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纯善的心态营救同修、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7月17日】近日,某市一大法弟子面临非法判刑,对此,当地同修形成了整体、互相协调,采取打电话、写信、贴不干胶、发传单等方式讲真相、揭露邪恶,其中尤以打电话和写信两种方式在公检法部门引起强烈反响:他们每天不断接到海内外同修的电话,信箱也几乎要被来信塞爆了,这对于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和震慑恶人起到了非常到位的作用,整体配合初显神威。

但同时出现了一个美中不足的反馈:说是每天接连不断的电话让他们感到工作受到严重影响,而使一些工作人员产生反感,特别是,目前法院和检察院定下制度:大法弟子的案子由所有的工作人员(法官等)轮流负责(因为每次接手法轮功的案子,都会收到很多真相电话和信件,量大的任何人都难以长期“招架”),因此,对于初次接法轮功案子的人,这是第一次正面接触大法弟子、接受讲真相信息,可这些真相电话和信件却没能真正让他们明白真相。

一、原因分析

讲真相和揭露邪恶都是师父让做的,我们做的量大,说明参与的同修多、用心大,这都是没错的,可为什么在我们做的过程中会出现负面反馈呢?

师父说过:“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那么针对世人的这种反映,我们就要从心性上找。是不是我们打电话和写信的心态不够纯善、有恶的因素掺在其中呢?师父说:“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進要旨•清醒》)

每个生命都是善恶同在的,对于被救度的人,我们的纯善会启发对方的善,我们的恶和恨也同样会激起对方的恶,如果激起了对方的恶就等于在往大法的对立面上推对方了,虽然这不是我们的初衷,但却会起到这样的效果。曾多次听到不明真相的警察接到真相电话之后这样对大法弟子说:你们法轮功打电话骂我。我们都知道修炼人不可能骂人,警察的话固然不可全信,但这反映出我们的讲真相中有恶的一面,警察接收到了,所以才那么说。

我们营救的水平不应该仅仅停留在“震慑、让恶人不敢迫害”的阶段,而应该真正利用这件事让所有相关的众生明白真相、从心里不愿参与迫害甚至主动放弃参与,而最终被救度。而且,我们在营救同修讲真相中追求的也不该是那种表面的“轰动效应”,而应该是真正把真相讲入众生的心中。所以每个参与的同修真该好好想想到底以什么心态参与营救,这一点上或许也是我们整体应该升华的地方。

二、纯善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开创当地环境

师父说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儿”(《芝加哥市讲法》)我们地区的所有众生都需要我们救度,公检法部门的也不例外,只不过他们处在特殊的位置,受害更深,需要我们下更大力度去救度。而不能把他们当作邪恶的一员,因为他们只是被背后的邪恶控制了。如果我们清楚的看到了他们在做那件事时背后就趴着一个共产邪灵,邪灵指使他们迫害大法弟子,那我们对他们本人还会有怨恨吗?我们应该做的不就是铲除那个邪灵、同时解救他们吗?

我们什么心态对待他们得到的反响也会不同:我们只有救他们的心,没有跟他们对立的心,大家都这么想,这种慈悲的场本身不就是在解体他们思想中所有不正的东西吗?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跟他们没有对立情绪,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是被迫害与迫害,而是救度与被救度。这样想的时候,我们的境界就在那了。邪恶还够的着我们吗?我们纯善的心不可能招来任何不好的结果。

恭引《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的教诲与同修共勉:

“我们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本着善念冷静的去做。无论对人讲真象还是参与什么活动,都要叫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千万不要做任何过激的事情。你在救度众生讲清真象中,你跟人家过激的去讲也起不到正面效果,因为你的不善不能够使被毒害的人思想中的那些邪恶因素解体,所以你就起不到正面的效果。

我跟大家已经讲过了,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没有真善的强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体,你在讲清真象中就起不到作用。特别是偏激做的,我告诉大家,是绝对起不到好作用的,就是因为你修炼的能力体现不出来,你的善体现不出来。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要抱着对着干、跟人斗的想法,这都是不对的,不能偏激,哪怕去领馆。对人还是要慈悲的,对邪恶的生命不一样,我们在发正念中清理那些不属于人类的邪恶、搞迫害的妖魔鬼怪,那些烂鬼、黑手你怎么去对待它都没有问题,但是对人要善。不是救度人吗?救度世人嘛,所以对人不善你能救度人吗?”

三、以纯善心态讲真相收效甚好的几个例子。

例一:2004年年初,某地同修挂条幅,一夜间有7名同修同时被绑架,事后分析原因,除了与同修本人状态有关之外,那些条幅的措辞激烈、里面含有恶的成份,这是主要原因之一。大家认识到之后达成共识:以后每次讲真相、写信都要以“劝善”的角度,用纯善的心态来对待公检法部门的人。哪怕曾经迫害过大法弟子的人,写信时也都首先肯定他曾经善待过大法弟子,启发他善的一面,同时告诉他善恶有报、不要因“工作需要”而毁了自己。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当地的公安局局长一次面见大法弟子时心平气和的说:你们给我写的信我都看了……,政法委书记也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给我写信的心都是为我好的。目前,该地610、政法委负责人已经有多人退党。

其实,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自己、提高境界的过程。上面的例子中,多位同修在写劝善信时被自己生出的慈悲心感动的流泪、体会到了慈悲的美妙。

例二:一次营救中,一个法官接到了大量讲真相电话,但他没有因此而明白真相却很反感,后来一位同修以被绑架同修的表姐的身份面对他去讲真相,过程中心态平和、轻言细语,那个法官后来终于接受了,对同修说:“你跟他们说的不一样,你这么说我能接受。”明白真相后的法官后来主动超越自己工作范围的去别的部门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说情,给自己摆了一个很好的位置。

当然,这个例子中,打电话同修所起的作用也是不能否认的,虽然没从人的一面给法官讲明白,但从另外空间铲除了很多影响法官得度的邪恶,为后面同修的面对面讲真相打下了基础。

以上为现阶段的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