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法开庭问题上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


【明慧网2006年7月18日】大连大法弟子薛新凯和母亲7月18日面临非法开庭,几天来,对此事我的认识经历了不同阶段,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

此绑架案发生后,虽然我们没有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但后期的整体配合还是很到位的。从我个人的状态上来讲,最初做的很努力,得知非法开庭日期之后,几乎是分秒必争的进行各种努力,尤其是在前几天,甚至有一种“来不及了”的急躁情绪,潜意识中把18日的非法开庭看的特别重,觉的一定要赶在18日之前做出点效果来才行。同修后来指出我的这种急躁其实还是把18日的非法开庭看重了,也是在承认邪恶的安排。

同修一说我明白了,知道应该彻底否定,不把非法开庭当回事,心里下决心:不被邪恶的所谓“开庭”、“判刑”带动,不管它们判所谓的“几年”我们都要把营救工作进行下去,把这件事当成我们地区整体配合、开创环境、整体提高的一个契机,永不放弃。

当时还以为这个认识很正,后来同修又说:根本就不该承认它们的什么“开庭”,从思想中就不允许它们的这个想法实现,虽然同修有执著,但大法弟子救人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面临被淘汰的邪恶怎么有资格因此来审判大法弟子呢?刚听到这个悟法的时候,我虽然认同,知道这样想很正,但心里还是觉的无能为力,一边想着否定,一边还在为18号开庭自己该做什么配合整体做着打算。(做打算倒也不错,应该打算怎么样让它解体)

直到昨晚,我想起了英国西人大法弟子在2000年10月5日发表的师父评语文章《去除魔性》中一段:“我的思想现在明白了,能够分清正、邪是不够的。能够认识到我们是正的,把我们和邪恶分开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意识到邪恶不应存在,我们必须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灭邪恶……当这种决心生起时,我的思想变得象钻石一样坚固,我真觉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

想起这段之后,我明白我为什么发正念时会感觉无能为力,就如评语文章中所讲:我只是认识到我们是正的,邪恶不该存在,但我还是没能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灭邪恶,从思想中就在给邪恶留下生存的余地。

几年来邪恶随意对大法弟子非法判刑,随着这样的案例的增多,我也觉的“习以为常”了、麻木了。其实,正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对此事的这种麻木、默认、觉的无能为力,才造成这样的恶性案例不断出现,至今不能被制止,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转法轮》中师父还说:“为什么这么多大觉者,这么多高功夫师父不管呢?我们这个宇宙中还有一个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别人不愿干涉。” “就是因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招来了不好的东西。”

是我们的心不够正,而造成宇宙中最不正的事一再发生——最邪的“审判”最正的——天理何在啊??

想到这的时候,我真觉的自己以前对于非法判刑“习以为常、麻木、无能为力”的想法是在犯罪,是在对正法犯罪。我们成就的一切都是给未来留下的,如此不正之事因为我们大法弟子的不正思想而一再出现,以至于留给未来吗?决对不要!站在正法全局和大法弟子历史使命的高度这样想的时候,我觉的我的思想也“一念力可劈山”了。

当然,有时会有这种情况:我们觉的在某个问题上的认识很到位了,但结果还是未能如我们所愿,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认识的不对,或许是因为其中还有需要我们继续提高、悟到更多法理的因素。

今天是17号,虽然马上就到18号了,但我还觉的写出来是对的,因为我们营救同修不是唯一目地,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此事讲真相救人、形成整体、整体提高。只要我们大家的认识都能在积极参与营救的过程中不断升华、不断提高,那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结果就一定都是最好的。

从7月9日起至今,明慧连续将《彻底结束劳教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这个栏目置顶,意义一定重大。近日参与营救同修,个人感觉升华很多,也许这是因为努力去圆容师父所要的、跟上了师父正法进程了的缘故吧。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