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辜好人被摔死 警察竟是杀人犯(图)

黑龙江省鸡西市大法弟子杨海玲之死

【明慧网2006年7月11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大法弟子杨海玲,2002年4月25日在密山市被恶警绑架,遭受了恶警用针扎头、胳膊和手,往眼睛上抹芥末油,大背铐等等酷刑,2003年4月12日被密山市第一看守所恶警马宝生迫害致生命垂危之后摔死。

杨海玲,女,34岁,1968年出生,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2年4月25日下午在密山市针织厂住宅楼被蹲坑的恶警绑架,当晚在刑警队遭到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被打的无法站起,被人架上车。次日,刑警队恶警鞠红军、刘小虎到看守所提审杨海玲时,用缝衣针在她的头上、身上、胳膊上乱扎。(这两个恶警曾用同样的手段迫害过另一个大法弟子王雁,并邪恶的说:这样扎好,看不见伤。)这种恶行被其他警察仿效,接着又有两三个恶警拿针从头扎到脚。

2002年6月,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孟庆启、杜永山等人提审杨海玲,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1.他们给杨海玲上大背铐,往鼻子里灌芥末油,往眼睛上涂芥末油,拳脚、警棍、以及随手抄起的瓶嘴、铁器等发疯般的落在杨海玲那瘦弱而又坚强的身上。为防备她忍受不了酷刑撞墙,又给她戴上头盔头套、双背(在原背铐的基础上,在两小臂处再加一个手铐),手铐深深的勒进肉里,胳膊因淤血变的青紫、肿的很粗,往胳膊和后背之间使劲塞挤书。

2.撅着:臀部高抬,头部向下倒控;在后背用铁链吊着手铐挂在墙上。恶警们在一边狰狞的阴笑,如同地狱的魔鬼一般。杨海玲实在难以忍受这非人的折磨,大喊一声“师父!”顿时屋外风声大作,卷起的沙石打在门窗上啪啪作响,恶警们吓得急忙跑出去,只把杨海玲一人丢在了审讯室。等风声稍停,这几个恶警才又回到审讯室。经过一天的摧残,杨海玲的胳膊肌腱严重拉伤,有的肌腱被拉断,不能行走,被抬回监室。

2002年8月,看守所另5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送往劳教所,劳教所拒收退回。本应立即无条件释放,但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至2002年10月14日,杨海玲与其他10余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遭看守所强行灌食迫害。至11月1日,杨海玲等人生命垂危,不得不送市医院抢救,11月9日又被送回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

2003年4月11日,杨海玲和另3名大法弟子正在炼功,看守所所长马宝生领着警察和几个男犯人冲进屋里打人,马宝生抓住杨海玲的头发将其使劲摔在铺板上,杨海玲立刻昏了过去。

次日中午,同监室的大法弟子发现杨海玲呼吸困难,有生命危险,要求马宝生赶紧救治,马宝生不予理睬。下午1时20分许,杨海玲停止了呼吸。

马宝生见事不妙,一方面立即严密封锁消息,不让任何人靠近,同时把杨海玲尸体拉到密山市人民医院。医生装模作样的对已经死亡多时的杨海玲尸体做了一番检查,与马宝生串通好说是心脏衰竭死亡,尸体送进医院太平间。马宝生命令管教人员严密看守太平间,不准任何人靠近尸体,以免他的杀人机密被泄露出去。当天下午,马宝生派人开车去杨海玲家,通知家属杨海玲已死于心脏衰竭,让家属料理后事。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杨海玲遗体上伤痕累累

当杨海玲的亲人见到杨海玲的尸体,看到原本敦实健壮的活生生的亲人,如今竟然成了瘦的皮包骨的僵尸,极度震惊悲伤,丈夫哭得死去活来,昏倒多次。年迈的双亲一直想见一见亲生女儿,然而没有人性的马宝生从不让见,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想不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惨死在“人民警察”的手里,老人经不住这沉重的打击,昏了过去。孩子扑在母亲身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妈妈”, “妈妈”,然而妈妈却再也不能回答了。

做恶心虚的马宝生和家属商量如何处理后事,家属提出要见与杨海玲同一监室的人,询问杨海玲生前所留遗物和有何遗言,马宝生怕事情败露,连忙撒谎说:“不行不行,那些人明天都要送走。”他所说的明天正好是星期天,国家法定休息日,不办公,往哪送呢?其实那些人什么时候送走,他根本不知道,纯属撒谎。

家属看穿了马宝生的伎俩,要求尸检查明真正死亡原因,并指明看守所应负一切责任。马宝生说尸检可以,但需二千多元,让家属承担,这是马宝生耍的又一个花招,尸检并不需要这么多钱。而且医院方面已经和马宝生串通好,根本不给尸检,因为一经尸检,医院所开的心脏衰竭的死亡证明不就露馅了吗!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吗!人去医院时已经死亡了,根据什么说是死于心脏衰竭呢?马宝生提出如果立即火化,一切费用都由看守所出,家属觉得自己的亲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太不公平了,要求履行正常的法律程序,做法医鉴定,查明死因。

按规定,被关押人员在关押期间被虐待致死,看守所应负责并应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马宝生对此是非常清楚的。然而马宝生蛮不讲理,就是不答应家属的合法要求。家属看到眼下要想把事情弄清楚,给死去的亲人伸冤,真是难如登天,共产恶党的历次搞运动都残害了无数的百姓,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为了让故去的亲人尽早安息,为了让活着的亲人尽快脱离这令人心碎的痛苦场面,不再过度的悲伤,家属只好违心的答应了马宝生的条件,立即火化。

第三日早晨,汽车载着杨海玲那历尽沧桑、受尽严刑拷打、残酷折磨、已经千疮百孔的遗体,驶向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后一站地――火化场。在亲人悲痛的哭声中,遗体被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