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恶党才是害死我母亲的元凶


【明慧网2006年7月16日】我老娘是出生在清末民初时期农民家的典型的农村妇女,裹小脚,不识字,小时做童养媳,结婚后不但操持家务,还和妯娌一起割麦、碾场、割草、背草、铡草、晒土、垫圈、喂牲口、搅水等等。她终生辛劳、勤恳又善良。从我记事起,老娘就经常有病,73岁还因长瘤子做了手术,后来还染上了一种鹅掌风(手癣),手掌裂口,久治不愈,痛苦不已。

大约在98年,老娘知道我炼法轮功后也产生了炼功之念。这年冬天我有次回家,正上初中的儿子(当时也炼功)悄悄告诉我,我老娘想炼功。我知道大法好,更想把他传给我所有亲人,唯独没考虑老娘,而老娘自己却想炼功。但老娘当时已80余岁高龄,不但脚小站不稳,还不识字,耳朵又聋,炼功要学法她怎么听得懂呢?正当我犯愁之际,我看了师父在北美讲法录像,一下子明白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要你有这个心,师父就会帮你,就会为你做。因为我与老娘分居在两地,就打电话给一离老娘住得很近的功友,告诉了老娘的愿望和我的困难,请功友帮助,教老娘炼功。

就在我还不知道老娘到底开始炼功没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老娘晚上睡觉时从床上掉下来把腿摔伤了。我回去后,家人说已拍了片子,骨头好着哩,也叫民间的捏骨匠捏了,可是老娘却疼得彻夜不眠,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只好再做检查,确诊为股骨头骨折,医生建议用牵引带牵引让慢慢恢复,最好换股骨头。

我立即拿上X光片返省城找名医。托关系找到一有名骨科医院大夫,交上X光片。大夫看过后说必须换股骨头。我问咋换?回答一个国外产的股骨头六千元,请个军医大专家四千元,还不包括其它费用,这把我难住了,手术还没做已经是一万元了,而我当时的钱仅够维持我与儿子生活。只有选择最下策:找民间有名的捏骨匠,可是其人已老眼昏花,年迈无力,不出远门。只有一条路:牵引。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借到一条牵引带送了回去。一周后我再去看老娘时,见她并未用牵引带,她说用了几天疼得受不了,非要解下来,老娘张口就是疼的受不了,买包老鼠药吃死算了。

山穷水尽已无计可施,我冷静思考:是不是要靠大法?就郑重其事的问老娘:“我儿子说你想学法轮功是不是真的?”她说:“炼功好,我怎么不炼?”既然她这么坚决就好办。我想试试老娘的腿是否可双盘,就坐在她对面,叫她试着把双腿平放在前面,我乘她不注意猛一下将她双腿按标准给双盘起来,她疼得一声尖叫,我立即放开。我已知道她可做双盘,就告诉她:既然你想炼功,就照这办法。自己试着把腿盘上去,再双手结印,心里最好什么都不想或者就念“真、善、忍”,能盘一秒是一秒,能盘两秒是两秒。药嘛就不要再吃了,吃了这些天也不管用。平时嘛就不要想自己是个病人,你就想我是个好人。

我怕引起她执著,没有告诉她炼功会好病,也没告诉她炼法轮功与腿疼有什么关系。同时我在她身旁放上录音机放师父讲法给她听。

两周后我再回去,我回去时,她正坐在床上做针线活,而没有痛苦的表情。老娘腿不疼了,能下地走路了,大法的神奇使我和老娘亲身体验了。

老娘特别信神又信鬼,过去见哪儿不对就拿起筷子端起水碗驱鬼送病。这次回去她又说近期经常梦见死去的人,看来她又怕鬼缠身想送病。为了杜绝她这样做,在当时又不懂得什么叫正念,我就把师父的法像贴在她床头的墙壁上告诉她,这是师父,天上最高最大的神,有师父在什么神呀鬼呀的,它们根本不敢近你身,你只管放心。另外我告诉她,家里平时没人,你就一个人去上厕所,不要担心会摔倒,师父时时都在你身边,不会有事的,师父会时时保护着你,你也不要想自己是病人,就想自己是好人,走路时拉上拐棍,脚下试着踏稳就行。

就这样一月后老娘无需拄拐棍就能一瘸一拐走路了。半年后老娘腿也不拐了,自己能上下楼,不知道的人谁会想到她半年前曾股骨头骨折。就这么简单,一分钱没花老娘很快好了,能出门了。她逢人就讲法轮功有多好,就讲她的亲身经历,洪扬了大法。她见了生人也讲,熟人也说。也许老娘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洪法,更没想过自己如何去洪法。她实际上做着洪扬大法的事。现身说法。

老娘不以炼静功为满足,此后她想五套功法全炼,但在家我没机会教她,99年借着儿子放暑假,我就将她和儿子一起接到我处教她前四套功法。我已说过她没文化,年岁又大没记性,教功太难,使我失去耐心,时时为她记不住而发火,可她学功心切从不灰心。我发火发多了她生气了说不学了。可没过一阵又给我说,你教我,我学呀。现在回忆起来很伤心,我对不起老娘,更对不起师父。

正值我教老娘炼功之际,邪恶“7.20”大迫害开始了。我妹从乡下来看老娘,见我还教老娘炼功,非常吃惊又担心,我告诉她,不用怕,没人知道的。而我从不给老娘讲起这些,以免给她造成精神恐惧和压力。虽然邪恶迫害铺天盖地,老娘却全然不知。我们科室有位同事的母亲60岁股骨头骨折,在有名的军医大学做手术花费一万九千元,其母出院后40多天躺在床上不能动,每天还要打57元一支的针。为证实大法的神奇、政府的邪恶,有一天我约同事帮我送东西,叫她看我母亲的现状。到家后我老娘听说此同事的母亲股骨头骨折就又谈起了自己的经历洪扬了大法。

老娘虽不识字,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她敬师父爱大法信大法,心地纯朴又善良,为学不会前四套功法而着急,我就劝说她只炼静功守住心性就行了。老娘经过炼功,裂口的手好了,虽然瘦得皮包骨,但手上皮肤已经变得湿润柔软,再也不干裂了,面部也是白里透红,精神状态也好了。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

2000年老娘回到了故乡。2001年1月我去北京,被天安门恶警非法抓捕非法关在了密云县拘留所,后由当地派出所接回,虽经我依法申辩抗议,他们还是非法刑拘。两月后邪恶610放了我。

当时单位没让我上班,我就返故乡看老娘,惊奇发现,当年那么坚定的老娘不再炼功了。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大姐骂她,不允许她炼功,说我被公安局抓了蹲监狱,邻居老太太也被抓了,再炼功看公安局来了不把她抓走,等等。还说了更加恶毒的话。老娘说:“你姐骂我,我不敢炼。”我说:“你晚上又不跟她一块住,她睡下了你炼功她怎么会知道。”

我大姐以公安局抓捕而要挟不准老娘炼功也许属实,但老娘知道我蹲监狱,肯定会害怕。象她这样一生根本不懂什么叫政治斗争的人,怎么能理解邪灵恶党及江魔头玩弄的整好人斗争哲学。她只知道坏人才被抓去蹲监,那有好人蹲监狱的?当然害怕呀!也许会相信我真的“胡整哩”。怎么再敢炼功呢?而我呢只是一味劝她炼功,并没给她讲真相,更没向她解释我为什么被抓。现在我才明白我没去解开她心中的结。

2002年3月我去上班,在单位再次被单位及当地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5月又非法劳教我一年,将我投入劳教所。这对老娘又是雪上加霜,怎能承受如此打击。事后听亲属讲,后半年她近乎傻了,有时几乎不认识人。我去年才从一亲属口中得知:老娘常对别人讲我“可能没命了”,这正是老娘的心病,我第二次被抓而且久不见人怎么能活呢?

在邪恶的摧残下,我老娘2002年腊月十九日离开了人世,腊月二十六日下葬,结束了她的人生历程。老娘过世后,家人与劳教所联系,指望劳教所让我回去为老娘送葬。而咒骂大法弟子不讲亲情、没有人性、甚至煽动不明真相的家人在劳教所以亲情诱惑、殴打大法弟子“转化”的劳教所,不仅不许我为老娘送葬,而且对我封锁消息,千方百计在我的解教日期上做手脚,使我延迟十三天解除劳教,失去了本可以为老娘送葬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