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工程师谈走上修炼之路的前后经过(图)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明慧记者黄凯莉报导)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7年,期间,为了维持无理、血腥、灭绝人性的迫害,中共动用了整部国家机器,操控着所有中国媒体,不断造谣、诬蔑法轮功。为此,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和呼吁帮助制止迫害;也因此越来越多世界各地的人们了解了法轮功。有不少人从知道迫害,到了解法轮功是好功法,从而走进了修炼之门。美国加州矽谷计算机软件工程师张亮就是其中之一。


张亮(左一)在美西天国乐团中

张亮(左)在声援中国民众退出中共邪党的活动中

张亮主攻电脑信息系统管理软件工程,在美国加州矽谷一高科技公司任计算机软件工程师,至今已有8年,曾到世界各地帮一些知名的大公司解决尖端的计算机技术问题。他在1994年就听说过法轮功;在2000年听说法轮功在中国受打压;在2001年,他因接到一本中共驻旧金山领事馆人员发的反法轮功小册子,而激起他要深入了解法轮功;……几经曲折,最后他坚定的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以下是对张亮的采访报导:

记者:张亮先生,您是何时听说的法轮功?

张亮:我在1994年就听说有法轮功。那时我在广东省广州市上学;对气功感兴趣,在学其它气功,就没在意法轮功。

在2000年,我家人从大陆来,告诉我在中国大陆有打压这件事,我很好奇,就问他们:国内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讲到许多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节目,比如自杀自焚,还有人发疯,走火入魔。那些上电视的人,还有哭的,绘声绘色,而且电视上整天播这些节目。那时我就觉的这些恐怕又是一种宣传。

因为我记得在89年六四的时候,我当时在深圳。在深圳即可以收到香港的明珠台,又可以收到中共的央视。我特意做了一个比较,把两个电视台同时打开,我注意到:上面的报导完全是相反的。央视的报导是学生如何用暴力去打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当时想想都觉的不可理解。而明珠台,放出来的镜头就是军队开着枪,开着坦克横冲直撞,用机枪扫射学生。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知道中共当时的宣传完全是一边倒的。

所以我对家人讲的半信半疑。我问家人,这么多事情为什么到现在才讲出来?法轮功在中国这么多年了,怎么到现在才一下子出来这些事?不过,我想国内,中共常常打压一些团体或民众,这种事情很多,就没有过多去想。

记者:那是什么促使你要深入了解法轮功的呢?

张亮:是在2001年,我要陪家人到一个中领馆在我住地的一所大学里的流动办事处办证,离开经过门口时,领馆人员给每人发一份小册子,我一翻,里面全是反对法轮功的东西。那意思是你要去大陆之前得先了解了解这些资料。(呵呵…)我看了之后,反而开始对法轮功产生兴趣。因为它里面还“引经据典”,提到法轮功书里一些理论,并说这些东西都是迷信。而它提到的是什么东西呢?是史前文明,还提到植物是有生命的。中共认为这些都是迷信。我看了以后觉的很奇怪,因为这些东西在科学上是证实的,这些东西在美国,在西方发达国家一些边缘科学,已经证明了这些东西,而且在开展这方面研究了。为什么还说是迷信呢?我觉的不可理解。

当时令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小册子对李先生的话断章取义,企图煽动基督教人士对法轮功的仇恨,它的用意是攻击李先生;可是我反倒觉得不以为然;因为我在基督教受洗十几年了,在基督教里我认识很多人,有些人后来信起了佛教,还有一些神职人员━天主教的牧师相信人有六道轮回。所以我认为,理论上谁对谁错先不去管它,但一个政党对宗教信仰界的这些理论发出评论,我觉的很不恰当。

接下来,我就到图书馆借了《转法轮》来看。我觉的法轮功很高深,不是一般祛病健身的气功;我以前看《圣经》看不懂的地方,《转法轮》里三言两语就讲的很透彻,而且讲的好多东西和其它气功都不一样,而且方便易炼。但由于当时我住的地方离炼功点很远,所以只看了书,就放下了。

记者:那您后来是怎样走入修炼之门的呢?

张亮:我最终决定修炼法轮功,说来还是由于身体的原因。有一段时间,我的健康很不好。由于工作的关系,每星期都出差,世界各地的飞,基本上是每个星期一出去,星期五回家。这些劳顿,还有时间差呀,把身体的生物钟都打乱了,而且工作上压力也很大,吃不好,睡不好,一年多这样下来,身体发生了很严重的不好的变化。我得了各种各样的毛病:先是关节痛,痛的很厉害;后来又有咳嗽,还伴随着哮喘;到后来,前列腺也发炎,眼睛也发炎。

当时我把身体这些病都归罪于工作压力大,生活不规律,到处跑。眼睛红红的,干干的,又痛又痒,好象沙子在眼睛里磨着一样,晚上睡觉要不涂上很多很多的眼药水,就没法睡觉。

那时我在事业上好象很有成就,能全世界到处去,帮一些很知名的大客户解决尖端的计算机技术问题;也有车有房子,这些美国梦都达到了。但是我反而觉的很空虚,特别是出差时,白天忙了一天,晚上回到酒店,一个人坐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觉的很孤单。后来身体也不好了,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体质很弱,到了在飞机上别人打个喷嚏,我就得感冒的成度;一生病就一个月,感冒发烧的,持续不断的低烧,还咳嗽,经不起任何风寒。

那时我才28~29岁呀,我很悲观,就想:就我这样的身体,就算当了公司的总裁,也没多大意义。为了治病,我看了不少书,包括中西方知名人士的医学理论、养生之道啊、还有瑜伽……,我都看了;还吃了各种各样的药和补品;每个月花在吃药上的钱比吃饭都多,但身体状况依然如旧。

后来突然想起了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奇效,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就到网上把李老师的书、和教功录像都下载了。在2003年底,我就开始学炼法轮功。刚开始,我是一边吃药一边炼功。

约在2004年3月,我突然吃不下饭了,体重急减,由原来的160磅(145斤),降到128磅(116斤),按我这1米80的身高,那真是骨瘦如柴。我很惊慌,每天脑子里想自己是否得了这个病、那个病。我很悲观,年纪轻轻怎么这么多病?后来检查出来是慢性胃炎。我继母是针灸师,懂一些中医,她说:这么年轻得了慢性胃炎,消化系统有病的话,以后体质会越来越弱,最后真的就是废人一个。

到了2004年4、5月,我把药都停了,因为吃也没有用。我决定好好炼功,我每天早上炼1~4套功法,晚上炼第5套功法。这样几个月下来,到了7月,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就到医院作检查。医生拿了结果后,表示想不通,表情很严肃,还叫我坐下。当时,我还以为自己的病恶化了,就想:有什么坏消息,快点告诉我,我反正也不在乎了。

结果医生说:你的化验报告我看不懂,他专门打电话去问了实验室的人。那个化验师是美国做消化道化验的权威,他在全美国收集了40多万个样品,各个试验指数是他定下来的。而医生本人看过上千此病例。医生说,这个化验是非常科学的,也非常精密、准确。你这个化验单,我从来没见过。因为全消化系统凡是应该有杆菌的地方,从食道到大肠,凡是应该有杆菌的地方都应该能检查出来。

我说,我知道有两种杆菌:有益的和有害的;应该是有益杆菌压过有害杆菌,否则有害杆菌会导致各种各样的疾病。怎么可能一个都没有?

医生说:这个试验不可能作假,因为用什么东西杀死菌的话,应该有益有害的菌都杀死。他说,在你的化验报告上,有益杆菌还有一些,但非常少,而有害杆菌一个都没有了!这就是说你的身体已经到了非常非常纯净的地步了。

医生还说,那个化验师说从没见过你这样的报告,说你是创记录了。你的消化系统是他见过的人里最好的!

回想一下,因为我这人很顽固,以前不完全相信炼功能净化身体,经常很矛盾。现在通过这个科学化验,证实了这一点。我完全想象不到,炼了半年功,虽然没有长回到180磅,但是以前的那些毛病不知不觉真的是好了。法轮功说的是真的。于是我给医生打电话说:我以后就不来看你了。我自己管自己了。这样我就真正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

记者:我常常看到你参与到法轮功学员举办的反迫害活动中,能谈一谈你的想法吗?

张亮:我觉的这是我的义务。过去两年里,我身体的变化是我家里人有目共睹的,这两年我再没吃过药,而且身体越来越好,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我不再沮丧,生活又有了希望;我觉得很感激法轮功。当我看到国内法轮功学员的处境、和受到的迫害,我觉的我在国外有责任出来讲,法轮功确实好,使人身心提高,他不但从身体上得到净化,而且在精神上,教人怎么做一个好人。

我相信人都是有头脑的,如果能得到客观公正的信息,是会自己作出评断;所以我出来参加这些活动,告诉那些被共产恶党迷惑和毒害的人,法轮功的真相。希望人们知道一些事实真相后,做出自己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