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黑龙江、北京、河北迫害大法者遭恶报事例

【明慧网2006年7月11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象《西游记》中唐僧说的:“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所有对善良行恶者,都将自己去偿还所做的一切。下面是山东、黑龙江、北京、河北迫害大法遭恶报的事实。

1. 济南市历城区政法委主任王四军,男,40多岁。在任期间,特别是在2000年到2002年期间积极策划成立邪恶的洗脑班,如“会仙山洗脑班”、“郭店洗脑班”等都是臭名昭著的典型。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现在王四军突发脑血栓,已无法“工作”。

2. 济南市历城区政法委主任王思军,打压法轮功“劳苦功高”,是颇得区政府赏识的人。50岁,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没想到去年冬天突患脑血栓,险些丧失性命,现仍在治疗当中。

济南市历城区政法委,在99年——2001年期间,是济南市迫害法轮功的标兵单位,2000冬天在会仙山,和2001年夏天在郭店体育竞技学校,承办的臭名昭著的邪恶洗脑班,为历城区众多的大法弟子造成了经济上和人身上的巨大伤痛。

有的大法弟子,因拒不“转化”,遭到无端的毒打和虐待,有的大法弟子被勒索到所交的处罚费,几乎都是一元一角的凑成的。有的大法弟子就是从这里被送往邪恶的王村、刘长山、浆水泉等劳教所被进一步迫害。

王思军虽很少直接与大法弟子接触,但其人本性阴毒,是整个洗脑班的具体指挥者、承办者。对王思军的恶报,虽断送了仕途,但留其性命,是神佛的慈悲,为其留有反思和悔过的机会,望自知珍惜。

从迫害初期到现在,王思军一直紧跟恶党走,迫害过许多大法弟子。到后几年,他在一些方面有些收敛,但仍在背后指示,而在前面做坏事的则是张书年。

现在,王思军的位置已由张书年来担任。此人是个地地道道的人渣,在历城区早就臭名昭著,历城区办的所有的转化班都是由张书年来负责的。张书年原是教师出身,后来到了历城区政法委工作,是一名普通工作人员。99年开始迫害以来,它就靠替恶党卖命,出卖自己做人的良心,下流、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换得了恶党的重用,才爬到今天这个位子。不管大法弟子怎样讲真相、规劝和警告它都不听,反而愈演愈 烈,不思悔改。

不过,历城区的老百姓真正看到了恶党日不多的现实,象张书年这种人都能担任政府要职,那这个党还能有什么前途呢!在此,我们也警告那些仍在跟着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为了自己也为了你们的亲人,现在醒悟还来得及,不然现在的“王思军”就是你们的下场,甚至比它还要惨。

3. 山东省安丘市恶警李文波、别永前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

李文波,男,32岁左右,山东省安丘市东关派出所副所长。李文波前几日晚上酒后驾车,发生车祸,造成被撞者送往潍坊某医院救治时,当场缴8万元押金。

李文波晚上酒后驾车,发生车祸,随后被撤职。东关派出所所长别永前因此降为副所长。

东关派出所所长别永前、副所长李文波在前段时期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绑架东埠中学王志强等好人,正验证了恶行必有恶报的天理。

4. 现任哈尔滨市木兰县公安局副局长汪晓峰,今年52岁,主管治安,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

2006年4月上旬在哈尔滨医大二院做心脏搭桥手术,死在医院,死时发现身体溃烂。得到了应得的报应。

5. 北京海淀区西郊四季青地区,有一个60岁左右叫金花的人,她是610的眼线,恶党迫害大法以来,其为恶党卖命。她经常戴着红袖套巡逻,有时坐在学员住的楼下盯梢,每月从派出所领几百元钱。她在公安局工作的儿子,一次开车撞到了路边的大树,当即死亡。之后,她丈夫在自己家里不知怎么摔断了腿,她经常推着三轮车带其去看病。她每天仍然在居民区巡逻,脸色暗黑。

6. 北京海淀区京密运河边上一个居委会成员,以前曾练过一阵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听信恶党的谎言走向反面,曾上电视诽谤大法,她的丈夫一直仇视大法,于2000年突然死亡,她本人也把腿摔断了。

7. 北京海淀区紫竹院附近,一个姓邓的人,仇视大法,2002年举报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学员,此人后来得了癌症。

8. 北京海淀区世纪城附近,一个姓冯的治保主任,积极参与监控大法学员,最近他妻子得了乳腺癌。

9. 蒋荣景,50多岁,死前任河北省邱县公安局政委。此人心胸狭窄,秉性贪财,平时认钱不认人,大事小事不送钱,不给办事,连亲朋好友都讨厌他。

99年7.20后,蒋为捞取政治资本,追随江、罗邪恶集团,不遗余力的迫害当地大法学员。大法弟子用不同方式多次给他讲真相,被权欲、财欲冲昏头脑的他根本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继续为祸。他多次亲自带领恶警在夜间闯入大法弟子家中,对大法弟子进行抄家、绑架,并多次对大法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在2000年至2001期间,经他手绑架抓捕的大法学员达30余人,有8人被判劳教,20多人被强行送洗脑班洗脑,大法学员家属被罚款、勒索现金达十几万元。

多行不义必自毙。由于蒋多行恶事,2001年7月间,几个大法学员刚被送去劳教没几天,他就身患脑血栓,全身瘫痪,虽花了大量钱财,也未能好转,终于在2003年3月上旬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132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