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电网内真的有“阳光般的温暖”吗?

看清大连看守所的真实内幕


【明慧网2006年6月7日】沈阳苏家屯等等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丑闻被曝光后,中共恶党一方面继续杀人灭口销毁罪证,一方面利用新闻造假宣传粉饰太平,制造“盛世”假相,欺骗毒害世人。

一天,在朋友处无意中拿起一份《大连晚报》(2006年5月29日),一篇“高墙电网内同样有阳光般的温暖”的文章和在押人员在图书馆里看书的图片引起我的注意。这是一篇报导5月28日大连市公安局“走进警营”活动中,20名市人大代表参观大连市看守所的报导。记者写道:“高墙、电网、厚重的大门、冰凉的铁镣,阴暗潮湿的牢房,目光呆滞的囚犯,一日三餐的窝头和咸菜,监狱的暴力和酷刑……这就是寻常百姓从电影、电视中看到的旧监狱形象而形成的对现今看守所的认识。在昨天的市公安局“走进警营”活动中,记者跟随20位人大代表,一同走进素有禁地之称的大连市看守所,高墙电网内,同样有阳光般的融融暖意。人大代表们纷纷感叹道,青山绿水,花草簇拥,一欧式建筑点缀其间,若不是醒目的警徽和‘大连看守所’门牌提示,真的很难从外观上想到这竟是羁押犯罪嫌疑人和短刑罪犯的场所。”记者声称在押人员充分享有的包括申诉、揭发检举等在内的11项权利、2000余册图书、书法美术等学习班等等处处折射出看守所的人性化执法和人文关怀。

这篇文章一看就是有意造假:图片上有6个刑事犯穿着统一的蓝色服装,在图书室里看书。笔者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80多天,除统一强迫穿马甲外,从未见过发其它服装,也没看到一本书,别说进图书室、书法班美术班了。至于说在押人员享有的11项权利也被剥夺了。“豆腐块”的被子、整齐的牙具都是样品给参观的人看的,大部份人没有被褥,没有毛巾和牙具。事实上大部份人是2-3人盖一床被或褥子,大部份人在关押期间根本没有刷过牙。有时十几或二十几个人用一条毛巾,毛巾都成黑的了,脏死了。

在大连看守所,每天早上吃的是窝头、咸菜,遭受打骂、体罚,酷刑时有发生,手铐脚镣随处可见。据我所知,
2001年6月法轮功学员迟玉莲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2004年4月法轮功学员孙燕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狱警指使犯人殴打她,并给她打地环(人被套上手铐脚镣,再将手铐脚镣用很短的铁链连在一起,固定在床上,整天一个姿势),一个多月后孙燕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全身内脏衰竭,最终被判三年劳教;
2004年8月20日,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被日新派出所恶警吴昌军绑架到看守所后,被恶警贾玲(大队长)下令直接以大字形钉在劳动号的床上,受到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马雪青自2005年7月28日被绑架,一直被非法超期关押在大连看守所,在没有任何合法证据的情况下,被大连市中山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三年,现正在申诉中。

从99年7-20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被关押在大连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成百上千,有多少人在这里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有多少人遭受酷刑折磨?又有多少人被迫害致死致残?这名记者只字没提,而且没有采访一名被关押中的法轮功学员,也没采访一名刑事犯,甚至20名市人大代表的真实姓名都没提一个,为恶党看守所歌功颂德,唱赞歌。

到过大连看守所的人,远远望去,那高墙、电网,封闭的大铁门,荷枪实弹的武警,看守所里的狱警,监室里的牢头牢霸,无时无处都给人一种阴森、恐怖、可怕的感觉。笔者无论如何也体验不出高墙电网内的那种“阳光般的温暖”和“融融的暖意”,怎么也想不起狱警的“人性化执法和人文关怀”。在看守所里对人性人权的迫害随处可见。

大连市公安局搞“走进警营”活动让记者为其歌功颂德是真,20名市人大代表只是个陪衬,借人大代表的嘴欺骗世人,麻木世人,掩盖自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才是目的。中共是个成熟的流氓,这是中共恶党“假、恶、斗”的流氓本性所决定的。希望世人清醒,擦亮双眼,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中共恶党的宣传谎言所欺骗。

有人看得透彻:中共撒谎造假掩盖成性,所以中共想宣传什么我就反着看——中共说自己“伟光正”,你就要理解到实际上中共是“卑鄙、阴暗、邪恶”;中共说什么事情温暖,一定是为了掩盖这方面的冷酷;中共说什么地方阳光,一定是为了粉饰那里的阴森;中共宣扬某个人高尚,肯定这个人有见不得人的背景、与中共有了什么政治交易;中共说法轮功不好,那正说明法轮功好。这样我们的思想才能不被中共的造假手段所愚弄、我们身体才能不再是中共手中的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