关上。发完正念后,我就想:我在发正念时看到这一切,很奇怪。门怎么关都有缝,那是不是表示我有漏?

第二天早上6点发正念,我又看见一个长发小鬼跳上了一个小男孩的身上,我立刻发正念清除,并请师父加持。我用强大的能量清除所有進入我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所有的黑手烂鬼,即刻小鬼就没了。发完正念,我感到震惊很大,为什么两天都看到小鬼呢?我认识到第一天小鬼让我推出门,没有打死,第二天我又看到小鬼上了小男孩的身,我丈夫的侄子他们来我家,他身上是不是有邪灵的东西,那小鬼是不是要害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救人的,我要不救他们,邪恶的小鬼就要毁了他们。想到这里,我马上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退出恶党的邪恶组织,他们听了我的话,马上同意退出邪灵的组织。

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我们应该善待一切生命,不要急于做事而忽视了身边的人,他们也是我们要救的生命,早一天退出邪灵的组织,就早一天解脱。认识到这些,我用纯正的善心去善待他们,在我用真诚的心对待这一切时,我丈夫的侄子和对像第二天就走了。我想他们这次来我家一定是要我救他们的,因为他们在外地,很少会来我家,这次回来一是让我救他们,同时也帮助我提高了认识。救人是大法弟子当前最大的责任,我们不能错过一个有缘的人。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也是提高我们认识的过程,如果我们都能象师父在法中讲的那样去做,那我们就能救度所有的生命。师父在法中说:“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在大纽约法会上的讲法》)

跟上正法進程 走好最后的路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大家自己都明白,通过学法、修炼,完全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我们决不是一个常人的什么政治团体,我们也决不是一个常人的什么娱乐性的俱乐部。这里是修炼,是生命从本质上向高级生命转化的过程,也就是说在座的都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那么作为大家来讲,特别是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所做的这一切就是最重要的。”师父已经把法讲的很明白了,大法弟子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

师父的法讲的越来越明了,我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法正人间的时间临近,救度世人的时间越来越紧迫,大家都感到时间好象不够用,都在抓紧时间做三件事,争取在宝贵的时间里救度更多的世人。

最近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后,感到很痛心,没有想到我们的同修在遭受着这么惨烈的折磨,更没有想到邪党是那么的残忍与毫无人性。它们为了达到迫害的目地,为了牟取一己私利,相互勾结,竟活取大法弟子的内脏,最后将尚有气息的大法弟子活活的焚烧。这种近乎疯狂的邪恶行径,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作为一个修炼人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对每个修炼人来讲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对大法弟子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也是能否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能否对法坚定的问题。在“九评”发表后 就有很多人由于怕不敢炼了。今天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残酷迫害事实的出现,如何对待这个问题,是我们揭露邪恶、反迫害、讲真相如何做正的问题。

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不承认这场迫害。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
:“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面对恶党发动的这场迫害,师父已经告诉我们,“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是不被常人因素控制的人。”我们必须正念清除旧势力的这场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因素,旧势力想阻止我们修大法,是办不到的。今天真正的大法弟子经历了这场迫害,已经从无助、痛苦中,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了。

回顾99年7.20以后,我们進京上访时看到很多同修被邪恶抓捕时,没有报自己的名字,当警察问他们的名字时,他们就回答:我们叫大法弟子!问他们的家在哪儿?他们说我们没有家,四海为家!因为大法被诬陷,师父被诬陷,大法不正过来我们就不回家,我们都是从法中来,我们就叫大法弟子!

他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他们放下了世间的一切,放下了生死,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中,吃尽了苦,电击、毒打各种各样的酷刑,直至被虐杀,都没有使他们屈服,依然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残酷的迫害中证实着师父的伟大、大法的伟大、大法弟子的伟大。他们是了不起的,他们配的上“大法弟子”这个伟大的称号。

大法弟子的正信,使邪恶害怕,胆战心惊的在背地里干着邪恶的事,师父都知道,师父一直在给他们改过机会,他们就是不悔改,一直干着邪恶的事。师父在《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从99年7.20以后邪恶干了很多的坏事,这些我不太多讲了,那么大的邪恶师父要清理,很多学员的业力师父要承担,所以对表面身体也有一定的伤害。”当我读了师父的这一段讲法,我悟到:我们是大法的粒子,邪恶伤害大法弟子的身体,就是对师父的伤害,而我们自身的业力师父还要为我们承担,师父为我们承载的太多太多。

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曝光,一方面揭露了恶党的残暴、凶残、毫无人性外,也另一方面暴露出我们整体出现的漏洞,邪恶对同修的迫害不就是对我们的迫害吗?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用正念来看待这个问题,找出自身的问题,更要加强学法、发正念,更深一步的向世人讲真相,利用各种形式揭露邪恶,用我们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制止迫害。

师父在经文“无阻”中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我们每个人都在选择自己的路,都在扮演者不同的角色,师父在正法,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的责任,我们要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除恶、救度世人,所以我们的责任重大。

几年来,风风雨雨走到现在,所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每一步的提高都溶入了师父太多的心血。在这些年来的修炼实践中,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一个一个的在我的身上体现,我在大法与师父的指引和点悟下,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我深深体会到伟大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我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收获是很大的,正悟的法理和无上的智慧是超常的,我非常珍惜这万古的机缘,珍惜师父给我的一切,我要在最后的这段时间中走的更正、更好,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父与众生的期盼!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