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我信仰真、善、忍,就遭非法抄家、关押、判刑


【明慧网2006年7月18日】我是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直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道德回升。自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血腥迫害法轮功以来,只因我修炼真、善、忍,就遭到了非法抄家、关押、判刑的迫害。

2000年6月18日,因上大庆石油管理局炼功,讲真话,证实法轮大法好,我被警察谎言欺骗扣押,由红岗区公安分局八百垧派出所(现在的八百垧公安分局)的警察非法把我送进大庆市看守所关押了3天,由于此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很拥挤,警察就把我们部份修炼者分散到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关押。八百垧派出所恶警非法提审我们,叫吼:“谁通知你们那天炼功,谁参加法会啦?”我们没说,恶警疯狂的用胶皮带抽打我们,同修们臀部被打的黑紫,疼痛难忍。两个恶警猛打我脸,直打的我眼冒金花。它们打完了就让我们蹶着几个小时,有的都晕倒在地。我们炼功龙凤看守所恶警就打我们,我一直被关押58天。

2001年1月在班级上有学生问我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就给学生讲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学校领导知道此事,给我停课几天。由于同修在学校贴真相,学校领导给八百垧派出所打电话,姓姜的警察把我俩送进大庆市看守所关押30天,又在红岗区拘留所关押15天才放回家。

2002年8月,八百垧派出所林水、张小松等四个恶警到我工作的学校把我非法绑架,然后它们又强行到我家非法抄家,之后把我送进大庆市看守所关押1个月,又送大庆市萨尔图区收容所关押两个月。八百垧派出所以非法抄家的所谓证据,谎报材料数量陷害我,把我非法判刑3年。于2003年2月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只要刚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都得先上集训队训练3个月。恶警天天强迫我们看、听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我们不看不听就遭到恶警和犯人的疯狂打骂。监狱为了强迫转化大法弟子,大量购买诬蔑、诽谤大法的资料和宣传器材,凡是帮做所谓“转化”的恶警与犯人都有嘉奖和减刑,有恶警的纵容,刑事犯更加为所欲为的打骂大法弟子。在集训队我被迫害4个月,又送到九监区,恶人强迫我们直挺挺的整天坐塑料凳,从早6点到晚9点。一次,我闭眼睛,恶警把我拽到值班室,用胶布粘我嘴不让我说话,把我双手上大背铐一个多小时,使我双臂疼痛难忍。各监区都有转化班,恶警们强迫我转化,让我放弃真、善、忍。恶警贾文君问我:“你要国家还是要法轮功、你要党还是要你师父?……你必选一个。”我说:要大法跟师父走。贾文君气急败坏的打我几个嘴巴子。恶警唆使犯人天天念那些诬蔑大法的材料,让犯人(也叫贴身)寸步不离看着我们;否则,恶警就惩罚犯人扣劳务分。这样促使犯人经常打骂和利用各种手段折磨我们。我抗议,就把我拽到一个小屋,挡上门帘恶警和犯人一起打。恶警、犯人让我们重复它们念的诬蔑大法的谎言,我们不听它们就用板凳、鞋底子和装满水的水瓶打我们,头发被拽掉一绺一绺的。对于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恶警贾文君就指使犯人在纸上写师父的名字,往我们的屁股底下和裤裆塞。它们还用脚踩,满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还连打带骂。一次因为我不戴写着我们的所谓“罪名”的名签,恶警贾文君和刑事犯就打我半天,还往我身上乱划骂师父和大法的话,还说:“你带名签我们就不骂你师父。”有的大法弟子不转化不签字就十多天不让睡觉,一闭眼睛就拳打脚踢。

就这样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在这个中共恶党的魔窟,整天这样那的遭受精神与肉体的摧残!我在这里整整被迫害了3年,2005年8月获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