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冲破这阻碍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近日几位同修在集体交流中,谈到了关于中共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事件。大家观察到各地学员,尤其是我们美国学员,在揭露邪恶、讲真相方面推动的很慢,普遍没有动起来。

其实这件事每位同修都在思考。本来集中营黑幕的曝光,是为配合推九评劝退党全面解体中共邪灵而来的,同时它也是“炸开”各国政府和民众的冷漠,让大家真正看到这场迫害的邪恶、真正明白过来的一个难以复得的机缘。正是正法的進程到了这一步,这些最黑暗的角落才被曝光了出来。而曝光出来,也就有我们作为大法弟子,为了救人,必须快做的事。

可是从目前的现象来看,大家不自觉的观望、等待,有点近似麻木的现象也是很严重的。也许有学员是在期待着佛学会或者辅导站出面的协调;也许是各项项目太忙,来不及想和做更多的;或者是觉的我们已经做了那么多调查,证据如此确凿,常人能不能明白就得看他们了……。我自己在提笔之前也是有各种借口不想写,觉的力所不能及,还是再等等别的同修交流吧,似乎很有压力。

从表面空间来看,我们看到了残余的邪恶和旧势力在拼命的阻挠,它们就是不想让人清醒过来,用各种常人中的突发事件、或者人们不容易相信这样残酷事情的心理来阻碍着人们。同时,我体会到,其实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更是邪恶攻击和阻挠的目标,正念不强的情况下也受它们抑制,甚至可能对当前人们还不能完全清醒、虐杀每天仍在发生的情况感到无奈。

今天读到,师父谈到讲真相的目地和重要性的一段讲法:“你们在这里讲,你们层层修好的身体也在层层不同的天体上讲。……讲真象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为”(《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忽然感到一震,是啊,我们是神啊!怎么会无奈、麻木呢?我们在表面空间做的事,看上去虽小,但是带动着各个空间的神体都在做事,一点点事都是威力强大的。假如说我们的心更加到位的话,整个的人类社会就会随着我们动。要想让人们清醒过来,要想救更多的人,我们必须首先自己突破自己,突破旧势力想要强加给我们的麻木的东西。

几年以前在一次声援大陆同修的活动中,海外同修站在寒风中征签,过往的行人并不多。我当时想,也许学员这样冻几个小时也不会得到几个签名吧。然而那件事各级政府、议员的反应非常的迅速。相信每位学员对这样的结果都不会意外。不是我们拿到了多少的签名,也不是有多少议员支持了我们,而是大法弟子的心动的是真念,感动了各界众生,也得到了神的认可。

相反,我记的三年前在营救被中共非法关押的海外同修的行动中,一位大法弟子看到另外空间显现的场面并发表在明慧网上,文章描述到:那是两军对垒,一边是旧势力的代表,一边是大法弟子(微观上的高级生命)。只听到旧势力叫嚣,“你们想救人,根本救不出来。你们数数你们自己,有几个人真正心里面真心要救的?”……

这些事情不能不引起我们深思,我们不能让旧势力黑手钻空子。也许我们不属于针对政府部门讲真相的工作小组,没有直接参与更多的相关工作,但是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行动是一个整体,在我们各自的项目中,是否也做了相关的思考,把这件事摆到了重要的位置。同时,我们每个人在发正念中,是否在正念支持。只要我们有一点时间,我们也可以利用来发传单、打电话。只要我们动了真念,这件事就会向前迅速推动,跟上正法的進程。

集中营事件被揭露出来已经四个月了,可是我们的行动没有跟上。最近每次法会,我好象总在不自觉的希望师父能给我们讲讲这件事,甚至讲讲具体的做法。我知道自己的心是不对的,每次法会过后,我都感到,我们必须自己走路,不能什么都依赖师父。

四个月来,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同修在更多的损失,众生悬在毁灭的边缘。正如同修所体会的,我们无法想象慈悲的师父又为我们和众生承受了多少。我们必须冲破这些阻碍,快讲,快做。

我的观察和体会可能面很窄,层次有限,非常希望得到同修更多的反馈和交流,让我们有更多的交流的环境,真正能够反思和正视这个问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