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扎扎实实的修”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为师,排除干扰,扎扎实实的修,这就是精進。”(《法轮大法义解》“再版的话”)。这句话自己时常记在心中,但是直到今天,对师父嘱咐的“扎扎实实的修”才有了更深的体会。

昨天去见一位同修,这位同修在大家心目中认为修的不错,破除邪恶的能力很强。但是最近,我感觉到他的状态还是有些不够稳似的。通过切磋,我们彼此都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修的不够扎实了。

今天早上,准备写这篇文章,同时反省自己修炼的方方面面,第一句话写下来,引用到师父说的话,一时间泪如雨下。

我原本就是一个做事有决心的人,得法之初,隐约知道修炼之艰难,自己鼓励自己“刀山敢上、火海敢闯”。记得那时炼功,半个小时过后,就疼的不行了,就数着音乐的节拍,一直坚持到一个半小时。也算吃了一些苦。读书、背书,也有一股子劲。那时上班很忙,就利用中午时间背书,但因为晚上也熬的晚,每天中午背书时都是和睡魔较劲。后来形成这样一个规律,每天中午,一拿起书,就要断断续续眯上半个小时,半个小时拉锯过后,大脑特别清醒,背书效率也高,中午一个半小时能抵现在三、四个小时的進度。

那时就是有一股子精進的劲,虽然其中也许掺着不足的成份,但那种吃苦精進的精神,却是我现在长期以来缺乏的。想想也觉得纳闷,这几年来,自己连生死都放下了,还怕什么苦啊。不是自己做不到呀,是疏忽了在这方面下功夫。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

正法進程到今天,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更高了,我们要破除邪恶的迫害、要做好救度众生的事,首先自己要修的扎实。如果在个人修炼方面不知不觉的放松了,甚至还不如“7.20”以前,那怎么行?

师父一再叮嘱“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洛杉矶市讲法》)。我们可不能不悟!在是否精進实修的问题上,我们没有任何借口可以掩盖、也没有任何托辞可以搪塞自己。

看看前一个阶段的自己,虽然在背法方面突破过来,状态提升的很快,但是时不时的生起欢喜心,每一次生起欢喜心都要使自己几乎停滞下来,直到摔跟头、猛醒。炼功时间呢,长期被挤掉。发正念的次数增加了,有时每个整点发,但在发正念中遇到内在、外在的阻力时,却不够迎难而上,心里有一个借口了:反正增加了次数,放松点没关系。讲真相在基点上多多少少还是为了自己的修炼提高在做,每天定下来要做的讲真相的事,却经常因为背法、学法状态受到干扰。

虽然总体来讲这段时间進步还是比较快,但是上述问题同样存在。对于存在的问题需要我尽快在法理上清晰起来,不能麻木。我们不需要等到问题严重了,摔了跟头再警醒。要扎扎实实修炼,尽快归正自己。

回想昨天遇见的同修的情况。在交流中我们谈到,因为同修经常受到周围同修的赞扬,不知不觉的觉得自己不错,其实用更高层次的法来要求,已经不够精進了。说到学法,同修说,在时间上虽然没少学,可是在学法时思想上不如以往清静了。这应该就是症结所在了,学法就是要扎实才能学好呀!要不怎么精進?再讲到去执著心的状态,同修也觉得自己去执著拖泥带水,过情关时还舍不得丢呢,叫它干扰了一个星期。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修心性是最需要我们有扎实的态度,表面上看不是那么明显,在另外空间那都是物质的存在,那是我们修炼的关键啊。

有时我们忙忙活活做三件事,今天又学了几个小时法,又讲了多少真相,够用功了,睡觉时间都挤占了不少,形式上在精進。但是如果不注重向内修,遇到矛盾和阻碍意识不到自身的原因;做三件事或多或少走过场、不够用心、不够扎实;或者还长期抱着根本的执著、根本的私不放;那算是真修吗?那是在实实在在同化大法、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吗?那其中不扎实的部份都是自己糊弄自己,因为不扎实积累下来的问题,最终也会在修炼中暴露出来。也许还会栽跟头,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

写这篇文章与同修共勉。师父经常鼓励我们,我们也知道了自己将来要成就的是什么,但是不能飘飘然啊。修炼可是极其严肃的。不管到什么时候,修炼的最基本的东西不能忽视了呀。扎扎实实的修,真正精進,才是珍惜大法的生命对待修炼的态度。

写完这篇文章,感到内心沉稳下来,更加成熟和坚强,更加知道自己所承负的是什么,全身的每个细胞、自身空间场范围的相关的生命都精神起来了。稳下心来,扎扎实实的,无比坚定的走好前進路上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