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川省资中市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遭遇和见闻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1995年我幸得大法,坚持学法修炼不到一年时间,我原有的十多种慢性病不治而愈,身心巨变。

1999年“7.20”邪恶势力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于1999年9月9日进京上访,被抓回当地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同年11月14日再次上访北京,遭绑架后,因拒报姓名即被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强行收走现金3000元,另有230元落入值班警察腰包。几天后,当地610指派派出所警察和我单位保卫干事等人来接我。当地610将他们乘飞机、坐火车、吃、住、游玩的一切开支都算在我头上,共耗资10800元,强制我负担了近一万元。

我第二次被抓回当地后,非法关押于当地区看守所,随即被非法判劳教二年。

2000年3月10日恶警抄走了同修带进来的小本《转法轮》书,我和同修一起绝食抗议,5天后我被释放。(释放单上称“所外执行”)

2000年5月29日,早上5时我和一同修在运动场炼功,被市公安局的警车抓走,随后被送至区公安分局遭受到国安大队特务非法审讯12小时(中午不给饭吃)的迫害。另一同修被非法关押15天。

2000年10月18日,我在家刚接到一国安特务的电话,监控我的恶警就骗我开了门,谎称要我“去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我不知有诈跟其去后即被强行送进当地区看守所,20天后(11月8日)又被强行送到四川女子劳教所(资中市楠木寺)非法劳教。

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都实行一级严管,剥夺了一切基本人权,坐的是“牢中牢”……恶警不准我们写信、不准接见家人、不准给家人打电话,家里面给带的防寒服都是释放我时才交给我的(我被劳教所迫害近一年时间)。

在劳教所入所队,我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遭受了各种方式的迫害,如:

长时间罚站,每天面壁站十七个小时以上(不许说话、不许动、不许眨眼……),从早上6点站到晚上10点以后,有些大法弟子被迫站到深夜一点;

“做下蹲动作”,一站一蹲为一次,一边做还被要求一边数数给“包夹”(恶警从劳教人员中挑选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或恶警听;

“蹲马步”,双手平举,同时双腿半蹲,并长时间保持此姿势不许变。有一次,我支撑不住昏倒在地上,恶警沈××(女,个子很矮)见状大骂:“装死,再装死把你拖到院坝去跑步。”并唆使“包夹”毒打、辱骂;后将我关进监室不准上厕所,罚我20天不准洗脸、漱口,两个月不准洗澡、洗衣服。

大法弟子罗蒙(广汉人)在入所时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管教罗维用电棍电击,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被人称为“炼功”,“包夹”就把她的床单撕成一条一条的,将她绑缠在床上,不让坐立,次日又逼她在院坝里罚站20个小时,从早上6点到深夜1点。当时正值冬天,入所(五中)队又是劳教所最寒冷的地方。

恶警因我坚持信仰,就将我从一个中队转到另一个中队采用不同方式继续迫害,我先后被迫到过五、七、八、九等集中关押大法弟子的中队。

2001年2月15日,我被转到八中队,被强行洗脑:从早上7点到晚饭时(下午五点)一直在院坝强行坐“军姿”(坐在一个小塑料凳上,双脚不许相靠,腰直颈正,双手放在膝上,手臂伸直,全身不许动)或强行做劳工(选猪毛),旁边有“包夹”或因承受不了迫害而违心放弃修炼的“转化者”轮番不断的读诽谤大法的文章。

大法弟子徐世聪因抵制洗脑迫害,说了一句:读的全是假的,是造谣,恶人就罚她一上午不准上厕所。

大法弟子王洪霞拒绝听谣言,被反铐在大树上两个小时,手铐铐得很紧。

恶警将拒绝洗脑的每一个大法弟子分别关在各个监室,每天被强制面壁罚站,双手举过头顶放在墙上,不许拿下,一站十几个小时(此刑叫“飞着”)。

2001年3月,恶警把我和21个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转到七中队,迫害的方式是:
把我们22个大法弟子集中在一套监室(一大一小两间房,双层铁床,床床相连,每张单人床强挤两个大法弟子,“包夹”一人一张床,有一个老年大法弟子遭迫害致瘫痪就逼其长期睡地板),我是长期睡在两床之间的铁埂上,很痛,难以入睡。

每天面壁坐十几个小时,互相不准说话,恶警队长张小芳说:“你们不听,我就拉你们到医院里打针、输液,说你们精神不正常、心肌缺血、大脑缺氧。”

由于环境恶劣,徐世聪、燕保平两个大法弟子被染上疥疮,因此受到迫害性“治疗”:一位遭恶警电棍电击,一位被绑架到医院四肢铐在床上强行输液。有一同修拒绝吃药,被两三个“包夹”按在床上用开口器(迫害大法弟子专用的一种铁制凶器)撬开嘴灌药,每天灌几次,此刑令人十分痛苦。

迫害性灌食:大法弟子抗议暴行绝食时,每天三顿饭就将遭受此酷刑。有的被几个恶人边打边骂按倒在地上强行灌汤。还有的同修被拖到医院用开口器强行灌食,并强迫同修承担灌食费(38元一次)。

限时上厕所:每个大法弟子白天只准上两次厕所,每人每次只有5分钟时间。

克扣用水:22个大法弟子轮流共用一张洗脸帕,一个漱口杯,每天只有两小桶水。

恶警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唱粉饰恶党的歌,不唱不准吃饭。

平时不准大法弟子嘴动,一动就说在背诵经文,就要遭“包夹”毒打、恶警辱骂。

一天下午,“包夹”读天安门“自焚”伪案文章,我和大法弟子彭仕琼(华蓥市人)揭露谎言,被恶警队长张小芳电棍电击脸和嘴,说我俩带头闹事,是属于“严管”中的“严管”,逼迫我们10多天不准洗澡(正值炎热的六月天)。这是被关在楼上的同修受到的迫害情况。

还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被迫每天在院坝里长时间坐“军姿”(早上6点至夜里12点)。被强制听“邪悟者”的录音、看“邪悟者”攻击大法的录像,不配合就用电棍击打,被“包夹”毒打。下午3点多钟气温最高时还被强制“军训--走正步”。

2001年8月8日我被转到九中队,恶警除采用上述方式每天强制大法弟子洗脑外,还强迫大法弟子看“焦点访谈”中污蔑大法的录像。

大法弟子燕敏拒绝看录像,遭到毒打,并被强行戴上手铐罚站。

大法弟子李秀茹抵制迫害,被按倒在地上,被强行戴上印有“×教”的胸牌。

每天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做体操、唱粉饰恶党的歌,我和大法弟子肖红俊拒绝,被“包夹”逼着、拖着在院坝里跑步(她们不停的换人来迫害),累得摔倒也不罢休,还叫我在烈日下站着烤太阳。

我因坚持信仰真善忍,每个月被加教7天半。

大法弟子张某某,抵制迫害被罚长期蹲小号,我被释放时,她已经蹲了三个月了,不知以后还会蹲多久呢,她的双手反铐在铁门上,不准解手,大小便被迫拉在裤子里。

另一大法弟子张某某,抵制迫害,被罚单手高举着铐在铁窗上,每天十几个小时。

大法弟子刘凤琼(眉山人),因收藏经文,恶警每天电棍电击她,2001年11月16日,我正好站在办公室外,听到恶警曹队长正在用电棍电击刘凤琼,边电边骂……还有一次,刘凤琼因腰部长个大痈,恶警恶医残忍的不打麻药,强行用刀生割大痈,她疼痛难忍,极力反抗,当她被迫从医院押回来时,只见两个“包夹”,一个人将她双臂反剪在背,另一个人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拽、仰着头,经过院坝时,我亲眼所见。

2001年9月3日,劳教所对所有大法弟子进行集中迫害,(当时都生疥疮):当天每个人被强制洗澡,由“包夹”监督,洗完澡一丝不挂的强制架着去搽药,有的被按倒在地上,有的双手反铐着,并威胁说:如果不配合就叫男警察来按着搽药。卫生纸都给收走了,不让事后擦掉药,一切药费强迫大法弟子自付。

2001年11月16日释放我时,欺骗我说是转中队,但我剩的代金券不敢兑换成钱给我,因怕“坚修者被释放”的消息传出去,影响那些受欺骗被迫转化的人(那些所谓的“转化者”,没有一个是自愿的,因此,她们被释放后,又大都回到大法中重新修炼。江氏集团及其帮凶都十分清楚这一点,却为了其私利铤而走险。只是让人们更加看清了这帮愚蠢的小丑自欺欺人在表演而已。)

我回家后,当地区610派两个国安特务暗中监视限制我的行动,恶警时常骚扰我。

2002年5月28日老伴接到电话说签什么“卫生合同”,门被骗开后,冲进几个恶警绑架了我,同时非法抄了我和女儿的两个家,抄走了法轮大法的书和资料,连女儿的现金和数万元钱的存折也被抄走,又到女儿办公室查抄。不但抓我,还把老伴、女儿、儿媳先后抓到国安、派出所非法审问,并拿出其他同修的照片叫其辨认。当女儿要求退还抄走的现金、存折时,恶警威胁女儿必须交纳“保证金”,否则以“支持法轮功”为名将她抓去一起判刑坐牢。女儿被迫交了3000元,才要回被非法抄走的现金、存折。

当时,特务、恶警把我从八楼强行拖下来,我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帽子堵住我的嘴,到国安后,又掐脖子,又打脸。随后,强行将我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坚持发正念、炼功,被恶警用脚踢。

恶警非法提审时,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恶警就用冷水泼我脸;我不配合照相,恶警就用拳头打。

2002年8月3、4日下午,当地区国安特务将车开到看守所停在女监室门口,把我和一同修强行拉到610办公室非法审问一下午,晚上将我俩分别铐在铁窗和铁管上,过程中我俩高喊“法轮大法好”,610恶警就打同修的脸。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钟才将我俩送回看守所。

2002年12月23日区法院在区610头子指使、操控下对我和一男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审判。非法审判那天我俩与到法庭声援的几十个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此起彼伏,震慑了邪恶。非法审判被迫草草收场。后来邪恶对我进行了秘密宣判,我被非法判刑4年。

男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3年。他在区看守所期间,天天高喊“法轮大法好”!后来他被送往德阳监狱遭受迫害,2003年3月27日他被该监狱迫害致死,时年67岁。

2003年1月13日看守所叫来两个男犯把我拖出来,戴上手铐强行推上警车,恶警把我送进了成都市龙泉驿的川西女子监狱12监区迫害。

川西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很多。就我所知,监狱是从精神、经济、肉体等全方位来迫害大法弟子的信仰,侮辱我们的人格,摧毁着人的肉体和意志。它们强迫大法弟子承认是罪犯,强制穿囚服、背监规、打报告词(称自己是××罪犯)、见到警察要起立、不准学法炼功(安排护监、犯人值班、恶警巡视、监控器监视等,从各方面进行迫害),不准亲属接见,不准购物买日用品,家中邮来的衣服不准领取,甚至不准吃肉,不准上厕所……

如:学员钟某某,50岁左右,经常遭到恶警、“护监”(专门看管大法弟子的罪犯)打骂。有一次她要求上厕所未获准许,她就去解尿,遭致迫害:恶警唆使四个“护监”轮番强迫她在监区院坝内跑步两个多小时,直到其小便拉到裤子里才罢休。还有一次,她遭受了“严管中的严管”迫害:恶警将她悄悄绑架到另一个监区的空楼上吊铐了20几天,她就绝食抗议,后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才放回12监区,卫生纸都不让其买,她被迫撕自己的床单解决。

进监狱的第二天恶警要我戴罪犯“胸牌”(叫标志牌),我拒绝配合。恶警于平就叫几个犯人把我摁倒在地上,往我衣服上刷黄油漆,上衣刷横条,裤子刷竖条,(监狱中所有囚犯都必须穿黄条囚服,恶警想以此逼迫我承认是罪犯)。她们刷了我就脱掉拒绝穿,她们就又刷我身上的衣服,她们刷一层我就脱一层,结果连内衣都被她们刷了黄油漆。接着又强逼我戴罪犯“胸牌”,并派两个“护监”抓住我的两只手不准取下来。

我和大法弟子们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指使,经常被拖去办公室挨骂罚站,或者恶警跑到监舍来骚扰,或遭毒打。推搡是常事。

有一天三个恶警来监舍我没起立,恶警一个骂我,另两个就把我推过去搡过来,使我无法站立。

有一次叫我到办公室,我不去,就找来6个人将我硬抬去。

恶警唆使护监逼我背监规,我不背,就把我床上的被子全扔到地上叫人乱踩,我表示抗议,恶警不但不予解决,反逼迫我在办公室罚站至深夜12点。

我需要用钱(代金券)购买日用品,因拒绝打报告词(即:要称自己是罪犯,需要用钱……)而未获准许,我就向恶警讲道理,她不听,反而罚我站了几个小时,还要我认错说顶撞了她们。

强行“检查身体”:量血压、测心脏、抽血,不配合就抬去或拖去医院强制抽血。有时是恶医到监舍来找几个犯人按倒在地上强制抽血。我不配合,并在心中发正念,邪恶几次都未能得逞。

有一天,我在看经文,被恶警突然闯进监舍强行搜走。事后几天,恶警都来轮流谩骂查抄。不定时的经常强行搜身(有时强迫我脱光衣服),所有的衣服被褥无所遗漏的查尽。

有一次我阻止恶警将搜到的经文拿走,被迫害蹲小间7天。(蹲小间:很小的房间,只有平躺一人那样小的面积,两层楼样高,房间下方四壁无窗。仅在上方有一个警察监视窗,安有监控器,房间内无灯,无床,无生活用水,只能把手伸到便池口接点冲厕所的水洗脸。睡觉时只能将一条光光的棉絮(被套被恶警强行扒掉)在地上垫半截盖半截。经常不按时送饭,有一天只送了早晚两顿饭。(监狱的饭少菜更少,许多人都吃不饱。)

有一天,我炼功被发现,不但挨骂,恶警十天不给开水用(冬天),还搞株连,恶意制造矛盾,挑起犯人参与迫害,给大法弟子造成严重的压力和伤害:护监和值班犯人被扣分,全监舍犯人罚站,不准按时开饭(故意推迟两个小时开饭,冬天饭菜早已冰凉。),一个月不准购买生活用品…有时在半夜恶警的骂声惊醒所有人,犯人受株连后,我的日子就更不好过。

2006年5月25日,我正在打坐,恶警周英、李ХХ,闯进监舍又骂又拖,将我双手吊铐在监舍的铁床上。

大法弟子柯永秀、刘辉(成都人)、朱冬香因炼功遭受蹲小间迫害,事后又安排2个人一班昼夜监控她们(大法弟子晚上睡觉后,恶警也要护监坐在床边盯着不准炼功),有时护监打瞌睡就被重处、扣分。

坐的是囚中囚:不准出监舍一步,不准说话,不准其他犯人单个和我接触。坐姿都得按恶警的要求,否则株连犯人挨骂和扣劳动改造分。

另外:
2002年四川苗溪监狱中的女大法弟子被全部转到川西女子监狱,使我有机会了解到苗溪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罪行:

有一个大法弟子因抵制“不准上厕所”,不但上厕所的基本要求遭拒,反而被迫端一盆水站立几个小时。

大法弟子王建辉(都江堰人),拒绝打报告词被罚蹲小间,被反铐着吊了几天。

大法弟子刘戴琼经常被电棍电击、遭拳打脚踢。

大法弟子张同修被拖起强行跑步,她的几颗牙齿就是被拖倒后摔断的。
—————————————————————
附录:“●”表示此人邪恶

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者名单
劳教所所长:●吴光荣,女,50多岁,迫害法轮功的主谋。
教育科科长:●●李志强,男,50出头,迫害法轮功的骨干,他的伪善迷惑、欺骗了许多大法学员。
管理科科长:●罗ХХ,女,近50岁。
管理科副科长:张ХХ,男,20多岁。
5中队(入所队)队长:●●王ХХ,女,20多岁,迫害法轮功的骨干,性情暴戾,前任劳教所所长王Х军之女。
5中队(入所队)副队长:尹丹,女,20多岁。
5中队(入所队)干事:●●罗维,女,20多岁(女,仇视大法,心狠手辣)。
●沈ХХ,女,30多岁。
7中队队长:●●张小芳,女,40多岁,残暴。杀害过一位成都大法弟子。
7中队副队长:●李钧,女,40多岁。
川西女子监狱参与迫害者名单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
监狱教育科科长:●何ΧΧ、袁ΧΧ
12监区区长:高ΧΧ(女)、林ΧΧ(女)
12监区35分监区区长:●王雪平(女)
12监区35分监区610股股长:●任ΧΧ(女,南充市嘉陵区人)
12监区35分监区警察:周桂芳(女)、李群芳(女)、陆ΧΧ(女)、●周英(女)、●于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