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母亲离世的影响 放下人心助师正法


【明慧网2006年7月1日】今天是母亲离世七周年的纪念日,我没有象过去一样去母亲的墓地扫墓,而且选择了在家中静心的背法。我知道,我已经放下了对亲情的执著,更多的溶入了洪大的法中。

一、从有幸走入大法到不幸掉队

我是98年夏天得法的,当时还在上大学,为了帮助当时正在接受化疗已经虚弱的不堪一击的母亲,我有幸走入了大法。得法后只一个星期,我用我的亲身感受说服了母亲,她勇敢的走出医院,全心投入了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星期,母亲因化疗被折磨的黑紫色的脸色就变的白里透红,从走不动路变的精神抖擞。随后的半年里,我和母亲比学比修,真正的体会到了得法的幸福。

進入99年春天后,母亲的身体又出现了不适的症状,受到不信大法的父亲的影响,母亲又有了对病的执著,没能从法上提高自己的心性,被邪恶抓住了漏洞,结果病情迅速恶化。4月25日以后,疯狂的邪恶紧紧抓住了母亲对病的执著。母亲虽然有对病的执著,但是一直没有离开大法,在最后的日子里也坚持学法,而且在离世前三天还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一定要放下执著,好好修炼

当时的我一直以为只要母亲能够在心性上提高就能闯过这一关,所以母亲的突然离世对我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再加上邪恶很快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迫害,我没能坚持住对大法的正信,完全走入了常人对亲情的执著,长时间陷入了对母亲离世的悲痛和对这场迫害的不理解当中。

其实,慈悲的师父在母亲离世后第三天凌晨六点左右就曾点化过我,当时我在梦中听到了师父清晰而洪亮的对我说:“你妈妈是圆满了!”这句话声音并不大,但强大的力量一下子震醒了我。我当时非常激动,但是由于家人普遍不信,以及随后工作、家庭、身体、感情方面都同时出现了各种考验、干扰和迫害,当时心性不高的我没能坚持学法,心性上的漏洞和执著也随即越来越多。7•20以后,我在修炼的队伍里掉队了,而且一落就是五年。

在掉队的五年里,我虽然没有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却在心性上已经混同于常人,对所谓的爱情和事业发展都产生了强烈的执著心,痛苦的认为自己再也不配回到大法中了。

二、突破干扰从新修炼 放下人心增强正念

2004年夏天,由于工作十分辛苦,我的身体垮了。这时,我想起了大法,一直漂泊在“外”的我强烈的希望回到大法的“大家庭”中,从新开始修炼。慈悲的师父没有嫌弃我,很快就帮我清理了身体。一身轻的我开始了艰难的“补课”。

由于长期掉队,又与过去的同修交流很少,我对于发正念和助师正法这两件事的重要性既不了解也不太理解,只是象刚得法那样恢复了对《转法轮》的通读和少量的炼功。后来,通过机缘认识了两位同龄的同修,并在与同修的交流中逐渐缩小了掉队的距离,并一起向公开诬蔑大法的人讲了大法的真相。

但是,这时,我每次学法都会受到重重阻力,不光有是困的干扰,而且会感觉到非常疲惫。可是,由于对老师新经文以及在各地讲法学习的空白,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应该通过正念清除干扰,只是一味的承受,使学法的進度非常缓慢,迟迟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

2005年秋天,通过集中学法,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和漏洞---对圆满的执著、私心、显示心、懒惰等等,而且对情的执著也根深蒂固:比如一想起母亲就会泪流满面;与男同事的交往不庄重等。于是,我就用心的学法,多看同修的修炼心得,逐渐走了出来。在家人的眼里,我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勤快了,生活上节俭了,更加无私和用心的照顾家人,不再执著于母亲的离世,不再受情魔的干扰,对工作和利益上的得失看的很淡了。我能感到,随着这些人心和执著的去除,我对大法的正信和正念越来越强,离“大队伍”越来越近了。

直到这时,我才开始认真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发正念。但发正念时又遇到了干扰---非常疲劳,一开始发一次正念后就会好几天累的走不动道,非常影响正常的工作生活。通过和同修交流,我意识到,一方面我要注意在心性上提高,另一方面,我必须在学法和炼功上再多下功夫,保证必要的学法炼功时间。就这样,逐渐的,我已经由发一次正念都承受不住,到了现在可以一天与全球同修一起发两到三次正念,并且能够在证实法前先发正念清除干扰。我知道,自己在发正念这件事上做的还远远不够,邪恶对同修的迫害必须用正念制止。我有信心,通过不断提高心性和排除干扰,一定可以通过更密集的发正念来助师正法和制止迫害。

此外,随着不断的学法,我也终于彻底走出了对亲情的执著,不再把人这一面的难过和眼泪与母亲的离世联系在一起,而是坚定的相信师父的点化:母亲真的是圆满了。因为母亲已经修好的那一部份邪恶是决对不敢碰的。我也悟到,能否彻底走出母亲离世的阴影也是对我是不是真的信师信法的一个考验。过去虽然也把母亲圆满了的说法挂在嘴边,可一到了清明节就会在母亲的墓前哭成泪人,这充分暴露出了我对大法根本上的不坚定。而现在,我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再也不会动摇:我就是要坚定的在修炼的道路上走下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才是我在世间的真正目地和意义!

進一步,我也更认清了真正的自己就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所有的人心与执著都是后天形成的“假我”。只要不断的否定“假我”的各种常人观念和想法,站在法上(用神的一面)衡量每一件事情该怎么做,就能更彻底的排除干扰,从而最大限度的溶入大法,起到大法粒子应该起到的作用,助师正法。

三、助师正法

从去年冬天开始,我逐步办起了家庭资料点。最初,我只是想把落下的新经文和师尊在各地的讲法打印出来。但是随着不断学法,我意识到我有责任制作出真相资料,帮助世人了解真相,救度众生,助师正法。于是,我添置齐了家庭资料点所需的各种设备,一点一滴的学习技术知识,制作出了紧缺的大法书籍和讲法光盘、九评、小册子、护身符等等真相材料。

在制作大法书籍和真相材料的过程中,我每遇到难题时都能在静心学法后得到启示,不仅轻松的解决了问题,而且探索出了新的方法。

只要掌握了必备的安全技术,家庭资料点的安全性还是比较高的。但是,在北京这个邪恶聚集、国安、警察密布的地区,发真相材料的危险就大的多。出于安全的考虑,一开始,我只是向熟人讲真相,但是集中营迫害大法弟子的惊天黑幕被揭开后,我也被震醒了:不除掉怕心、不走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迫害真相,这能叫全面讲清真相吗?这离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差的太远了!于是,我第一次强制自己去掉怕心、却依然心里上下不安的把迫害真相材料发到了不认识的人们手中。接着,我通过学法和学习同修的经验,更加重视起发正念的作用,都是先发正念,然后再正念很强的去发九评和真相材料,都非常顺利,怕心也渐渐的去掉了很多。在这一过程中,我也更深刻的领悟了“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的涵义。下一步,我需要学习面对面讲真相的方法,把怕心彻底去掉,把真相传的更广更深入人心。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讲到:“师父在传法中叫大家要做好的三件事,看上去简单,精不精進都在其中,成就什么果位都在其中。”希望所有和我一样曾经落过队,或者一直不愿意彻底走出来的同修,都能放下“假我”的执著和观念,勇敢的走出来,互相配合,做好师父嘱咐的三件事。

最后,感激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多次点化,一路帮助我、保护我跟上了正法的進程。弟子一定更彻底的放下人心,助师正法,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