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无端遭迫害 两亲人相继离世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我是辽宁康平县农村一名大法弟子,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遭到了不公正的对待。7.20以前我的婆婆、两个小姑子和我都修炼法轮功,我们身体健康相处和睦其乐融融。

99年7.20时,大法遭到了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不让我们集体炼功学法。康平县张强镇派出所所长刘春雨,指使联防队监视大法弟子,联防队员宗海潮监视我的一切行动,限制我人身自由,张强镇三棵树村治保主任董明良,听信邪恶的谎言收去了我的身份证,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只好走出家门到省委市委上访,可是他们根本不接待我们,等来的是一辆辆的警车的非法抓捕。

被逼无奈我想这不说理,我上北京找说理的地方,没想到北京信访办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对待我们。警察、便衣不由分说就把我们绑架到一个监狱里,一天也不给我们吃喝。之后又把我关到北京三分局,一个没穿警服的人问我炼几年功了,说着就举手打了我一个耳光,当时舌头就被牙硌出了血。后来恶警又把我关入辽宁省沈新教养院。在那里,因为我炼功,恶警就用电棍电我的头、脸和手。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张强镇派出所恶警所长刘春雨,以向教养院交伙食费为由,向我家人骗去600元钱,钱由张强镇政府司机时文清代取,没有留下任何手续,这钱也根本就没交到教养院。

恶警刘春雨还三番五次的到我家骚扰,家中两个年迈的老人和一个13岁上学的孩子被搅得不得安宁。接着这帮不法之徒又把我劫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法轮功学员一被非法关入龙山教养院,首先被剥光衣服检查,与法轮功有关的全部东西没收,钱也被没收,可是钱到了恶警的手却不知去向。有个恶警叫唐玉宝,对法轮功学员不是打就是骂,一点人性也没有。教养院的电棍经常用来电法轮功学员,电的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全是大泡,严重的流脓淌水,恶警还逼迫法轮功学员做手工活,为教养院盈利。由于法轮功学员住的地方又湿又潮,有的人身上长满了疥疮,痒的吃不好,睡不好,就是这样还得出工干活。法轮功学员在教养院承受着非人的迫害,家中的亲人也不得安宁。当地派出所象土匪一样,又罚款,又拿东西,值点钱的一律抢走,把农民学员的口粮地全部抽走,不让种地。

我的婆婆因害怕,不敢炼功了,于2004年含冤去世。二小姑子以前体弱多病,有风湿性心脏病等多种疾病,通过炼功全好了,可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也被迫放弃了修炼,2005年她心脏等多种疾病复发,也离开了人世。小小姑子至今也不敢学法炼功,身体很不好,每天靠吃药支撑着。

在短短的几年里,我先后失去了二位亲人,这就是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