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辽中县公安局610 等对我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

一.在沈阳张士教养院遭受迫害

我叫姜洪清,是沈阳大法弟子。97年得法,修炼后,我的一切恶习全部改掉,受益无穷。99年7月22日,全国媒体全天播放诽谤法轮功的节目,当时我真是不敢相信,一个中共竟敢公开造假,编造了这么多弥天大谎。

2000年8月27日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想把自己学大法受益的全部经历讲出来,却在天安门广场被抓。随后我被非法判2年,关押在沈阳张士教养院。期间没有做好,用人的观念假“转化”,提前14个月回家。回家后继续修炼,给教养院写信,声明所写所言不利于大法的事全部作废。我又从新走回到修炼之中。

二.在盘锦遭绑架

2002年6月1日在盘锦又被绑架;后被劫持回辽中看守所被非法判四年。在盘锦拘留期间,公安局几个恶警非常的狠毒,把我双手背铐在暖气片上,用很厚的书打我的脸,书都打坏了,用扫帚把打,把也打坏了等等;非法多次提审我,每次都遭遇毒打等等非人折磨。

有一次,一个女警问我法轮功好不?我说:“当然好了”。这时她示意男警用电棍电我小便处。我说:“你们不配当警察,你们很卑鄙、无耻。”随后,男恶警用飞脚踢我脖子,用电棍电我头部,头出血了。半夜,恶警把我送到辽河油田看守所。

三.辽中公安局610非人折磨

2002年6月25日,我被辽中公安局610劫持回到辽中。6月26日,非法提审,把我铐在老虎凳上,大个恶警(现在已下去了)告诉我:“有9种刑,1个电疗、1个洗脚等等。给你五分钟时间,这些传单在哪来的,上线下线都是谁,如果你不说,过5分钟,你就知道这9种刑的厉害”。到了5分钟,他们看我就是不知道。就用电棍电我腿和脚,腿和脚全部电破。我把电棍用脚踩住了,他们叫我松开,我就踩着。这时候,又上来好几个恶警,打我的脑袋、脸上、身上、左右开功,在他们的一阵暴打下,我失去了知觉;他们用凉水浇我头,赶紧把我送到医院。

在这期间他们恐吓我说:“他再不醒,就把他送到炼人炉火化了。他家人要人的话,就说人跑了”等等。后来在回看守所路上,他们用手捏我的小便,说用细绳给(小便处)吊起来,说往哪吊呢?吊他一道。这时候我有点清醒,把他们的手推了过去,说:“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还讲人性不?还讲点人道不?”

每次提审的时候,我用沉默来抗议对我的绑架。后来他们做了假口供,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

四。非法判刑4年

2002年11月8日非法开庭,我被非法判四年。12月19日,我被送到沈阳大北监狱,12月23日转到沈阳市东陵监狱,非法关押在5监区。

2004年,我又被非法关押在1监区。我始终不配合恶警的无理要求。有一次,恶教导员李荣华找我谈话,叫我蹲下,问我为什么不蹲,我说我不是罪犯,蹲着是一种惩罚,我不能蹲。他说:“你不是罪犯,你怎么进来的?”我说:“是你们把我绑架进来的。”

2004年6月8日,他们以我不背“规范”来迫害我。监狱区大队长李洪杰、副监狱区长董志虎、教导员李荣华,队长董忠、赵匡喜、周长春、刘洪宝(在现场,没出来)等,把我叫到队部。李洪杰拍我脑袋二下,我说:“你怎么打人呢”?他说:“打人?这叫打人吗?”啪!啪!左右又给我两个大嘴巴,说了一声“拿下”。这时候小队长董忠拿电棍就电我,然后,他们全上来,连踢带打,又喊来五、六个犯人按着我,犯人有刘海军、王延和金迪、大牛(外号)、姚宏伟、李哲林、王会来等。他们同时用5、6个电棍电我,感觉身上到处是电棍,睁不开眼睛。他们非常的邪恶,我就喊警察不许打人,尤其教导员李荣华,他边电我边说:“我叫你好好认识认识我李教。”他一边说一边把电棍插进我嘴里,嘴唇都电肿了。

他们电我很长时间,看我不动了,叫犯人姚宏伟用凉水浇我头,呛得我上不来气,5、6个犯人仍然按着我。他们电我有一个多小时,双手用手铐铐在背后,又把我抬到外面水泥地上,放在太阳下暴晒。过了一个点钟,李荣华又用电棍电我,把电棍又插进我的嘴里说:“怎么样,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我叫你永远记住我李教的厉害。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这是监狱,是无产阶级专政机关,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们又强迫我写材料。后又把我铐在外面凉衣铁柱上暴晒,晚上睡觉,双手仍铐在背后,我的两个大拇指都没有知觉了,手腕也都破了。

五。被送张士洗脑班迫害

2006年5月31日非法监禁到期,下午2点多钟,辽中县610、乡里、村里他们都来了人,以我没有“转化”为由,企图把我送往张士洗脑班。我家亲属(姐姐、弟弟)不让,和他们讲理:“你们还强制往哪送?我们家属是来接人来了,不允许你们送走。”610这伙人真邪恶,不讲理,就是硬送。他们骗我弟弟说回辽中,我弟弟就上车了,车开出了监狱大门,他们把我们拉到张士洗脑班。

我说:“你们这些执法人员,不能违法。现在我是合法公民,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你们不能强制人,如果这样做,我要告你们。”他们说:“我可没强制”。我说:“没强制?你们把我们为什么拉这里,什么意思?”后来,我没有正念,是人的想法,我就草草写了点东西,把他们混过去了,其实这是不对的,所以,我这次声明全部作废。就这样,我们回家了。

从监狱回来后,在盘锦油田医院检查说(腿)韧带断裂,当时手术还行了,现在晚了。就这样,平时注意走平道,重活是干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