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不到的漏是非常可怕的


【明慧网2006年6月9日】这次在加拿大法会期间,师父又再次跟台湾的弟子讲法,并要他们回台湾转达。台湾大法弟子还是存在党派情结的问题,这是台湾整体修炼出现的问题,听到这些,我心中不禁沉重起来。最近这一年多到二年期间,师父已经多次要求不同的台湾弟子们回台湾转达相同的事。但是,我们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回想这最近的一年,发现每当同修提到这个问题时,我首先都是觉得:“自己没有这个问题,都是有一些学员的心里一直放不下,这个问题应该这么这么看……”这一年来,我接触过很多同修,几乎都是这样的想法,觉的自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都是别的学员的问题,包括我自己。

个人认为:这种自己意识不到的漏是非常可怕的!

我以前自以为没有什么政治立场,同事朋友间谈政治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对他们只是讲真相,所以一直以为自己没有蓝绿问题(注:蓝指国民党,绿指民進党,蓝绿问题指党派情结)。但这次听到,是台湾整体修炼出现的问题,我不能再不修炼自己了,身为台湾大法弟子的一员,我没有任何借口,不能再觉的自己没有问题而不去向内找,不能再这样自以为是,若真的都是别人的问题,又怎么会是整体发生的问题呢?在大法修炼中我们知道,矛盾发生时第三者看到了都要向内找找自己,更何况我身在整体台湾大法弟子之中,于是告诉自己一定要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面对自己!

想想蓝,想想绿,这些人物、事件,一一在眼前浮现,过一过我自己的心,慢慢的发现了原来有一颗对某些蓝营人士起的对立的心,因为他们批评很多事就是不批评邪党,甚至跟邪党走的比较近,心中对这类人士有了“怎么这么糟,这么的不争气”的想法,起了“厌恶”、“失望”的心,我惊觉到,这对吗?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可以说一比较起来,就是对另外某些人士有了比较喜爱的心,有人批评他们时,我要维护他们的心都冒了出来,这不就是蓝绿情结吗?

突然间我回想到2004年参加完DC法会回台湾时,在候机室旁的书店中我看到了一位“蓝”营的立委,那时并没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想法,就上前跟他打招呼,说我是台湾来的,聊起来之后跟他讲了真相(当时有同修看见了,在后方帮忙发正念),最后他自己主动说,当他到大陆时,他会告诉中共的人他们这样迫害法轮功是错的。

回想至此,我打开了思路,如果这些跟邪党走得近的所谓蓝营人士真的明白了真相,他是不是也可能可以起一个正面作用?当然,也不能有这个有求之心,至少他明白了真相,不再会被谎言欺骗,对邪党有了戒心,不会认同邪党,明白了真相至少能救了他自己。能不能发挥正面作用就看他自己,或许他能做的更好。他们并没有迫害法轮功,他们顶多只是被蒙蔽的众生,为什么我要框住他呢;一些行为发生后,就认为他们就是不争气、令人失望呢,就给他下定论了呢?顿时,心中一个结似乎被解开了,从新检视自己,原本对其有厌恶想法的人,心中再度面对他时,厌恶感不见了。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个人体悟到:一些自己观念上框住“不争气”人士,若他会一直往对立面上走,就是这一念推波助澜造成的,一个弟子这样想,两个弟子这样想,大法弟子的念是有能量的,对他的观念不也是把他给框住了,他本身就已经被谎言蒙蔽了,再加上大法弟子给他的框框、给他下定论,他不是更难突破吗?我们对他有了观念,不是更难去了解他,找到他的执著,这样一来,他不就是更不明白真相吗?不是更糟而走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吗?若他真的是最后走向没救了,不就是我不但没有救他,还推了他一把吗?师父说过:“你们只有救人的份”(《芝加哥市讲法》),这样的过错要怎么算!

其实是我修炼上的问题,自己修炼上的漏,起了厌恶之心,相对的,对另一些人,相比较上也就等同于起了喜爱之心;这些其实就是动了情,而情没有去,哪能产生慈悲呢?这也是一种分别心,讲真相根本就不会到位,不会有耐心,也就不可能真正的去了解他的想法、找到他的执著与心结,真相就讲不好,所以他就愈不明白,于是乎“愈符合”我对他的观念:“他就是不争气!”但这不就是我推波助澜造成的吗?

由于自己将讲真相工作大部份的心力放到对大陆讲真相这一方面,但修炼层次是修出来的,师父说过:“一块金子你放哪它都是金子嘛”(《二○○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个人体悟,没有说对大陆讲真相做的好,但还在蓝绿情结这方面没做好的这样一个大法弟子吧,因为这是修炼上的问题,还有情存在,慈悲当然生不出来,这不就是救度众生的心不纯了吗?其实再往内找对大陆讲真相时,对一些怎么都讲不透的人还是起了失望的心、甚至绝望的心,这不又是给他下定论了吗?我讲不好,说不定还有其他弟子可以对他讲的好,我能给他下定论吗?我这块真的做好了吗?能起到救度众生的效果吗?救度众生的心纯净吗?这是个情的问题,若不去掉,谈不上真正的救度众生,就象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能说不是自我否定了自己修炼的严肃性吗?

以上心得层次有限,抛砖引玉,望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