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成恶党迫害工具的陕西犹大陈斌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陈斌不但连连流窜到西安市、宝鸡市、安康市、铜川市、渭南地区所辖县市到处行凶,近日又流窜到陕西省女子监狱作恶,与刘秀珍、张卓青等恶徒沆瀣一气,那么陈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遭殃电视台“焦点谎谈”中陈斌的一系列谎言又是怎么回事呢?

1、法轮章的真相

陈斌在遭殃电视台“焦点谎谈”中攻击大法的一个主要借口是“法轮章敛财”。他自说一个法轮章卖三元钱,利润如何大,如何“赚钱”、“敛财”。但是一些熟悉陈斌的学员说起此事都连连摇头,说陈斌暂且不说其“修”的如何,连起码做人的人品都太差了,竟然歪起嘴来胡说。

起初,陈斌在当上交大三村炼功点的辅导员后,一心想当东郊的片区负责人,但被当时的西安辅导站站长看出其显示心膨胀,所以一直没有同意。实质上陈斌只是一个炼功点的普通辅导员,并不是什么所谓的负责人,陈斌后来对于此事一直耿耿于怀。

负责人没有当上,陈斌就想办法给自己积累资本,所以借各种机会表现自己、出风头,迷惑学员,给人外观表现好象是挺积极。

一次,陈斌想到了去武汉辅导站进一批法轮章。到武汉后,武汉辅导站方面询问:是不是西安辅导站派人来取的?陈斌摸不清头脑就说:不是。武汉辅导站说:不能给个人,只给西安辅导站。陈斌一看这一回去不是露馅了嘛,就没有炫耀的资本了,就想了一个办法:在武汉的小手工作坊私自订做。

小手工作坊做出来的法轮章质量很差,成本又很高。陈斌把这批私自订做的法轮章拿回西安,西安辅导站方面说绝对不能要。陈斌就利用交大三村炼功点辅导员的身份在学员中私自兜售。炼功点很多学员因此上当,买了陈斌私自订做、质量低劣的假法轮章,而且价格高出很多(陈斌要价3元一个)。

那么陈斌所谓的“敛财”到底是谁在敛财?是辅导站吗?众所周知,法轮功的辅导站是不存钱的。所谓“敛财”的恰恰是陈斌自己。

法轮章事件也恰恰反衬了陈斌从来都不是一个实修者,只是一个混在法轮功学员中间的骗子。由于陈斌的伪君子“特质”,这一点与恶党相投,所以恶党看中了他,利用他当迫害工具。陈斌也在陕西的劳教所、监狱、各地的洗脑班为非作歹,完全由一个被迫害者变为一个十足的骗子、主动害人者。

2、害死两个老太太、殴打妻子

7.20前陈斌在西安市到处到处炫耀的一个所谓“资本”是:处理好了家里两个老太太(母亲和岳母)的事情。但是2002年从枣子河劳教所回家后,陈斌控制、逼迫两个老太太放弃炼功,结果导致两个老太太身体状况变差很快就相继去世。两个老太太从大法中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但是陈斌逼迫她们放弃炼功从而去世,从这个事实讲,实质上陈斌就是迫害死两个老太太的直接凶手。

两年前陈斌的妻子见到一位学员后无奈的说,陈斌彻底没救了。她说她一看经文,陈斌就歇斯底里的殴打她,不让她看。现在这位无奈而又不幸的妻子到底怎么样了,我们难以想象。陈斌的姐姐当时也专程从外地回西安试图劝说陈斌不要再行骗、作恶了,后来也是十分失望的离开了。

陈斌一再标榜自己多么的“有人情”、“善良”,那么一个害死自己的母亲和岳母、殴打妻子的人,“善”在何处?这样一个伪君子还在遭殃电视台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欺骗世界舆论,真是一个恶党调教下的大骗子!

3、劳教所里绰号是“败类”和“鳄鱼”

在枣子河劳教所,连很多吸毒犯、盗窃犯都知道一个绰号:“败类”或者“鳄鱼”。每当有陈斌的电视出现时,吸毒犯、盗窃犯们就说,法轮功的“败类”出来了。还有的说,看,“鳄鱼”又出来了。称陈斌为“鳄鱼”是因为陈斌在遭殃电视台的演戏颇具迷惑性,一把鼻涕一把泪,不知情者还容易被其迷惑,犯人们看穿了陈斌的作秀,所以干脆叫他“鳄鱼”,指其表面伪善、实质凶残。称之为“败类”的理由是:你看枣子河劳教所这么“狠”的“整”你们法轮功,你陈斌还在遭殃电视台公然宣称:枣子河劳教所对待法轮功是“春风化雨”,真是不讲义气、败类!所以实际上连犯人都厌恶陈斌。

陈斌能被恶党看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一方面能够恬不知耻的撒谎,另一方面能够以“鳄鱼的眼泪”做道具装作一副善良的模样。这种特性与恶党不能不说是一脉相传又遥相呼应。

陈斌不但“帮助转化”,而且赤膊上阵,自己出一些坏主意迫害大法学员。例如2006年5月,陈斌作为陕西省610“转化”团的主要干将流窜到陕西省女子监狱,不但作邪恶“报告”,大放厥词,还趁学员晚上睡觉之际,偷偷的将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塞进学员的鞋里面。第二天学员不小心穿上鞋后,就阴险的告诉学员:你不能修了,法轮功不要你了。以此下流做法,从精神上折磨学员。

4、完全蜕变成拿着黑心钱的刽子手和恶党的迫害工具

如果说7•20之前的陈斌只是一个名利心重、显示心重的人,如果说2002年前的陈斌只是一个承受不了新周劳教所和枣子河劳教所的迫害而妥协、怕心重的人,那么现在的陈斌则完全蜕变成一个拿人钱财、替人卖命的刽子手。他现在每个月还拿着恶党给的800元赏钱。从遭殃电视台到枣子河劳教,从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到陕西省女子监狱,从西安、宝鸡的洗脑班到安康、铜川、渭南、汉中的洗脑班到处作恶,其人邪恶成度甚至超过了恶党的官员。

尽管陈斌作恶多端,但受其迫害的大法弟子也发现,陈斌的堕落和罪恶并不是必然的,而是旧势力利用中共恶党强迫制造出来的。陈斌在替恶党卖命“转化”学员时,也时有流露出知道大法好,对中共的邪恶劲恐惧、无可奈何,自己放不下人的东西,而对能放下、表现坚定的学员又妒嫉的种种复杂心理。

因此,几年来身受其害的陕西大法弟子不计其无耻的表现,不记其对自己的伤害,只看在他还知道一点大法的好处这一点上,一次次的挽救他,一再给其机会,总是希望陈斌即使不能修炼最起码也做一个好人,而不要跟着恶党专门当迫害善良的邪恶从而毁了他生命的前程。但后来一位学员去他家看望他时,发现陈斌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对劲了——原来的陈斌尽管显示心很重,但是还有一点热情的人味;被恶党劳教所树为“转化”典型的陈斌完全变成了凶恶的眼神。这位学员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

陈斌还被恶党610利用着跑到河南、上海、北京、东北等全国各地参与迫害,在恶党610的“转化”宣讲团里有5个全国最邪恶的犹大,陈斌自吹自己排名第二。陈斌在外省、市的恶行,有待于被其欺骗、迫害的各地学员、世人的揭露、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