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中的教训与反思


【明慧网2006年6月9日】2月5日,我地区几十名学员在去外地营救一名被关押的同修中,因发起者的偏激行为和其中有些学员抱着各种各样的人心,也就是说在做这件事时的心态和基点没有把握好,被邪恶钻了空子,使去的几十名学员当场几乎都遭到了绑架。

师父说:“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此事虽然已过去四个多月了,可是至今一些学员还在被非法关押着,有的被送進洗脑班,有的被非法劳教、判刑。最让我们痛心的是一名同修在这次迫害中失去了宝贵的人身。还有一名同修目前生命也处在垂危之中,可是邪恶不但不放人,还非法判刑,强行送入监狱。

这次我地区几年来很少有的疯狂迫害,给我们带来了惨痛的损失,给我地区救度众生及大法工作带来严重干扰。另外再加上这段时间中共秘密集中营事件的发生,使我地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感到困惑不解,怕心重的学员更是不敢出来了。遭迫害严重的地方“三退”人数急速下降。师父说:“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得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们地区的同修是都应该好好想一想:是不是也有我们自己的一颗什么心促成了这场邪恶的迫害呢?

通过一些同修交流后,我们认识到:除了有邪恶最后的疯狂表现外,我们自己存在的不足和我们整体都存在的漏洞。现在写出来,通过分析查找不足,吸取教训,尽快整体走正我们的路。也许这样,才能使还处于磨难中的同修能够尽快解脱出来。

1、盲目崇拜,以人为榜样

在腥风血雨的七年里,我地广大同修靠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放下人世间的名、利、情,前仆后继的走出来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了无数被谎言欺骗了的众生。在这过程中,是多少大法弟子金刚不动的正念正行的表现,震慑了邪恶,令邪恶胆寒。最终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也是在正法洪势的推动下,我们终于开创出了一个相对比较宽松的修炼环境,使同修们能够平稳的在努力做好三件事中精進着。

但是,随着邪恶被清除的越来越少,我地修炼环境的不断宽松,有的同修渐渐的暴露出很多人心,对那些做的好的同修,特别是对从劳教所、监狱闯出来的同修产生了很强的崇拜心里,使在一些事情上不能做到“以法为师”,而是以人为“榜样。”同时对他们还产生一种依赖心,什么事都等、靠、要。这样一来又助长了这些同修的人心(如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名心等)。加之他们又肩负着许多大法工作,又因很强的干事心,使之经常不能静心学法,甚至有的同修偏激的认为:在家学法是太自私了。还有的同修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很少,《明慧周刊》几乎不看。

个别同修在这些心的带动下,就变的不理智,做事偏激、走极端。進而对本地较平稳的正法形势感到有些不满足,认为有的同修做事太保守(不排除有需要提高的地方),想搞点“轰轰烈烈”的大事来推动我地正法形势的发展,因此把外地做的好的同修多次请到本地来交流。(同修的出发点是好的)所以在我地去外地营救同修这件事发生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我地及周边地区大、小法会频频召开(不是说法会不应开,是说我们应该怎样走正师父给我们留下的这一形式),有的人数多则近百人。某地某几位同修象“讲法团”似的各地交流(主要是他们讲大家听,几乎都是在证实自己)。当时在我地某些学员当中,对他们的崇拜之心相当严重,他们正念闯关的事迹,被恭维有加的流传着,有的说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这里不是否定同修通过法会所得到的启发,是说不要搞个人崇拜)。那几位有名望的同修之间也在互相崇拜:“啊!你就是某某同修啊!”羡慕之情、崇拜之心溢于言表。结果不久便传来那两个被崇拜同修遭绑架的消息。其中一个竟是因做梦到处找“鞋”,醒后便悟到:现在“邪”恶不多了,我们应该主动去找邪恶讲真相,于是便去公安局找局长讲真相,因此遭绑架的。

此事使一些同修正膨胀的崇拜之心有所收敛,并在同修的帮助下认识到了它的危险性。同时同修们也严肃的指出了这种法会形式存在的某些偏离法的问题,应立即停止。当时同修也认识到了并接受了。可是没几天听说他们都正念闯出来了,一下子这颗心又起来了,说:看人家就是行,正念就是强,邪恶动不了人家。这时又听说某某地开法会100多人,警车就在房后看着,直到开完法会最后一个人走了,警察才進屋看看,也没抓人。有的同修听后兴奋的说:现在都啥时候了,正法快结束了,邪恶没多大劲了,不用老怕这怕那的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就跟不上正法形势了。(过后有的同修议论:怎么感觉跟7.20时那种状态了呢。)就是在这些人心的带动下,在这种情况下,我地发生了去外地营救同修这件事情。

在这次事件中,是凡这样被大家崇拜的同修几乎无一不受到严重迫害,特别是大家最崇拜的、认为“正念”最强的那位同修,最后就是她的供词成了邪恶加重迫害同修的依据。大家想一想,这其中我们每个同修难道没有责任吗?是不是我们的崇拜之心放大了同修的不正因素,从而推了同修一把呢?据说当时在现场,即便在警车围上来的时候,大家还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撤离。可是这时同修们的眼睛还在盯着自己心中的“榜样”。看着人家怎么做,自己怎么做,似乎完全丧失了理智,忘记了师父告诫我们的“修炼是不能够看别人的,只能自己踏踏实实的修。怎么修?就是多学法,不能看别人”(《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最终几十人就这样几乎都遭到了邪恶的绑架,造成无可挽回的惨痛损失。盲目崇拜,既害同修,又害自己。几年来,邪恶没少在这方面钻我们的空子了,其中不知给我们造成了多少不可挽回的损失?同修们啊,真的应该吸取这些沉痛的教训了!

2、做事走极端、不注意安全

据说去营救同修一事,开始只是十几人陪同家属去,而过程中也只由一、二个同修陪同家属去和公安局交涉外,其余的同修都在车上发正念,并避开要人现场。可是只因某同修(也是被很多同修非常崇拜的)的一句话:“人越多越好,几千人才好呢,这也是一次走出去的机会,别象4.25似的把人拉下。”听后同修就把原定的十几人变成了几十人。到现场也没有按照原计划去做。不但车一直开到公安局的门口,而且大家真的象“4.25”似的列队在公安局路的两侧。外县那位被崇拜的同修,带着几十人,一些人当街立掌发正念,一些人去接待室要求接待,被阻拦后。那位同修马上显得有些激动,且行为偏激,想强行往里闯,被同修提醒后方平静一些。师父说:“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要抱着对着干、跟人斗的想法,这都是不对的,不能偏激,哪怕去领馆”(《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接着该同修带着强烈的争斗心、对着干的心提出:“不让進,我们上县政府!” 于是大家又一帮哄的跟着去了县政府。虽然当时有的同修看出这些不理智的偏激行为,已经带来了相当大的危险因素,并提出撤回,但遭到了被崇拜同修的坚决反对。此时该同修也怀疑自己有怕心,同时又怕别人说自己有怕心,所以就没有坚持。

过后同修每当回忆起当时的场面就痛悔不已,如果平时我们都能够学好法,就会多一份“以法为师”,少一份崇拜;就会多一份正念,少一点人心;就会多一份无私无我纯净的为法为同修负责的心,少一点执著自我、维护自己名的心。如果这样,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从中使我们悟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在关键时刻,敢不敢站出来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特别是在没有人支持你,也许你还有这方面执著的时候,这就使你很难把握,更难分清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是这里面有个基点问题:看你是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上只考虑个人的提高,还是站在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同修负责这个大的整体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题,这是至关重要的,这也是能否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问题。师父说:“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在我地区有些同修做事比较偏激,常被邪恶钻空子遭受迫害;而有些同修做事又有些过于谨慎、保守,显出正念不足,还有的同修怕心严重,不敢走出来讲真相,环境宽松时,还能做一点,一紧张就不做了,甚至躲起来。如果彼此都能在法上归正自己,向内找,而不是去指责对方,我们不但自己会得到提高和升华,减少给法带来的损失,还会推动我地整体证实法形势的发展,从而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地因有的同修不注意修口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安全的因素。有的是出于不说谁知道的显示心;有的是心里搁不住事儿,同修之间该不该说的都说;有的还专爱打听事,想什么都知道;有的爱传播小道消息,并且添枝加叶。这些同修不但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也不注意同修的安全。几年来因我们不修口而被邪恶钻空子的事也不少,应当引以为戒了。

注意安全也有个基点问题,如果出于为私为我,怕这怕那的而注意安全,这是人走向神的死关,是我们生命最大的不安全、最大的危险;为了证实自我不注意安全,把不理智当作了“不怕”,把不怕当作了“正念正行”,后果也是很危险的,邪恶会借此来迫害你,魔难中让你承受不住掉下去。即使不掉下去,也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师父说:“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一篇明慧文章说的挺好:“所以看来安全问题不能片面理解为个人做法问题,应当理解为是对正法、对修炼的认识问题和心性的问题。是修炼者成熟与境界的体现。”

3、执著自我、不向内找

7.20之后,我地区那些在巨难中走过来的同修和老学员,自然成了学员中比较信任的同修,在学员中也有一定的声望。他们在我地区证实法中确实起到了骨干作用,特别是在迫害初期,起到了很大的带动作用。可是在这些同修当中,执著自我的表现也相当突出。在矛盾中有些同修嘴上说向内找,可是内心不动,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还有的同修一触及到自己不是发火就是争执、辩解。由于执著自己的认识,执著自己的感受,使之不能放下自我圆容整体,不是说整体需要我做什么去做什么,而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行我素,没有整体协调意识。甚至出现“哥俩好”、“姐俩好”的现象。曾有一外地同修给我们指出:说我们地区很多同修个人在证实法中做的都挺好,表现的很了不起,可是我们整体却不行。的确,由于我们都强烈的执著自我,不向内找,被邪魔钻了空子,给同修之间造成了间隔,消弱了我们整体的力量。在营救同修这件事上,也是这一因素的大暴露。

在我地长期以来还存在着这样一种现象:对那些从魔难闯出来的同修大家多是赞扬有加,只说好的一面,不说不足的那面。这里面表现出了很多人心,有的是对同修的一种情,看到不足也不好意思说,怕得罪人,有的觉的自己没有人家修的好,不敢说,有的是觉的说了也没用,人家也不会接受。还有的同修认为:同修已经遭受迫害了,我们再去说同修的不足,就是在帮着邪恶说话,会加重同修的迫害,是承认旧势力。我们认为这和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有漏也不许邪恶迫害我们是两个概念。师父说“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当然,如果同修遭到迫害,我们不去想办法营救,而是一味的去找同修的不足,甚至指责埋怨,那是不对的。但是我们也不能把同修发自内心的想在法上帮助同修的提高而指出同修的不足,都说成“指责埋怨”,那是对同修的不负责。或者某些同修的个人行为已给整体带来了影响,如果我们还不能善意的指出来,也是不对的,也是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

假如就算同修是在指责埋怨我们,作为修炼人,我们也不该去计较对方的态度,就无条件的向内找,看自己,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我们一定会看到自己的不足,得以及时归正,不会被魔放大它。那么我们是不是因此得谢谢同修的“指责埋怨”呢?如果在我地区整体都能向内找,都能接受同修的批评,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决不会发展到今天出现这么大的漏洞,被邪恶钻空子,造成严重的损失。同修们,在最后很有限的修炼时间里,让我们时刻牢记师父的教诲吧:“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鼓掌)谁在这一关上要再过不去,我告诉大家,那可就太危险了!因为那是修炼人最根本的、也是最应该去掉的东西,也是必须去掉的东西,不去你就走不向圆满。不要变为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要圆满,不是为了福报。”(《洛杉矶市讲法》)

也许有的同修在痛苦的魔难中能够做到金刚不动,但是在批评中、在赞扬声中却很难经受住考验。邪魔是无孔不入的,它可能就利用你身边的人(同修或常人)说你好、说你对,加强、放大你的执著,最后毁了你。而指出你不足的同修,才是真正为了你好,可是你却不愿意听,甚至远离他们。这正是修炼人的根本观念还没有转变过来。

4、求名之心严重

在我地一些同修中,特别是在大家认为修的比较好的同修中求名的心还很重,使之在一些问题上,为了维护自己的名不能够站在法上,为了自己的名追求表面形势,“好大喜功”。在这次迫害中,这也是被邪恶钻空子的一个主要原因。在去的同修中抱着各种心态:有的追求“轰轰烈烈”的形势;有的说自己以前没做好,这次让我跟某某同修在一起,是让自己提高呢,所以某某同修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还有的同修想要弥补某次营救同修自己没去所留下的遗憾。因那次营救同修的成功,在本地轰动很大。(有潜在的促成这次营救同修的因素)免不了对去的同修又是一番赞扬;对不去的同修有些微词。使没去的个别同修(被崇拜者)觉的自己在学员中有点没面子,好象丢了“名”似的。因此在这次营救同修中表现的格外主动。结果这次均遭到严重迫害。也许这也是无孔不入的邪魔迫害同修的一个借口吧!

自7.20以后,我地没有什么负责人,大家都主动的去做,谁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尽力发挥每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可是就在这次去营救同修之前,有的同修“名心”表现的特别突出,在这颗心的带动下,提出要在我地区推选负责人,有的抱着对某同修不满的心,而不是抱着为整体为同修负责的心,为此事推波助澜,开始运作,并想要在营救同修回来后推选。(结果均遭迫害)也许某个同修在一些方面修的不好,比不上其他同修,但是我们应以修炼人宽容、善良、祥和的心态去帮助同修,去圆容去补充,而不是采用这种方法人为的去改变也许就是师父给同修安排的修炼道路。此事当时给同修带来了很大的压力,给整体带来了干扰。

师父说:“我们学员之间心性上的互相摩擦,相互配合的不协调,不管这个事情大和小,我告诉大家了,那肯定就是魔在钻空子。”我们发现魔一直在钻我们这个空子,给我地造成的这种干扰很大,而且由来已久。它抓住我们有的同修一直没有修去的“名心”,和内心深处隐藏的使自己都不易觉察的“妒嫉心”,一方面想要毁掉其本人,一方面干扰我们整体。7.20之前,在我地区起骨干作用的同修之间这种干扰就一直不断,甚至有时表现的非常突出。结果在迫害一发生,是凡此心严重的、平时又不注重学法实修的,无论是干了多少事,还是在学员中有多高声望,还是参加过师父多少班的,几乎都掉下去了,没有走过来的,甚至有的走向了大法的反面。回头看,那时学员们对他们也是相当的崇拜,认为他们修的有多么好、多么高呀。每当想起这些昔日的同修,我们都感到万分痛心。修炼太严肃了,我们不能不吸取这些沉痛的教训啊!在正法即将结束的今天,我们看到这种不正的因素在我地又出现了。这是另外空间的魔抓住我们不愿放下的人心想在最后毁掉我们啊!这次遭迫害严重的同修,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因素呢?师父说:“邪恶迫害的很严重的一批学员哪,也是因为执著心造成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今天我们把它写出来,就是曝光它、解体它!并希望同修能够看清这一点,同时归正自己。也希望大家发正念铲除这种干扰因素。

“整体有漏,邪恶才疯狂;整体勇猛精進,邪恶自然崩溃。”(引自明慧周刊)由于以上各种因素给我地带来的这场邪恶的迫害,追其根源,是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我们没有真正的做好:法没有学好,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使我们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还不能完全做到理智、清醒和成熟;我们有的同修至今不重视发正念,致使邪魔、邪灵不但给自己带来了干扰,也给整体带来了干扰;讲真相、发资料这几年大家没少做,可是还是表面上的事干的多,扎扎实实的有针对性的,特别是对政府部门、各机关单位、尤其对直接参与迫害的部门、参与迫害的个人做的少。邪恶的610洗脑班在我地一直存在,也许就是因为我们这一点做的不够。近日明慧网重温《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师父评语》,让我们再次感到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重要性。那么就让我们把邪恶这次对我们的迫害,正好作为揭露本地邪恶、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契机吧,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做好今后我们应该做好的一切。

我们每个同修都是这整体的一个粒子,我们整体做的如何和我们个人修炼的如何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有时我们个人的行为,甚至一句话,都在牵动着这个整体,都会给整体带来影响。所以我们上面提到一些事都是对整体有影响的事情,不是针对任何个人,是让大家能够明白,以后吸取教训,走好我们今后的路。也是出于为整体负责,为同修负责,同时也是为了对我们自己的修炼负责。师父说“当然啦我不主张都去指责别人,可是别人要看到有问题或者会影响讲真相、影响到大家的配合是要说,我的法身也会通过哪个学员的嘴去点化你。”(《洛杉矶市讲法》)

所以我们就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和感受到的这些写出来,也可能有我们的偏见,有认识不对的地方,或者是和事实有出入的地方,如果是这样,望同修给予慈悲指正。更希望同修借明慧一角,写出自己的认识和大家交流,使我们整体尽快升华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