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北京、大连行(上)


【明慧网2006年7月11日】1998年圣诞新年期间,有30多位生活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利用难得的假期,自动组织起来,回到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参加与中国学员的学法交流活动。

“那是在迫害前,我们最后一次回国。时间虽然过去几年了,但很多事还是记忆犹新,终生难忘。”居住在瑞典哥德堡市的法轮功学员王女士不无感慨的说。

伟大的师尊在1995年,来到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办讲法七天班,这是唯一的一次师父在西方国家办班系统讲法。不少金发碧眼的有缘人,由此走入大法中,入道修炼。在师父洪大的法理震撼下,这些最早得法的西方学员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十分向往,对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更是怀着深深的敬意。他们把中国当成了自己的家。此后每年的圣诞新年假日,他们中都有许多人,千里迢迢“回家”,在中国与大陆的大法弟子们一起学法交流,共同精進。

1998年赴大陆交流,主要是到北京和大连。学员们有从欧洲来的,也有从美国来的。大部份学员来自北欧的瑞典、挪威、芬兰和丹麦。他们中间有西人也有华人,有修炼已经几年的老学员,也有刚刚起步的新学员。

“那年,我们到北京的第一天正好是圣诞日,在文化宫我们和小朋友们一起炼功。以后的几天里,清晨我们和北京学员一起在公园或者在长安街炼功。其余的时间看师父讲法录像和请北京学员到我们住的旅馆里来交流修炼体会。其实,往年我们都是去学员家里交流的,然而在98年底,北京的气氛已经相当紧张了(之前已经出现了96年的光明日报事件,和98年的北京电视台事件等中共政法委操纵下的对法轮大法的诽谤事件)。为了不给当地学员添麻烦,我们就请他们到旅馆里来。”王女士回忆道。


在文化宫和小朋友们一起炼功

清晨和北京大法学员一起炼功

比学比修 共同精進

王女士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叙述说:在北京和大连,我们每天都看师父的九天讲法录像,每天一讲。然后分成几个小组与当地学员交流。

在大法中修炼,每个人从身体到精神都经历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人人有一段难忘的经历和动人的故事:

在大连有个海军学院,其中很多官兵修炼法轮功。有的人军衔很高,穿着便服来,和一般老百姓一样看不出来。来的人中有大学生、教授,也有家庭妇女,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大家都很真诚,谈自己在修炼中是怎样修心性,怎样过关的。气氛非常祥和。

有一个学员,看上去身体挺壮实的,然而谁会想到他曾经是晚期癌症病人。照片中的他瘦的皮包骨,在死亡的边缘上煎熬。就在生命的路将走到尽头的时候,他得法了。开始时,由家人给他念《转法轮》,慢慢的可以自己看了,后来可以炼功了。就这样随着学法炼功修心性,他告别了癌症,生命在修炼中得到新生。

有一位老太太,清晨起来去炼功点炼功。因为天很黑,不小心踩空,一条腿掉到路边的沉沙井里。当时她想,要去炼功,没事,爬起来就走了。她炼完功回家上楼时,突然想起今天摔了一跤,够厉害的,一摸膝部有点疼,眼看着膝关节肿起来了,后来越来越肿直到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后来她与同修交流后悟到,摔跤时自己是处于一个炼功人的心态,没事,要炼功去,自然就没事了。可她回来后想起这事,掉到井里可不是平地摔跤,够重的,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那就出现常人该出现的状态,就是要肿要痛的。“好坏出自一念”,悟到之后,两天腿就消肿了。

还有一个心脏病人,修炼后身体也健康了。这样的例子特别多。

瑞典的西人学员玛丽雅(Marja)前几年就和其他瑞典大法学员一起来到过中国,参加与中国学员的学法交流活动。但这次她却去不了,因为她要回到她的家乡芬兰,举办第一次芬兰语的九天学法教功班。与当地的学员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以及与当地学员一起翻译芬兰语的《转法轮》。其他学员们去中国时,她很想去,便请同修们把她的心意也带去了那里。

很多西人学员,和中国学员在一起学法交流,逐渐明白了“修炼”—这个东方古老文化中的词汇,明白了法轮大法的深刻内涵。每个人都是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修炼中去执著心的过程,大家用心在交流,就更能打动每一个人的心灵。对每一个人的修炼提高帮助很大。在人间唯一的这片净土上,人人感到每天心性都在发生着巨变,一天一个样。掸去那封尘已久的心灵的浊世尘埃,真正的自我本性觉醒了。

难忘的新年晚会

1998年12月31日元旦,这些海外学员赶到大连。东西方学员在一起,白天学法交流,晚上开了新年联欢会。其实事先大家并没有做准备,学员们都是即兴表演。大连辅导站站长高秋菊唱了一段自己编写的京剧,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她发自心灵深处的演唱,声音特别感人,唱出了大家对师父的敬意与感谢的心声。在场的人都禁不住流泪了。

有些人三、四年没摸琴了,这次也情不自禁的上台去演奏。瑞典西人学员安德士(Anders),是一位通俗歌曲的弹唱手。他也为大家唱了一首西方的民歌。不少西方学员都上去唱自己国家的民歌,很多中国学员一起唱充满快乐和童真的儿童歌曲。在这个祥和纯净的场中,大家都用心去吹拉弹唱和表演,大家都很感动,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晚会持续到新年钟声敲响,大家迎来了不寻常的1999年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