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市天桥区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15日】从99年4月25以来,天桥区的恶警就开始对我家进行24小时监视。开始还限在宿舍大门外,整天停着两辆警车。后来就在夜间也派人围着我家转。当时楼上有人开玩笑说:“你们家可安全了,有四、五个保镖。”

我家经常有大法弟子往来,白天晚上都有人来学法和交流。1999年7月14日开始,公安联防就进驻我家。我坐在垫子上,他们就坐在沙发上。到10点半,我才能赶他们出去。公安联防每班4人,正副班长带班。

1999年7月19日我被绑架到派出所,三天三夜才放人。回来后,他们就不准大法弟子来我家了。我家日夜被警察骚扰。直到后来,我和老伴儿干脆去了小女儿家住,他们才撤了岗。

在2000年4月天桥恶警不断加大迫害法轮功力度,要学习南临沂迫害法轮功的“经验”,然后在全市推广,因而我们就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回来后,我被关了五天,女儿在西郊关了15天。在关押期间,听派出所所长说:“才安稳了2个月,老盛(原天桥公安分局局长)又要办什么班,让法轮功又上访,这下可好了,奖金完了。不行,我得找老盛去,闹腾什么!”就这样我被非法的关了半年,直到11月初,我们天桥区66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黄河宾馆,后又转到现在“610”洗脑班关押。有的人写了三书出去了,也有人由于家人出了大量的钱被放了。最后剩下22人。大概到了2001年1月底,我老伴儿再也忍受不了政府的非法迫害。他拄着棍子,抱病找到“610”,对着李梅(“610”主任)大喊大叫,要求李梅拿出关押的依据——红头文件,他说李梅如果拿不出文件,就是非法关押。当时大厅聚集了一百多人,可能李梅觉得闹大了不好收场,只好放我走了。最后,剩下的人也因绝食被陆续放出。

2000年10月中旬,天桥以盛××(原天桥公安分局局长)为首又要出花样,抓了12名大法弟子,把天桥区的所谓法轮功骨干押到天桥区公安礼堂,大概有800名大法弟子加上警察、和各单位保卫人员100名。当盛××宣布每人劳教三年,当场戴上手铐。大法弟子当时就高声念师父的经文《无存》。众学员齐声合念。恶警当场就把领念的学员拖出礼堂,大打出手,并被拘留一个月才放出来。这件事阻止了盛××的阴谋,使邪恶势力不再敢向全市推广这一邪恶的所谓经验。

天桥区的盛××很阴险。他很会用两面三刀的手腕。在全天桥区据不完全统计,被劳教的有三十多人,流离失所的有多人,至今还有一人无音信。

天桥区南村派出所在天桥公安分局局长盛××及政保科科长刘洪照(音)的邪恶部署下迫害法轮功首当其冲,恶警朱绪贵(音)借抓法轮功公报私仇,把一个70多岁的老人打得遍体鳞伤,老人毫不屈服,气的恶警把打在地的老人用皮鞋猛踢,打骂声激怒了楼下的老伴,她冲上楼不顾一切解救出老人来,恶警目瞪口呆!同样南村派出所的恶警,在天桥公安分局的盛××及刘洪照(音)的部署下,为了抓捕天桥区在北京活动的学员,就把市中区的一个张副教授通过教育学院绑架到南村派出所,企图从其口中得知在北京活动学员的电话,首先由天桥公安分局局长盛××亲自出马“审问”,毫无收获,气愤地走了,接着分局政保科科长刘洪照(音)拷问,无结果,那政保科科长发怒了,就利用他那一生所学的打斗功夫全施加到这位教授身上,残酷的肉体摧残仍然是毫无结果,只好把这位张教授送回了家。

天桥区“610”李梅和公安分局以及伪法院对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进行强化洗脑迫害,并且强迫灌药,肉体摧残,以至不少大法学员非法劳教和判刑。

2005年9月27日邪恶之徒绑架了章丘的孟立军,2005年12月底的一天,济南天桥区伪法院未告知任何原因,开车把孟立军的丈夫从七八十里以外的家中接到济南市里,下车才告知开庭审判孟立军。济南天桥区伪法院非法判决大法弟子孟立军10年监禁。

2005年12月1日天桥区恶警将市中区75岁的朱月珍老人绑架投入济南市看守所;2006年1月18日被天桥区伪法院非法开庭,1月25日朱月珍老人非法判刑三年。其老伴吐血住院,于非法宣布判刑的第二天去世。

2004年11月16日济南市天桥区所谓的“人民法院”非法判大法弟子刘向云、于亚丽、初忠美分别为七年,非法判大法弟子苏树贞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