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见证(二)

99年7.20大连万名大法弟子上访篇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接上文)

二、邪性中共 蓄意镇压

法轮大法“真善忍”带动社会普遍的人心向善,是中共的最怕

法轮功的美好与中共的疯狂镇压让世人迷惑不解,究竟为什么?

对于“三皇五帝”这样贤德仁爱的明君来说,兴正义之师统一天下后,以仁德教化子民,百姓安居乐业是最重要的,往往大赦天下,百业重兴。

而靠土匪流氓坐大的中共,是断然不会对百姓施仁政的,那样无异于自取灭亡。因为自古善恶,正邪势不两立的。所以在中共窃取政权后,就急匆匆的搞起对国民的镇压以及对传统文化的摧毁。因为它知道自己的政权是不合法的,要让人民都说话,要让传统文化中的“仁义礼智信”来指导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及衡量问题的标准,那中共的流氓暴政如何维持?所以,中共制造的多次的运动中,就是在杀人灭口,靠制造恐怖和捣毁一切传统来艰难的维持对人民的专政。

而法轮功的出现,不久人们就发现:法轮功的核心不是优美的五套功法,而是以“真善忍”为核心的指导人的行为和思考问题的方式。说白了就是一切言行和衡量问题的标准是“真善忍”,这让中共的“假恶斗”曝光无疑,也让中共靠谎言维持的“伟光正”的幻想破灭。

下面,我们引用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中总结的几点更全面的分析分析中共为什么要疯狂镇压法轮功:

(一)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党讲“假恶斗”
(二)信仰使人无畏,而中共却要靠恐惧维持政权
(三)法轮功在道德上的高标准使中共很难堪
(四)法轮功的发展与管理方式让中共十分嫉妒
(五)共产党认为法轮功信仰“有神论”危及其执政合法性

(编者注:以上五点节选自<九评>-----第五评,由于篇幅有限,实在无法全文引述,详细请参阅《九评》原著)

综合以上几点说明:善的力量的成长并被人们的广泛接受,是靠暴力起家、靠暴力统治人民的中共所无法忍受的,怎么办?只会暴力的中共毫不犹豫的采取了疯狂镇压,用在历次整人的运动中积累下的邪恶经验和手段,残酷的镇压手无寸铁的信仰真善忍的人民,中共的邪恶本性暴露无遗。

正义力量的成长伴随着邪恶中共的虎视眈眈和蓄意镇压

基于邪恶中共对真善忍的惧怕,所以法轮大法的传出,一直伴随着虎狼的窥视和蓄意迫害。从92年大法的传出,江氏集团的爪牙就开始对大法进行深入调查。随着大法洪传神州,学炼者上亿之众,使得小人之心、妒忌成性的江泽民妒火中烧,也使得中共邪党的一教统天下的残暴本性显露出来。中共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细致、周密的酝酿和策划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军、警、特务、司法、媒体、外交等一切国家机器逐步启动:

1996年4月起,原法轮功研究会成员先后向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民族事务委员会、中国佛教协会、中共中央统战部申请成立非宗教法轮功学术团体。中共中央统战部“不同意”、“不支持”。

1996年6月17日,中国官方媒体《光明日报》发表《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评论文章,称法轮功宣扬迷信,是“伪科学”。官方媒体首次公开攻击法轮功。

1996年7月24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下属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

同时,1997年初,中国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搜集罪证欲定法轮功为“邪教”。全国各地公安局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就此停止。

秘密调查停止,但媒体的攻击和诬蔑却愈演愈烈,一切都在预谋中悄悄上演

1998年5月,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播放中国科学研究院院士何祚庥对法轮功的攻击,称法轮功为封建迷信。节目播出后北京及河北数百名法轮功学员以写信或直接造访电视台的方式指出节目内容与事实不符。

1998年6月20日至22日,在《齐鲁晚报》刊登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后,济南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到报社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

1998年7月21日,中国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称法轮功为“邪教”,公安部据此对法轮功实行了一系列“先定罪、后调查”的行动,包括对法轮功辅导员的电话、行踪进行监听和监视、取缔法轮功炼功点、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财产等。

中共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的镇压阴谋渐渐浮出水面。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中国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再次引述1998年在北京电视台用过的已被证明为不实的例子批判法轮功。

1999年4月18日至24日,天津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法轮功实情。几天内计有几千名法轮功学员到场。

1999年4月23、24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300多名防暴警察殴打驱散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抓捕45人。部份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

1999年4月25日,万余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的法轮功学员前往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所在地中南海外上访。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出面接待。上访代表提出三点要求:释放天津被捕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天津被捕学员当天得到了释放。上访法轮功学员于晚九点左右离开。

1999年4月25日当夜,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称“共产党如果战胜不了法轮功,那将是天大的笑话”。强制其他政治局常委同意镇压法轮功。这封信被当作内部文件层层向下传达。

1999年6月6日,中国当局首次审讯100多名参加过“4.25”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1999年6月7日,江泽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讲话内容于6月13日在中共内部秘密传达。

1999年6月10日,“中央610办公室” 成立,其任务为专门策划和驱动对法轮功的大规模镇压。镇压开始后,“610办公室”被定为正部级常设机构。全国各级“610”机构数以万计,专职兼职工作人员达百万规模,经费充分满足,权力超乎一般政府部门和公检法部门,只服从于党委,并直接对上一级“610”负责。其职能是“指导和协调公、检、法、司法、安全各部门侦查、抓捕、起诉、审判等处理法轮功工作的一切活动”。

1999年6月1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及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负责人发表讲话,称人们有权相信或不相信某种功法,并表示即将镇压法轮功的传说是谣言。

1999年6月18日,千余名法轮功学员从辽宁本溪市启程进京上访,本溪公安层层设卡堵截,致28次进京列车被堵在沈阳火车站一个多小时。经过警察地毯式大搜捕之后,500余名学员突破封锁于6月19日抵京到国务院信访办集体上访。该事件惊动了中央,被称为“6.19”事件。

1999年7月14日,潍坊及周边地区几千名法轮功学员,到潍坊市政府信访办上访。7月15日凌晨,得到了市政府签章书面正式答复,公文内容包括:不在公开发行的报刊上攻击法轮功,准许法轮功学员在公共场所炼功,准许法轮功资料在内部发行,不对上访学员进行打击报复。

恶人江氏最终按下了中共这部杀人机器的按钮

1999年7月19日,江泽民在高层会议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镇压法轮功。

江泽民启动了全面镇压的按钮,一时间,军、警、特务、司法、媒体、外交等一切国家机器同时全面开启,中华大地黑云压来,大有天塌之势,有如文革再现……

1999年7月20,全国统一大规模对法轮功辅导员的抓捕和抄家行动开始,秘密抓捕了全国各地的站长、辅导员。同日,数万名法轮功学员闻讯后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抓捕,并被关押于北京市丰台体育馆、石景山区体育馆等各大体育馆。

结语

“江泽民无德无能,如果没有中共这样一架运转精准、专以杀人和谎言为事的暴力机器相助,他绝没有能力发动一场波及全中国甚至海外的群体灭绝式迫害;同样,中共在当前的开放政策与世界接轨的国际大气候下,如果没有江泽民这样一个刚愎自用、一意孤行的邪恶的独裁者,中共也难以逆历史的潮流而动。正是江泽民与共产邪灵互相呼应、共鸣,恰如攀登雪山者的声音与积雪共振可以发生雪崩式的灾难性后果一样,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将镇压之邪恶放大到史无前例的地步。”(引自《九评共产党》)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