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王宏斌——-写在7-20前夜(图)


【明慧网2006年7月20日】又到7-20了,邪党书记江泽民因妒忌、猜疑,和邪恶中共互相利用残酷镇压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这种无理迫害已经持续整整7年了。在中国大陆数千万的法轮功学员家庭从99年的这一天开始陷入了无名的苦难……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宏斌,在劳教所经历了两年肉体和精神的摧残后于2003年10月9日离开人世。

河北石家庄市的王宏斌一家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从99年7月20日凌晨夫妻同时被抓开始,先后被非法抄家五次;夫妻被抓六次;连遭不幸。先是妻离子散,然后流离失所,再后来家破人亡。王宏斌被抓、被打、被用刑折磨、被非法劳教,于2003年10月9日被迫害致死。妻妹冯晓敏长期流浪在外,身心被严重摧残,2004年6月1日化脓性脑炎去世(家属怀疑她曾被警察殴打过脑部);妹夫流离失所至今杳无音信;岳父在失去亲人的痛苦和警察不断上门骚扰的双重压力下,心情抑郁成疾,于2005年3月1日患肝癌去世。

现在王宏斌家中只有妻子冯晓梅一人,抚养自己儿子的同时,还得抚养妹妹一岁多的儿子(小天行)。在邪恶中共对法轮功的高压政策下,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相继三位亲人去世,物是人非,凄惨至极,一个幸福的家庭从此消失了。用冯晓梅自己的话说,“在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竟还有如此悲惨的一幕。我常常觉得好象是在做恶梦,接受不了。”这只是中共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一个例证。

99年7-20前幸福的一家人生活


王宏斌一家和妻妹冯晓敏一家
高精度图片
王宏斌和儿子王博如

99年7-20前,王宏斌一家人生活幸福。宏斌中等身材、胖瘦适中、白皙的脸上戴一副眼镜,给人的印象是为人忠厚,文质彬彬,典型的白面书生。平时少言寡语,乐于助人,性格谦和,说起话来总是那么温和,从不大声说话。据说在工作单位十几年,从未和同事发生过争执,品行有口皆碑,工作勤奋努力,还被评为邮电系统优秀大学生,事迹收录在“厂志”中。

王宏斌是参加师尊94年3月3日石家庄传法班的老学员。交流得知,宏斌上大学时就喜欢气功,先后练过十多种气功,他性格内向,很少主动和别人交谈,母亲突然去世给他的打击很大,所以身体不好,长期服药。有缘修炼法轮功后,他明白了许多人生的真谛,心里象敞开了一扇窗户,身体很快无病一身轻,精力充沛,工作起来浑身是劲,真正体会到了生活的美好。他觉得法轮功的真善忍法理就是他一生要追寻的真理,决心严格要求自己修炼到底。

宏斌从修炼法轮功中受益颇深,善良的本性使得他希望所有的有缘人都能修炼法轮大法,都能身体健康,体会到人生的真谛,做一个先他后己的好人。所以他主动义务教炼功动作,帮助老年学员代购法轮功著作,还提供自己的家里做集体学法场所,自费购买录音机给大家用,担当起义务辅导员的工作。由于大家的认可,后来他担当石家庄市辅导站义务副站长,帮助组织新学员学法炼功。

当时新学员非常多,几乎每天都有新加入的学员参加集体炼功,他非常耐心的教动作,解答新学员提出的一些问题,总是那么温温和和的,从没有过不耐烦,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欢围着他说话、交流。他的爱人也修炼,他们还有一个当时5、6岁的儿子,王宏斌总是提着录音机,早晨一家人一起来炼功,儿子在附近跑着玩耍,炼功结束后买上早点一起回家。听说他们夫妻都是大学生,在邮电行业上班,工作单位好,一家人身体健康,家庭温馨美满,夫唱妇随,儿子活泼可爱,真令人羡慕!

宏斌的平和、谦逊、宽容、做事考虑周到和乐于助人,都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连看管过他的警察都说“王宏斌是个大好人”。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开后,不修炼的同事、街坊邻里、亲朋好友都感到非常悲痛,在葬礼上他的妹妹哭喊着说“它们(邪恶中共)怎么这么狠啊,我的哥哥对谁都好,是好人啊!”,宏斌当年在原单位曾经让房给一位老年男同事,听说宏斌去世,老同事禁不住放声大哭;同修的家属也都非常尊重他;和他相处过的同修更是怀念他。

黑色的7-20

1999年的7月20日早晨,天下着毛毛雨,大家没有意识到一场邪恶的迫害即将来临,仍向往常一样,都陆续的到炼功点炼功,可是唯独缺了宏斌一家人。后来听说凌晨3点多,20多个警察就把他们夫妻抓走了,家里只剩刚刚十岁的孩子。同一时间被抓的还有另外4个人,都是辅导站的义务工作人员。

宏斌被秘密关押在石岗大街派出所的置留室50多天,受了很多罪。专案组不停的审讯调查取证,后被冠以“扰乱社会治安”罚款200元释放。没想到又成了以后被进一步迫害的借口。

王宏斌因为是副站长,成了邪党警察的重点监控对象,那时邪恶中共恐吓,只要三个以上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就算非法聚集,就可以抓捕。可宏斌夫妇已经两个人了,就是再有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到家里问候、做客都算非法聚集。随时都能被抓,所以那时我们都很少去看望他们。

在邪恶中共的淫威下,派出所的警察,办事处、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为了自保,明明知道宏斌是好人,还常打电话“关照”,还有刑警到宏斌家里骚扰,节假日不许离开石家庄市,回老家、带孩子出去郊游都成了奢望。

2000年6月底,又要到敏感日期了,单位怕担责任,逼着宏斌夫妇停职反省,要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只发300元生活费,无奈他们夫妻为坚持信仰只好辞职另找工作。

2000年9月,王宏斌因在出差的火车上看法轮功书籍被铁路警察抓捕,被搜出随身带的真相资料,辗转好几个派出所关押4、5天才被放回家。

被绑架折磨,含冤离世

2000年10月1日假日期间,派出所、刑警队、居委会又到宏斌家骚扰,被坚决抵制才没被抓走。

2000年12月5日宏斌被十几个便衣在家中绑架,野蛮抄家。吓得孩子的姥姥浑身发抖动不了了,后来一听到敲门声,老太太就心跳加速腿发软。接着宏斌被关押到一个宾馆,遭受侮辱、毒打、野蛮灌食和上背铐等折磨,后被送石家庄市劳教所非法关押。

宏斌在劳教所期间遭受过种种的精神和肉体迫害。长期不让睡觉;管教指使犯人用打火机将宏斌指甲连根烧掉;被单手吊铐在窗户的铁栅栏上三天三夜。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会得到管教的加分减刑,因此监控他的犯人十分卖力,寸步不离,连去厕所都跟着。搞不清楚什么时间会被送去“严管”,不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宏斌的精神长期处于紧张、压抑之中,造成严重的精神创伤,身体每况愈下,劳教所一拖再拖不让“保外就医”,等到真有生命危险了,为了推卸责任,才找借口提前放他回家。宏斌积郁成疾,含冤离世。

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一位大家公认的好人就这样被邪恶中共夺去了年轻的生命。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绝无仅有的。从宏斌一家人的遭遇可以看到中共的邪恶、残暴本性。

中共靠发动各种政治运动,对善良民众搞反复恐吓、暴力镇压和无情打击来维护中共不合法的暴政。打压民众从不手软,还独占社会媒体造谣欺骗、煽动仇恨,胁迫、诱骗全社会泯灭良知参与镇压所谓的“一小撮”。对法轮功的镇压也是调动军队、公安、司法、媒体以及强迫普通民众参与犯罪。而且采取群体灭绝政策,不但利用抓、打、关、酷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背地里还纵容、指使那些利欲熏心的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然后焚尸灭迹。

中共的残暴、蔑视人权、违背天理民意越来越被国际社会唾弃,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已经有1200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请那些善良的民众看清中共的反人类本性,立即退出中共,不与邪恶为伍,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