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的觉醒


【明慧网2006年7月17日】我的叔叔六十六岁,被邪党欺骗四十多年。年轻时当兵入了党,复员后在本村干过民兵连长、支部委员等角色。在共产邪党的毒害下,被邪党观念包围、掩盖着他的先天本性。

我的婶子原本有个腿疼的顽症,吃药打针、偏方秘方、求神供仙也没改变。自从修炼法轮功,再也没犯过。不但能料理好家务,还把孙子接过来自己带着;田里园里也能干活了;更有意思的是,送真相资料一晚上步行五六十里路,回家再炼完功才睡觉;去城里交流,不坐车步行往返近百里路。这些事实,我叔叔最清楚。他的朴素的本性冲开观念的间隔,显露出来了:“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好好炼,我支持。”

不过,后天观念形成后能控制人的大脑,当邪党迫害逐渐加剧后,他的“听党的话”、“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观念又出来了,阻挠我婶子洪法讲真相,还把毛泽东的画像挂在中堂上。我婶子和一些大法弟子多次向他讲真相,跟他讲:毛一生做了多少罪业,在世时连自家人都保护不了,死后还不下地狱?他能给你带福吗?又把“九评”读给他听,把大法洪传世界的真相给他看,使他幡然醒悟:“没想到我自己真糊涂呀!让共产党耍猴耍了这么多年。”于是决定声明退党。

可是,前些日子,这里的邪党组织从上到下派发“伟人像”,当送到他家时,他也接过去了,说是以前看习惯了,太熟悉了,也就接受了。可见共产邪灵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当他的想法适合了邪魔后,它就跟你纠缠不清。我叔叔在彷徨恍惚中挂上了这几幅画像,几天后出现了一件发人深思的事情:

他的儿子洪涛开拖拉机和他去晾晒小麦,为选择晾晒地点,爷俩发生争执,都觉自己对,都气得不得了,都忘了拖拉机还在行驶。我叔叔本来站在拖斗前面的牵引架上,拖斗一晃,把他摔了下去,仰面倒地。紧接着,拖斗的一个车轮从他的脖子和胸膛上碾了过去。旁边的人吓得惊叫,洪涛回头一看,傻眼了。停了车,跳下来,咧着嘴哭不出来。怎么办?去医院吧。小医院不敢留,呼叫急救车去沂水中心医院。亲友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着检查结果,可结果出人意料:没有伤筋动骨,器官无损,只是皮下淤血,皮肉擦伤。

大伙松了一口气,但又觉得太离奇了:一个干瘦得皮包骨头的六七十岁的老人,装有千多斤小麦的拖斗车轮从脖子胸膛压过去,却安然无恙……

我去看望叔叔时,跟他开玩笑:“您老肯定高寿!独闯阎王殿,阎君不敢留。还有大福要享!”叔叔长叹一声说∶“都是我糊涂哇!鬼迷心窍。那天要是听你婶子的,不挂那几张邪恶画像,心里清爽,也不会出这份洋相。天灭共产党,到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