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大连甘井子区检察院、法院工作人员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这封信或许有点长,但相信这封信背后的善良愿望会使你们有耐心看完。

几年来,你们都被动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但因为这是你们目前工作的一项,所以很多人可能也没有多想,虽然你们都多少知道一些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但“工作需要”、“保全饭碗”成了你们做这个“工作”的理由。

今天想说的是,你们想没想过这个工作会给你们的未来带来什么?

一、两个故事

有这样两个真实的故事,讲了“奉命工作”的两个人因为所动的心念不同而给自己带来不同晚年的事。先简略引述如下:

故事1:从父亲的遭遇看因果

1984年春,父亲左脚踩到一颗手指大的小石头,几天后的晚上疼痛难忍呻吟不止,一开始没处理好,发炎、红肿起来,后来乡卫生院用纱布厚厚地将脚包起来,由于天气热,包着里面烂,等把纱布解开,蛆虫到处爬,白森森的骨头都看得见。

父亲转到了市医院,医生说,脚筋都烂了,医不好了,除非截肢,父亲不答应。

最后,一个国民党时的90多岁的老军医给了个独特方法,半年多的医治后,父亲的脚基本控制住了,但左脚已完全变形,成了茄子颜色,形状也象秋天的虫茄子一样,上面有很多洞洞眼眼,还流脓滴水的,让人看着就恶心、害怕。

我们都以为父亲总算过了一大难,“必有后福”了,结果我们都想错了。病魔好象跟定了父亲似的,甩也甩不脱。他的脚痛从来也没断过,那几年,父亲整天皱着眉头苦着脸,痛得特别厉害的时候,他就喊:老天爷啊,我做了什么孽啊,你要这样惩罚我?实在受不了时,他就叫我们给他一包老鼠药,死了算了。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全家人都放声大哭。那场景现在想起来都叫人心痛。就这样,父亲被病魔肆虐折磨蹂躏了整整九年,于1993年带着脚痛、肺癌、糖尿病离开人世。

父亲是一个很正直的人,1982年当公社建筑队会计,一年下来,四舍五入多出来的钱就有40多元,他一分不少的交公。按理这样的人应该有个好结局,晚景应该幸福,可为什么命运竟如此悲惨?一次与母亲拉家常,才知道了父亲所遭罪孽的真正原因。

在大跃进办大伙食团时,很多人饿得不行,就在地里偷点东西回家偷偷煮来救命。可当时的政府并不管人民死活,对这种情况坚决惩治,各队之间互派人员监视。这些监工严格按照上级规定,没有人性,完全不管人死活,不准谁单独烧火做饭,无论看见哪里冒烟,立即跑去,把锅没收,把人抓起来批斗。当时,大家对这些监工恨得咬牙切齿,诅咒他们将来不得好死。父亲就是那时的一名监工。

现在想起来,到底是谁害死了父亲?就是当时的邪恶政策、再追究起来,就是共产党。可那时也有人性尚存的监工,有的监工知道老百姓偷点吃的也是为了保命,总是睁一眼闭一眼,这样的人晚景都不错。

故事2:一善念 救自己一命

我家祖籍辽西某县。民国时期,二爷爷(我爷爷的弟弟)是当地的工商联股长,会日语。日本人占领了当地之后,对地下党(共产党前身)进行围剿、强迫二爷爷做了翻译。但二爷爷非常善良,对老百姓总是能帮就帮。

一次,日本人得到消息,说有一个地下党混在一群煤夫中,日本人抓了所有的煤夫,想找出那个地下党枪毙,让二爷爷协助审理。审理之前,当地地下党人给我奶奶家塞了个纸条,央求二爷爷发善心救那个地下党一命。二爷爷不知道地下党到底是干什么的,只是觉得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被日本人杀了挺可怜的,就做了点手脚放了那个地下党。

后来共产党统治开始了,二爷爷既做过国民党的股长、又被迫给日本人做过翻译,自知呆在家乡很难保命,就带着一家人逃到了北京,在北京地毯厂做普通工人,想逃过共产党的一场场“革命”运动、隐姓埋名度过后半生。可后来发生了“肃反”,所有人都必须交代自己的出身、以前在什么时间做过什么事情。在严格的审查下二爷爷“暴露”了。

二爷爷最终被押上了法庭,按照他在日本人围剿地下党时做翻译这一项,就会被判死刑。法庭上,法官一听二爷爷报出自己的籍贯和曾经的职务,马上问他:“你认识我吗?”原来,这个法官就是二爷爷当初救的地下党。于是二爷爷保住了命,被遣送到天津茶淀农场劳改4年,这在当时已经是最轻的了。晚年的二爷爷是很幸福的,二爷爷的子女后来都功成名就了,现在一大家子子子孙孙都在北京、天津发展的很好。

当初一善念救了一个人,后来却因此而保下了自己的命,二爷爷的这段经历在我们家族中至今被称道。老人们总是教育我们晚辈:行善是在给自己积德、给子孙留福。不管什么世道都不能干祸害人的事,那会断了自己的后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一个故事中:为人正直的父亲因为在大跃进时当“监工”,认真的执行命令、举报那些为保命而偷食物的人,因此而遭恶报、死的很凄惨。

而后一个故事正好相反:二爷爷是因为在执行命令过程中发善心救了别人一命,而最终给自己留了一条活路。

“工作需要”能成为一个人不受天理约束的借口吗?绝对不能。有些工作本来就是违背天理的,“服从命令”去做的人,就是在给自己种下恶果了。

二、平心而论,你们不也认为迫害法轮功违背天理吗?

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准则修炼,修炼人都是好人,这是当今全社会的共识。

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七年了,身心受益的学员们只为讲真话,被非法关押、抄家、劳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可七年来,法轮功学员从未用暴力予以回应,法轮功学员七年来所做的一切就是讲真相。面对一次次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是讲真相,而且更加站在你们的角度考虑怎样对你们讲才能救了你们。迫害这样的好人,天理能容吗?

即便是今天讲“退党”,法轮功学员也只是为了救人。因为“灭中共”是“天意”(这点将在后面详述),法轮功只是把这个天意告知世人,以使善良人能早日退出中共的各种组织、不要在天灭中共之时成为陪葬。这与西游记中孙悟空揭穿那个妖怪假扮的乌鸡国国王一样,都是为了救人。与唐僧师徒一样,法轮功学员是修炼人,决不会对政权感兴趣。抛却自身安危而救度民众,这正是法轮功学员的境界。

这场与“文革”一样的迫害好人的运动,按照中共一贯的作风必将与“文革”一样收场:抛出一批曾忠实执行命令的“替罪羊”以平民愤,然后堂而皇之的平反以示其“伟光正”。所不同的是,因为这次中共迫害的是修佛的人,所以除了人间法律之外,还有天理的严惩。

三、“灭中共”是“天意”,自古天意不可违

1、亿年“藏字石” 蕴藏天机

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距今2亿7千万年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此奇观被100多家报纸、电视、网站报道,只不过报道中没人敢提那个“亡”字,只说前五个字“中国共产党”,但每一个亲眼见到的人都心知肚明。(见下图)

“中国共产党亡”

史料上也有关于“藏字石”的记载:秦始皇36年,有坠石下东郡,至地为石,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果然,秦始皇死后,秦二世即位不久,秦朝就灭了,准确的应了天意。

今天的“藏字石”无疑也是在向人们预示着天机。

2、感性分析

看看当今的中国社会,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贪官横行,官商勾结,警匪一家,民不聊生,老百姓有怨无处诉,中共已经祸国殃民到了如此地步,上天还能容它吗?

中共建政以来,害死了6-8千万的善良百姓,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肃反、反右、荒诞的大跃进和相继而来的三年大饥荒、反右倾、四清、文革、“六四”镇压学生、迫害法轮功,等等,等等,无数善良人成了中共的虐杀对象。杀人偿命是天理,中共欠了这么多人命,这几千万的冤魂能饶它吗?恶党始终与天与地与神为敌,能不遭到上天的清算吗?

3、一组数字

回顾历史,捷克斯洛伐克在共产党解体前有6.6万人退党;匈牙利有78万共产(恶)党员,在解体前有12万人退党;前东德有党员240万,在垮台前有20万人退党;1991年7月前苏联解体前,全苏联有420万人退党;中国人口14亿,党员6千万,现在退党已超过1150万人(截至2006年7月9日上网公开声明退出党团队人数为1160千万),正迅猛逼近恶党大厦轰然倒塌的临界点!中共解体,指日可待。

4、人能跟“天意”较劲吗?

古人云:顺天意者昌,逆天意者亡。我们的老祖宗从来就知道遵从天意对一个生命的重要。

人不能改变天意,人能做的只是审时度势,弄明白天意是什么,然后按天意行事、“保平安”。

四、为你们忧心:如今你们的工作成绩将来对你们意味着什么

截至目前,你们已非法对多名大法弟子进行重判,以下仅为一部份:

刘洪波 10年(2002年,秘判);
任海飞 7年,李丹 3-7年(2002年2月);
田军和吕秀静夫妻 分别为6年和5年(2003年3月);
许志斌 14年,陈鑫 13年,姓名不详的女大法弟子 13年,姓名不详的男大法弟子 13年(2003年3月,秘判);
柳春华 3年(2005年4月11日);
孙燕 3年(2005年8月5日);
田耘海 10年、臧玉梅 3年(2006年2月15日);
于丽,4年
宋秀莲,11年
杨传军,4年
王春彦,2年
李宗民,15年
李秀梅,受害致死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有的案子并不是甘井子区的,却也由甘井子区法院进行非法审判,比如:许志斌是金州区的,办案单位是沙河口区国保大队,可最后却是甘井子区法院刑事庭――四庭(女庭长胡小平)非法开庭。另如吕秀静,绑架她的是沙河口区,审判她的却也是甘井子法院。

你们今天的这些工作成绩,在天灭中共之时会给你们带来什么?

或许你们马上会拿出“上面命令”来做挡箭牌,那么类比一下:假如现在有人为自己辩护说,我当年执行的是林彪的命令、江清的命令,你一定认为可笑。那么,再过少许时日,当中共垮台,江、罗之流被法办之时,你又会如何为自己辩解哪?

近日听说,7月18日,你们又要对孙淑云和薛新凯母子进行非法开庭审理。所谓依据却是若干份传单。这说的出口吗?你们能把街上发广告、发传单的人弄来判刑吗?那为什么法轮功的传单就能成为判刑的依据?拿出传单来看看,哪句不是真话?敢不敢拿出来让老百姓评理?据说你们定罪也有依据,多少份传单判多少年,而这所谓的“依据”却是专门为镇压法轮功制定的。当法律有如此大的随意性:可以根据独裁者的需要随便制定的时候,那还叫法律吗?

其实,你们在执行命令之时,动的心念是不同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现象,具体操作的时候,多大程度上心存对被迫害的善良人的同情、多大程度上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尽量减少对善良人的迫害,这些既是衡量一个人良知的尺度、也是将来因果报应的依据。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自己做,所动的每一个善念都会有相应的回报,“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所以,在将来善报或恶报来临之时,你不能说是因为“侥幸”或是因为“天理不公”。正如前面故事中“二爷爷”和“父亲”所遭遇的。

写到这,非常感叹如今中共造成的这个乱世害人之深:竟需要在做工作的时候为守住自己的良知、为自己的未来而如此苦苦挣扎。

这封信的每句话都是仔细斟酌的,考虑着到底怎么写才能启悟你们善的一面,到底怎么写才能不触及你们的观念,让你们看清现今天象的变化,不要为即将灭亡的中共陪葬,断送了自己的未来。要说的话还很多:历史上的预言,今天的天体变化,古今中外因迫害正信而灭亡的独裁政权,你们同行的前车之鉴……篇幅所限,无法一一尽言,真的很牵挂你们的未来,真心奉劝你们有机会认真看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不要拒绝任何信息,那些中共不让你们接触的信息,正是和你们的生命最息息相关的。

为何对你们如此牵挂?其实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对所有的世人都是这样牵挂的,所以才会冒着被劳教、判刑乃至生命的危险印传单、给世人讲真相。这就是佛法修炼者的境界,这就是大法弟子一直在做的“救度世人”。那一份份传单,正是一颗颗慈悲劝善救人的心,而不该是被迫害的依据。

愿各位都能在7月18日面临的选择中,给自己的将来种下一个善果。

大连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