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万家惨案幸存者邵影再遭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10日】2001年6月20日发生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惨案幸存者邵影再遭迫害:2003年大年初二被蹲点的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10年,关进哈尔滨女子监狱第五监区,继续遭受着迫害。邵影现在牙齿残缺不全,腰、腿严重受伤,遗留腰痛和坐骨神经痛。

邵影,女,36岁,黑龙江省林学院本科毕业生,在密山市畜牧局任国家公务员。1999年12月初为法轮功鸣冤而进京上访,被北京前门派出所绑架,后被密山公安局绑架进密山市东山看守所,同年12月末被密山公安局投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在万家劳教所受到了非人的迫害,2000年6月20日,万家劳教所发生震惊全世界的“万家惨案”(注:15名女法轮功学员在酷刑迫害下被迫上吊自杀,其中3人死亡。迫害固然残酷,万家劳教所的一切责任者对此有无可逃脱的罪责,但作为修炼人来说,自杀和自残行为是违背修炼原则的,是错误的),邵影为这一惨案的幸存者之一。当万家劳教所害死大法学员的事情被曝光后,万家劳教所对幸存者仍继续超期关押,邵影等大法学员绝食抗议,加之国际社会舆论的压力,两个月后万家劳教所不得不释放邵影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然而,当这些死里逃生的大法学员把万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向有关部门上访和向社会曝光后,有关部门不仅不依法惩治害死大法学员的凶手,反而与万家劳教所串通一气,要将刚刚离开万家劳教所这个魔窟还不到一个月的惨案幸存者12名大法学员非法抓回继续关押迫害。得知此消息,邵影不得不离开年迈的母亲、幼儿及家庭,流离失所,2003年初失踪,后来有消息传她已被非法判刑,但是具体情况一直不清楚。现获知邵影失踪后被迫害的一些情况,部份迫害事实揭露如下:

2003年大年初二的午后,邵影因去同修家拜年,被在那里蹲点的警察抓住了,证明邵影是法轮功学员后,便给邵影戴上了冰凉的手铐。随后,把邵影推上了警车,戴上了黑头套,秘密地押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红霞街1号。不知这个黑窝点原先是干什么的,现在却成了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哈市610专案组:朱凯、范加元、张军(李军?)等对邵影进行非法审讯。

邵影被架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一进去,恶警们就把邵影锁在了铁椅子上,在审讯过程中,他们对邵影用尽了手段。先是用拳头击打邵影的头部、太阳穴等,还不断地打嘴巴子,接着又拿来了电棍,电击邵影的手和身上,邵影的手被电得肿了起来,肿得像馒头一样不听使唤。后来,他们把邵影的外衣脱掉,用绳子把邵影捆在铁椅子上勒的紧紧的,憋得邵影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然后,他们把邵影的上衣撩起来,露出前胸后背,用电棍电,不知电了多长时间,邵影的前胸和后背被电棍划出了一道道血印。

就这样折磨邵影到深夜,他们还没有善罢甘休。又给邵影戴上黑头套(恶人怕被曝光),把邵影架到一楼大厅,邵影这时被折磨得已经神志不清,在大厅里大约有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年轻警察,坐在那里等着邵影,他们还是把邵影捆在铁椅子上,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先用电棍电,然后,揪着邵影的头发,拿来芥末油往邵影鼻子里灌,邵影被呛得晕了过去,他们就往邵影头上泼凉水,邵影被激醒后,又一次往邵影鼻子里灌芥末油,邵影又晕过去了,他们不停地往邵影身上泼凉水,邵影时而清醒,时而晕迷,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冻得浑身发抖。邵影隐约的听见他们说,快两点了,睡觉吧,这时他们才对邵影罢手。邵影身上湿透的衣服,穿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他们把邵影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邵影才换上了干衣服。邵影在黑窝点遭受了法西斯式的酷刑折磨,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都不寒而栗。(另一遭受同样迫害的大法学员刘丽梅,因芥末油呛入肺里,肺脏逐渐溃烂,最后于2003年6月份被迫害致死。)
  
邵影为了抵制邪恶对自己的迫害,开始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长达近七个月(208天),恶警对邵影用尽了手段施加迫害:

开始几天,他们不给邵影行李,让邵影睡在冰凉的铺板上,也不许盖被,睡觉时邵影只盖了一件外衣。有一名在押人员看邵影冻得睡不着觉,给邵影盖了一条褥子,被恶警赵凤霞看见,把那位好心人大骂一顿,并把褥子撤走,邵影在凉铺上睡了好几天,直到家人送来了行李,才让邵影盖被睡觉。虽然有了行李,但在以后长达三个多月的时间里,睡觉比上刑还残酷。(共产恶党的邪恶简直令人找不出恰当的语言形容,活动身体、站、蹲、坐、卧、睡觉这些人的基本生理需求都被共产恶党变异成残酷迫害人的手段。)具体做法是,让在押人员一个挨一个“码”起来睡,就是每人一拳头大的地方,人和人之间没有缝隙,头挨头,一个人的前胸贴着另一个的后背,一只手臂压在身体下面,侧身立起来,全身还得挺直,不许弯曲,整个一个人像僵尸一样,一条被子下面能盖五个人睡觉,一宿只许翻一到两次身,尤其把邵影夹在中间,动弹不得,更上不来气,呼吸困难,大汗淋漓,全身从头到脚都湿透了。这样痛苦的睡眠,又怎么能睡得着呢?更何况邵影的身体非常虚弱,还遭受着这样的痛苦,是怎样承受过来的就可想而知了。

他们对邵影强制灌食,在赵凤霞为首的指使下,刑事犯经常对邵影张嘴就骂,伸手就打。在邵影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体罚邵影让邵影蹲着,邵影蹲不住了,直到晕倒才罢休。还让邵影趴厕所,身体趴在冰凉的水泥台上,脸对着大便器孔。

邵影身体虚弱,对灌下的食物耐受不了,经常呕吐,她们很生气,不让邵影吐,有一次张可把邵影吐出来的东西用盆接着,然后再给邵影灌进去,实在令人恶心至极。有一次, 要给邵影灌尿,后来怕中毒出现生命危险,才罢手。

邵影有时身体严重脱水,没有血压,处于昏迷状态,她们就给邵影静脉输液,三至四瓶的液体打完,最快也需要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在输液期间,他们故意不让邵影上厕所,人为制造憋尿的痛苦。有几次邵影憋得小便失禁,穿的棉裤湿透了,还不让邵影换洗,一直溻到晚上睡觉。

因绝食时间长,邵影身体状况极差,导致心脏病,心跳加快,经常处于昏迷状态,她们便给邵影强行灌药,几个犯人把邵影按上铺板上,捏住鼻子,用勺子把嘴撬开灌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