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的人每时每刻都感受到恩师的呵护


【明慧网2006年7月1日】

一、师父对大法弟子的呵护

我修大法整整九年了。那时我仅55岁,可身患多种疾病(哮喘病、心肌缺血、眩晕症、关节炎等)。真的到了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地步。得法后,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的门槛里捞了上来,有了今天健康的身体。

那时我由于疾病的折磨,随时都准备鼠药,寻找草率结束一生的办法。今天成为一个坚持实修、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人。九年的修炼之路,倾注了恩师对弟子的多少承受和恩惠,用人的语言是无法表达弟子对恩师的敬意。我就遵照师尊的教导:“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去做,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学法炼功、讲清真相、劝三退。完成史前大愿,师父带我回家。

得法后,不要说身上顽疾消失无踪,师父还在时刻保护着弟子在修炼路上的安全,这是每个大法弟子都能领略到和感受到的,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只要在弟子正念强守住心性的同时,任何恶劣的环境下不会出现问题的。

记得1998年农历新年期间,早炼时天下起雨来了,没有炼完功都陆续的回家。当时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我刚穿过马路,就被一辆满载着蔬菜的自行车撞上了(因为我高度近视)自行车踏板正好撞在我的左脚骨上,当时我守住了心性,没有责备对方,可这位菜农半天都没回过神来。我说了没事,自己就走。可骨干上周围有些青紫,肉往下陷。鼻子周围也青紫了,因为他的头正好撞在我的眼镜上,可是眼镜完好无损,只是眼镜夹鼻梁的夹子压扁了。事发后,没有觉得多大的不适,仍然可以坚持炼功,学法,盘腿打坐。可是在被撞的十余个月中,师父将我这点被撞的脚伤翻出了八次,开始翻的时候,左脚骨头部份血红,肿得象发酵的馒头,但一次比一次颜色淡,最后症状完全消失了。调节的过程中也仍然可以盘腿打坐,没有异常。家人见后总会问上一句“好痛吧。”我会反问一句:“如果痛还能坚持炼功吗?”

2002年7月,在我老伴七十岁生日宴上,我误喝了放在电视机上用雪碧瓶装的劣质洗洁精,也未出现身体不适的状态。可是酒店老板吓坏了,要将二桌酒免费相送。我守住了心性,没接受。也不能因为我误喝了洗洁精而辞退服务员小姐(按规定是不能将洗洁精放在显眼的地方)。过后看报纸时上面登了一条有关喝了劣质洗洁精的消息:如果误食了劣质洗洁精将会使人内脏器官腐蚀(不是原话,是大意)。老伴看过报纸后,为我捏了一把汗。

二、对大法弟子家人的呵护

1、2004年8月5日,那天我63岁生日,母亲为我蒸了一只鸡。当鸡快蒸熟时,高压锅发出巨响,全屋子的人都被这响声惊呆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却知道是高压锅爆炸。我当时正念强“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我急忙关掉煤气管道总阀,熄了火待高压锅打开后,只见出气管全被鸡肉塞满了,用了二根牙签才将它疏通。

早在1984年,我家的高压锅也发生过一次爆炸,高压锅盖飞起来七尺高左右,把锅内滚烫的汤撒得墙上、地上、人也被烫伤了,脸也烫变了形,当时场面一片混乱。但今天却没有,而且心里很平静。

2、还有不但是我的安全,就是家人也受益非浅,就是师父所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母亲当时都是81岁高龄了,经常在外面玩,每次都要乘公交车往返两地的。有次趁夜色乘公交车回家,手里拎了6斤鲜活鱼。下车时脚没看清,踏空了,结果连人带鱼摔地上,而老人的腰却被撞在人行道上。司机后来才发现有人摔倒停了车,可母亲摸了摸身上没事,就叫司机把车开走了。自己却拎着鱼回家了,晚辈得知此事后,用止痛药帮外婆敷上,没几天就好了,现在仍是要车坐往返两地。

象这样的事很多,但都没有出过事,现在我80多岁的母亲都深知大法好,她也知道法理了,也不随便接受别人的馈赠,天天默念“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她遇到有缘人,还会把自己身上戴的大法护身符送给有缘人,叫别人也念“大法好、真善忍好”,把大法的美好送给别人。

由于本人从未写过文章上网,修得也不扎实,只能把自己的一点感受与同修交流,写得不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