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我是哈尔滨大法弟子。我于1999年10月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又于2000年6月因抵制邪恶势力诋毁大法的图片展览而被非法关押了近二十天,这期间被罚款五千元,被敲诈五千元以上。在2002年6月17日,我因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道里区第四巡警大队抓捕,他们抄了我的家,拿走了我的大法书等资料和现金1500元。给我的儿子和家人造成了伤害和恐吓,他们现在想起仍毛骨悚然。半夜我被送往第二看守所7号监,不久即被判两年劳教,并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于2002年8月1日被送往万家劳教所。

刚入劳教所时,我被送往三楼集训队,在小屋里因拒穿队服,被赵余庆科长及姚福昌打耳光,踢,踹,致使我头昏眼花,头被撞在暖气片上,在左眉上方留下深深的血迹,而后就是罚蹲。集训队几个女恶警轮流谩骂我们,从那天开始,我被强迫每天5点以前起床,至半夜12点或后半夜2点半,天天被包夹,被码板凳,被迫干活--插纸叶子(每个人有定量,完不成就加期),还不许洗衣服。天天被恶警谩骂,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轻则谩骂,强迫我们看共产恶党欺骗宣传的录象,重则罚蹲,吊起来,坐铁椅子……蹲着还不许动,若动一下,非打即踹,不分年龄,不管老少,不管是否高血压等。我因蹲的头昏眼花心脏狂跳,大汗淋漓(修炼前有心脏病,是修炼以后才好的),呼吸困难,又正赶上要开饭,恶人才让我们站起来,我本能的扶了一下床柜,被恶人喝令离开,吃完饭接着蹲,我就在这种高压和强迫下,被迫签下三书,开始了长久的撕心裂肺的痛哭,并导致了心脏病严重复发,在我濒临死亡时,他们没有把我送医院抢救,只简单处理一下,在我慢慢恢复了点意识时,思想中只是想:为什么不让我炼法轮功?为什么逼我写三书?我要活下去。在师尊的帮助下,我活了过来。在同修的照顾下仅五天后我竟奇迹般的好转了(因当时恶医告诉我说,我的心脏象一块一碰即碎的豆腐,不能说话,不能下地,不许翻身,大小便必须在床上,必须静躺5~10天)。

在一次晾衣服时遇到一位认识的同修,因打手语,而被罚蹲写检讨。因为我们拒绝念揭批材料,2002年9月末,我被从新分配到十二大队三班,到十二大队后,又开始新一轮包夹均无结果,后来十二大队队长郭秋立等下令罚我们码板凳一天一夜,冬天的夜晚,穿两件毛衣都冷得打颤,到第二天继续蹲并强迫我们写揭批材料等。之后就是超强度劳动,每天十几个小时并且还要经常挨骂。在那里由于不能炼功和长时间超强度劳动,使我的心脏病又一次复发。在被迫害期间被停发工资,因家人不炼功,为了往外弄我,原本靠工资生活的家庭蒙受了很大的经济损失。我的经历只是冰山一角,这只是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