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同修之间怎样安全使用手机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明慧网上关于同修间不要用手机直接联系的文章登过很多,可我接触的一些同修仍不明其理或根本不重视,时间一长带来不少安全隐患,下面就自己遇到的一些问题提出来,给有相关问题的同修提个醒,也望有这些问题的同修引起重视并修正自己的行为。

一.存在的问题:

1.直接用手机联系:

我认识的一些边远地区或在异地打工的同修,由于不能直接上明慧网,认识的同修少,估计对同修之间互相用手机联系的危害和道理不明,总是用手机直接与我联系,指出其存在的安全隐患时,总不以为然,有的这次用公用电话了,下次又用手机了。甚至有个别自己能上明慧的同修,一再给他指出不要用手机直接打,可他仍不明其理,说:“用公用电话别人也听的见”。其实我们讲的是平常的话,互相能明白,常人就是听到也无所谓的,原因是不明白手机与手机联系会留下记录,互相污染的危害。还有的给他指出时说:“这个电话(指他的手机)没有问题”,还有的说:“没事,这个号不是用我的名字申请的”,而不懂得其中为什么不能这样直接拨打的原因。

2.用手机发送敏感短信:

同修间用手机直接通话都是不对的,而互相用手机发送短信更应该是禁止的,有的同修不但发短信,而且还发送敏感信息。有一次一个外地打工的同修从别的同修处间接得到我的手机号码就发短信问:“请问你是我们功友吗?听说你在ⅹⅹ(我所在的城市名),请问你上网的方式”;还有的认为没有发敏感信息,但所用词句中有“此地无银”的意味,邪恶一看就明白。比如:“虽然我们认识不同,但我可不希望你再出事”;“要小心点,那些ⅹⅹ在找你”(用了一词代表邪恶在找我);“我只是在测你在用哪一个号码”。这些看起来没有我们自认为的敏感词,但对于一个常人来说,这些信息都已经异常了。虽然同修是出于关心和爱护,可是却给整体带来了不安全因素,试想如果这其中一个手机号被邪恶关注,那发送这些信息的同修互相牵扯着,而邪恶一看就知哪些号码是他们需要的。(为了不被邪恶钻空子,给整体带来损失,为此我在短短一年半,已两次更换了手机)

3.将同修号码不加密直接存放在手机中:

有的同修将同修手机号直接存放在手机中,这样是很不安全的,手机一旦落到邪恶手中,就会给整体带来损失。有两次接到同修的电话,一接就断掉了,后打过去问,一个说:“可能是孩子不小心按上了”;一个说:“是打别的电话,按错了”。这都是因为把手机号码直接存放在手机中造成的。

二.安全使用手机和应注意的事项:

1.同修间不要用手机与手机或手机与座机直接通话,而应用公用电话拨打同修的手机或座机,公用电话最好选择有人值守的,不要用IP卡或IC卡电话,此前明慧有文章专门讲过同修间不要用IP和IC卡互相联系的道理,在此就不再重复。要注意的是:不要用同一部公用电话同时连续拨打不同同修的电话,打一个电话就换一个地方再打下一个电话。

2.同修间不要用手机互相发送短信,所有的手机的短消息都是被监控的,不论是敏感还是不敏感信息,都应杜绝。因为一联系同样跟通话一样会留下了记录。

3.不要将同修的手机号或座机号、姓名、住址、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直接存放在手机中。如要存放,除了将整个电话簿加密,也应将存放的电话号码加密,而且不要存入完整真实的姓名,应用化名、别名存放,而其他相关个人信息一定不要存放。几年前我在被邪恶抓捕时,手机落到了邪恶的手中,当时只来得及关机,虽然只存了亲友的电话,但因为机身机卡都设了密码,邪恶当时打不开,便来问我密码,可见他们会找他们所要的。

关于电话号码的加密以前明慧文章都有过相关介绍,可以采用修改后两位数、尾数,或采用将电话的最后四位或两位换位等方法,也可固定中间某一位数做修改(加、减某数),自己记住规律,打的时候还原出来就行了,为整体着想,不要怕麻烦。

4.同修间互相告知电话号码时最好当面告诉,如果是异地同修,最好双方通过公用电话告诉或采用其它技巧告诉。在告诉同修号码的同时,一定要交待他正确的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项。因我发现一些同修对一些问题迷迷糊糊的,有的同修不使用手机,只使用座机,所以讲手机的安全问题的相关文章可能都不看,对电话的使用安全完全没有一点认识,有一次告诉一个同修号码,告诉他不要用家里的电话打,她很吃惊的说:“那用什么电话打?”在她的意识里她只有家里一个电话可用。所以这些细节看起来简单,可我们一定要相互提醒、说明。

5.不要随便将同修的电话号码告诉第三方,或者借用别的同修的手机拨打同修或常人的电话。如果有同修在某些问题上需要支援、帮助,你想介绍他认识或联系某同修,最好是把需要帮助的同修的号码告诉你认识的同修,而不要让陌生的同修直接拿号码去联系你认识的同修。

6.对于几年或长期未见面的同修相见或通话时不要贸然告诉电话号码给对方,要先弄清情况。在这几年同修都不同程度的受到迫害,有的是从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出来的,有的被“转化”,有的怕心很重,还被邪恶控制着。不是说不和他们接触,是因为出来后,他们对邪恶的一些手段也不清楚,在电话安全上也没有多少认识。我曾一直挂念一对同修母女,我们先后被劳教,近四年后才联系上,又相隔千里,电话上一激动,情况都没问清,我就将联系电话都给了她,進一步交谈才知道她母女都已被“转化”,随后她发来短信,虽是关心,却也属异常信息,所以大家应避免。

7.其它要注意的问题:

(1)同修的电话等个人信息除了不要明文存放在手机中,也不要明文存放在通讯记录本中,一定要加密,尤其一些老年同修用本子记东西,这一点一定要注意。

(2)同修在购买开通手机或小灵通号码时,最好是买无需使用者身份证明又无月租的卡,而在营业厅开通的大都要身份证明,还要填表登记相关个人信息,包括家庭住址等,每月还把账单寄到家中,同修最好不要用这样开户的手机卡,有的觉的是用亲友的名字开的,就安全,不是这样。小灵通是否一定要用个人信息才能开通,我不太清楚,如果是这样,同修最好不要用小灵通。我认识的一个异地老年同修,是一直没有暴露的,夫妻负责着一些重要的工作,接触的同修也多,可用的小灵通却是用自己的真名实姓在电信营业厅申请的,我曾告诉她不要用这样的电话,可能也没重视,后来听说把小灵通搞丢了,才换了机。我想丢了是对的,是师父的呵护,也不知同修悟到没有。

(3)讲清真相中不要随便告诉陌生人电话号码。有次我跟一出租车司机讲真相时,没讲几句,他的反应我觉的很好,然后他说:“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你”,我说:“你留个地址给我,我可以寄资料给你,留电话在电话里不方便谈”。他不愿告诉我地址,他说:“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们出来谈”。我找笔准备记他电话时,他边开车边拿出手机说:“你手机号码多少?我打到你的手机上”。我突然感觉他是带了技巧的,他用告诉我他的号码的方法来获得我的号码。所以如遇到这些问题时我们不要被冲昏头,要警惕。

以上讲的这些都是从做好常人这层的安全要求来说的,希望我们每个人为整体负责,不要只想着自己的手机没问题,因为一个同修不是只跟你一人联系,如果大家都这样想,那所有的号码都串起来了。

当然今天大法弟子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常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是要全盘否定的,所以邪恶对我们所有的干扰和迫害因素我们都不能承认。一切为法而生,为法而用,在通讯上,我们的手机也应是我们的如意法器,也是救度众生的工具,邪恶不配贮存什么记录作依据作为迫害我们的借口,所以我们可以发正念让自己的功解体邪恶贮存的有关记录,也可以发正念去改变那些号码的排列组合顺序。师父不是将一种金属拿在手中握了握就让它变成了另一种金属了吗,就是因为物质的分子排列顺序发生了改变带来的。我相信我们今天的大法弟子正念强时什么都可以做到,但是我们不能总是“亡羊补牢”,而应该一开始就用正确的方法去做,

让邪恶无漏可钻才是正理,所以根据自己遇到的情况写出以上几点,不对之处,请各位同修帮助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