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2006年7月2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美国密苏里州大法弟子,1998年在大陆得的法,今年73岁。在个人修炼中,通过学法、炼功、洪法,才真正懂得做人的真正目地。我决心精進实修,绝不错过这千古难逢的机缘。我与同修每天早晨到公园炼功,晚上学法、交流心得体会,周日还到公共场所集体洪法,大法越传越广,炼功点不断有新学员加入。我不仅身体健康,脾气也越来越好,真的活得既充实又快乐,海内外亲人都很高兴。

1999年7月20日,国内那个残暴的独裁者江××出于个人的私利与中共恶党相互利用,开始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的迫害。它们利用手中的权力操纵国家宣传机器漫天造谣诬陷法轮功,制造恐怖与仇恨。当时都把我搞迷糊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没有干坏事,就是为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做好人才修炼法轮功吗?我心里想,不管遇到什么魔难,我一定要坚修大法。

99年9月来美国探亲时,全家人都支持我在家炼功,女婿还教我上明慧网。通过每天上网看同修的心得体会及大陆同修遭受迫害的消息,我感到作为大法弟子应该走出来证实大法。2000年我参加了芝加哥法会,特别是同年12月9日参加了北美大湖区地区法会,第一次见到了师父,我激动的哭了。会上师父说:“……可是这邪恶的魔难发生了。大多数学员都在不同方式中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有的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师父都被谣言恶毒的攻击。学员在生死存亡面前敢于走出来,在最大限度失去一切中走出来,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伟大的一切。”师父又说:“无论是在国内也好,在国外也好,表现出来的都是一样,都存在走出来、走不出来,对正法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着同样的差异,只是环境上不一样。”听了师父讲法,我更加坚定了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决心。

因为原来我住在女儿家,那里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离圣路易斯市比较远,要开两个小时的车。圣路易斯的同修在很忙中都来接我去参加法会或者重大活动,我非常感动,再一次向同修表示感谢。

2001年某月的一天,同修要到我所在地来洪法,打电话说:由于时间紧不能来接您,说是在某公园。我说我走路过来,结果走了两个小时到了我认为的公园,也没有见到人。实际上,同修不在这个公园,又因为时间关系他们还要到别的地方。我等了一阵,只好往回走,虽然太阳很大,很热,脚上又打了几个血泡,但是为了证实大法,我无怨无悔,尽管没有参加上洪法活动,由于我穿着写着大法字样的衣服,也会给路人洪法,我也很高兴。

2002年由于家人不愿开车送我到圣路易斯市去参加大法活动,每次又麻烦同修来接,他们都很忙,我内心也过意不去,我和住在圣路易斯的儿子商量住到了他家。这边的修炼环境真好,提高也比较快。

*打电话讲真相

师父多次讲了法会的重要性,所以每次的法会我基本参加了。每次的收获都很大。师父多次讲法都谈到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我在考虑,平时在家除学法、炼功、发正念外,如何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呢?因为多次参加法会,同修在会上交流了打电话的经验,所以从2000年开始打电话讲真相,但是不经常,主要给亲朋好友、学生打,效果比较好。经过一段时间自己觉得打电话讲真相、救度世人真好,又很方便,所以从2001年3月到现在只要在家我都要打电话。经过几年打电话讲真相,我体悟到讲真相是慈悲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消除邪恶的过程,对自己也是一个修炼升华的过程。要想打好电话,取决于自己的心态,当自己的心态很纯、正念很足,发出强大的慈悲救度之心时,效果就会好。另一方面我体悟到,只有坚持正念正行,一切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做,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做,就能坚持打好电话,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九评”出来时,我心想大法弟子应该跟上正法進程,不仅自己在大纪元发表声明退出中共恶党,还向国内亲朋好友及劳教所、派出所打了很多三退的电话,效果比较好。我们全家只有儿子还没有退团退队。今年3月8日苏家屯集中营的事爆发出来时,我当时第一念就是赶快打电话把中共恶党灭绝人性的罪恶揭露出来。首先我找了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苏家屯中医院院长及恶党党支部书记的电话号码。打通之后,我就把他们医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揭露出来,对方没有说话,我又继续讲九评、退党、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特别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并给对方指出出路。紧接着连续给沈阳市苏家屯区公安分局、派出所打电话,全都打了,但大多数是录音。4月11日明慧网登了追查国际对天津器官移植事件的紧急通告后,我被情带动,现在我们法轮功学员还在遭受恶人活体摘取器官,我心里很难受,停了几天没有打电话。后来参加了圣路易斯市的汽车之旅,沿途向世人讲真相,到了DC,参加揭露中共邪恶罪行的活动。回来后心态平静下来了,又拿起电话,连续给天津市各区政府打电话,揭露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3月末突然進行大批器官移植手术的罪行。每打通一个电话,我就告诉他们赶快去救人,现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正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他们都说这个事管不了,叫我给110和市政府打电话,我还是把真相给讲了。

*曼哈顿证实法

师父把到曼哈顿去讲真相的重要性讲的很清楚,我决心去,再苦再累我也不怕。由于我不会说英语,只能去发真相资料或者参加反酷刑展。开始去了两次,每次只有两三天,开始发不出去资料,主要是正念不强。经过和同修交流后,决定一定要把所在场正过来,特别有一位同修教我说英文:法轮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

我在发资料时决不硬塞,总是很有礼貌、发自内心的微笑着对待路过我身边的每一个众生,同时当世人要到我身边时,我退后一步不堵他们的路,他们愿意拿资料就拿;只要没有人经过时,我就发正念:消除干扰曼哈顿所有众生了解真相的邪恶因素,让他们進一步了解法轮功真相从而得救。后来我不管在哪里发资料都发的比较快。由于发传单所在场很正,每天从早上7点出去,到晚上5、6点钟回来,只有中午吃饭歇一会,也不觉得累。从2004年8月份起到2005年6月,每月我都去曼哈顿发传单。

我能坚持走出来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与我平时坚持学好法是分不开的。不管遇到什么麻烦,从没有动摇过我做三件事。2003年我曾背过《转法轮》第一讲,后由于人的观念比较重,总认为背一段,就要背得很熟,才算背下来了,结果花的时间很多,也就没有信心背下去了。今年明慧网登了学员背法的交流文章,在同修的带动下,我又开始背了,这次是要决心背下去。目前已经把《洪吟》和《洪吟(二)》背下来了。每天用一个半小时重背。

师父说:“当然修炼过程中,因为你要提升,肯定对你来讲,对修炼人来讲是有考验的,做不好会不断的有麻烦出现,做的好也会不断的有修炼中的考验出现。”(《2006年加拿大讲法》)现在我才真正明白这个道理。过去我认为做大法的事这是很正的事,也很用心,效果还可以,不清楚为什么还会出麻烦事呢?例如,2004年底到2005年2月11日在曼哈顿发真相资料,在很冷的天气下,也很用心的发,每天要站8、9个小时也从没有叫过苦,可是11日晚和同住的同修高高兴兴吃了晚饭,收拾好行李,到飞机场去了。在那儿,我就开始咳嗽而且咳嗽出血来了。一身无力。回到圣路易斯的家时,只能睡在床上,三天没有吃东西。我先生说,这个人完了。但我脑子很清醒,我不停的发正念,后来又听师父的讲法。三天后好多了,我就坐起来发正念,又炼静功。大约十天基本上就好了。2月26日又到旧金山参加法会,还见到了师父,真是高兴。

*如何在家庭环境中做好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讲:“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说到方便,人修炼可以不出家、不入深山、不脱离世俗了,可是从另外一方面讲,这一切却造成了另外一个难度,你得做好那一切,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来。”

我过去在处理家庭关系方面拖的时间太长了。99年来美国住在女儿家,给他们带孩子;如果在家学法炼功,他们都没有意见;只要我出来参加法会或者大型活动,就全家不高兴。后来经过耐心的讲真相,直到2002年才好一些,特别是我先生现在还可以,也时不时看看《转法轮》。我每次走出来他都支持,平时还用些时间写邮寄九评的信封。

2002年8月9日我到儿子家住了。我对儿子的情很重,从小就喜欢他。读高中时,我又当他的班主任。他考上大学后,还经常回家看我们。未修炼前总认为今后我们只有跟儿子过一辈子。住到他家时,我很少给他讲真相。他有时送我到炼功点去学法。我先生2003年7月来他家,因为第二个孙子要出生了。来了之后,他基本把家里的事做了,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做三件事,但还是主动的做一些家务事。

2004年8月,我两次到曼哈顿讲真相,我总觉得这时间太短了。8月底就给媳妇说,可能以后每个月一半的时间住到曼哈顿。第二天吃晚饭,儿子对我大吵大闹了,并宣布三件事:1、每月不给我钱(以前每月要给我100美元);2、不送我到炼功点了;3、在美国儿女没有赡养父母的义务。当时我心里很难受,但我没有与他吵,照样吃我的饭,洗完碗我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学法、发正念。当天晚上睡觉时,我先生哭了,我劝他叫他放下情。

第二天早晨,我主动的去问儿子,我还能不能在家吃饭。他说:我没有叫你不吃饭。过了几天,通过学法向内找,我觉得问题在我身上,没有按照师父讲的法做,自认为他是我儿子,会支持我出去证实法,而没有认真给他讲真相。一天在吃晚饭时,我就说,今天我该说几句了,首先说,法轮功我要,家也要。又说了为什么我要出去: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脾气比原来好了,现在中共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我出去讲句公道话也是应该的。我先生也批评了儿子的态度。当时儿子一句话都没有说。现在我与儿子的关系正常,每次出去与他说一声就走了。我在家庭方面做的还不够好,以后要严格按照师父说的做,处理好家庭关系。

最后希望我们老年同修一定要信师信法,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2006年美中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