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台湾稳定修炼环境的学法交流活动(图)



交流会期间集体炼功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为如何创造台湾稳定的修炼环境,台湾佛学会2006年7月7-9日在台中中兴大学举办3天2夜的全台辅导员集体学法交流活动,来自台湾各地的近2百位学员齐聚一起,敞开心扉在法上交流,每个人谈向内找的修炼过程与小故事,相互促進提高,共同带好自己地区的学员,做好学法、发正念及讲真相三件事。

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留下来的大法修炼的形式,大家在炼功点上,碰到问题能够互相切磋,共同探讨这些问题也能够解决。台湾众多的学员是在1999年7月20日大法遭中共江氏集团迫害后走進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一進来就進入正法时期的修炼,许多地区的学法组交流常变成工作汇报或各工作小组找人的地方,较少谈向内找及挖根去执著的过程与在法上的认识,忽略了修炼上的问题。

师尊于5月份的加拿大法会期间对台湾辅导员讲法,点出了台湾学员对政党的执著、整体配合协调问题、资源的浪费、不喜欢面对面讲真相、好面子不愿意讲自己修炼上的问题等等。学员回台湾后,都与各地的学员交心认错,谈体会,交流党派执著等,以化开同修之间的间隔。

大家在这次学法交心中,谈到许多圆容好家庭的过关故事,其中一位太太说,先生与小孩也都修炼大法,是大家称羡的全家修炼家庭,以为这样矛盾就会比较少。可她说,当他们之间碰到矛盾时总会不自觉的用法理去要求别人改正,而不是要求自己。例如,她与先生都身兼许多大法工作,二人都各自认为自己的工作项目很重要或很急,都忙着大法工作,可家事谁做呢,谁做饭、洗衣服、擦地板等,二人即会在这方面互不相让,这时她看到那个隐蔽很深的私心,只想自己的事赶快做好,没替先生、小孩着想,先生也是要赶着做大法工作,并不是偷懒,若我能多分担一些家事,先生即较有充裕时间将工作完成。

一位长期打电话到中国大陆讲真相的同修谈最近过病业关心得。她从这次的一个月的病业关,找到了她长久以来爱听好话、放松了自己沉迷看电视韩剧、求安逸心驱使下而没做好三件事,让旧势力有机会钻了空子。在过关当中,她意识到旧势力是虎视眈眈的要将大法弟子往下拽的,因此她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因此坚持拖着虚弱的身体坐计程车(原来是骑摩托车)到学法点上集体学法交流,到炼功点上炼功而挺过这病业关。

北部地区辅导员提到带领老年同修做讲真相工作的心得与经验分享。在网路讲真相方面,由会操作3步骤的教会2或1步骤的,六十岁带七十岁的,还有八十几岁的教七十几岁的这样手把手的教,于是带了一批老伯伯与老妈妈网路讲真相、退党服务等等,因为他们之间互相了解年长的学习困难点在哪里,哪里不懂的,也比较有耐心教导,互相体谅。这些老伯伯老妈妈们很快成为教导使用电脑的一批生力军,他们还到各地去传授经验与分享讲真相心得。

新竹县偏远山区有对七十几岁的老夫妇,体认到讲真相与救度众生的重要性与急迫性,主动到炼功点要求学电脑讲真相,并频频询问还有什么他们可以做的。老先生学电脑非常坚持,碰到不会的就会问,一直问到他会为止,而老太太则是学向大陆打电话讲真相,从不敢拿电话、不会讲到现在可以让中国人明白真相而退党。

与此同时,有学员提出有些辅导员对老年人的口气不善,以及不考虑说话的时机。例如有次中部的学员到北部参加513恭祝师尊生日快乐的集体炼功活动,一位老年同修在炼功时,听到某位辅导员跟拍摄画面的电视小组同修说,要拍年轻漂亮的,这样画面比较好看,当下这位老伯伯心里真不是滋味,心想“那我来做什么呢?下次不来参加了。”

一位辅导员的无心之话,常常会对学员起到负面作用,于是大家就这问题提出热烈的交流。体认到师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告诉我们,“关于目前各地站长的工作方法问题是要说一说了,执行总会的要求是对的,但是要讲方法,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应时时要注意为他人着想,讲出的话是否会伤人,是否别人会承受的住,更应与这些同修沟通交流。

屏东陈校长说5年前参加佛学会办的台北国军英雄馆的学法交流活动,小组长在交流体会时,很是刺激他,好象说他在屏东做的工作不是正法工作项目,后来他含泪默默离开。从此以后他认为佛学会是错的,他自己悟的是对的,也不再参加学会或辅导站举办的任何活动,虽然县市负责人皆有通知他,他也会通知炼功点的学员,可总会加上一句话“我是不会参加的”,如此,参加的人只有1~2位而已;或是参加了,他们会另搞一队伍,穿台湾原住民的山地服,唱自己的歌,不与团体在一起。

陈校长说有幸的,他听了在加拿大师父对台湾弟子的讲法,他才发现佛学会的人不是那么讨厌,他们不一定是错的,这些完全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当放下这执著,再看学会的同修时,觉的他们也真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样不好的人。现在学会举办的活动,他会邀请炼功点上的同修一起参加,并说,“我们大家一起来参加好不好!”不再将自己排除在外,也不再穿山地服另搞一团,真正的与大家溶合在一起。

南部辅导员自从在加拿大听师父为台湾弟子讲法后,体认到自己做的不足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能落下师父的弟子,以前没有好好的带领学员跟上正法進程,于是组织2-3位学员至各个炼功点交流,找回那些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以及曾经是大法弟子但因某些原因而不修的学员。经过这样深入交流与放下自我去谈,真感受到法的威力,许多学员纷纷走回大法中来。

一位辅导员说,当她看到学法课程表上“鼓励大家交流时,多谈自己向内找的修炼过程、故事”时,感到好久没有这样的交流与交心了,好象回到99年迫害发生之前的学法情形,大家互相谈体会与每天日常生活中的过关故事,这才有扎扎实实的修炼。

有一个炼功点,以前都有二、三十位以上的学员来点上炼功,后来渐渐的越来越少,剩下个位数了,辅导员想这样不行,于是有天他与炼功点上的同修交流,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每天那么坚持来炼功吗?曾经有段时间,他也很消沉与松懈,心想不一定要我拿录音机啊,应该换别人来提,因此就会想偷懒,有天就迟到了,他一到炼功点上时,竟然还有人比他早来,走近一看竟是师父的法身坐在那炼功,他感动的流下泪来,当他再睁开眼睛时,师父已离开了。从那时候起,他不再迟到,也悟到原来师父真的看管着每个炼功点。点上学员听了这交流后,渐渐都回来炼功,现在已恢复原来三十几位学员了。

二天的分组学法交心后,在礼拜天的下午,举行大组交流活动。

一位辅导站的站长谈她过病业关的体会,碰到了病业关,她想自己到底那里有问题。有天她想到了有关资金的部份,她一直会善用同修自愿付出的资金,有一回办活动制作传单时,将一位来宾的职称写错,经同修指正,当时人心出来,想那我自己花钱再重印好了,给那位同修一个交待,像常人式的讲义气,并没有站在法的基点看问题,想反正那是我自己的钱,我怎么用都可以,并未想到这也是大法的资源,不能如此挥霍与浪费,竟没有想如何用最少的资源补这错误,如印贴纸将不对地方改正过来即可,不需要重印啊。当她悟到这点时,她看到她下体的肿瘤流脓流血,流完后竟象没有得过肿瘤一样,第二天完全恢复了。

陈姓学员提到他悟到,其实执著蓝绿党派问题,不是真的有蓝绿情结的同修才有问题,应是整个修炼上的问题,自己要能凡事愿意向内找,深挖自己的执著心去掉他,修出慈悲之心,开口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

二天半的学法交流活动,在大家勇于交心、找自己的交流中圆满结束,与会者均期许回去后要做好辅导员应有的本分,为大法负责、对学员负责、对自己负责,共同创造一个稳定的修炼环境,在圆满的路上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