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快快走出来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

一。得法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思索生命的意义,那时的我经常被人生的问题所困惑,向往平静与世无争的生活,内心深处也有一种为某种正义而献身的精神。

我是在父母亲争争吵吵的家庭环境中长大,一直处于恐惧和不安状态中,在我十七岁那年,父母婚变,这场打击深深的伤害了我,虽然年轻,健康状况却每况愈下,产生了一种脱离这个红尘俗世的想法,想到了出家。

1996年,同事向我母亲介绍法轮功的神奇,母亲回来之后很兴奋的向我说起,当我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时,心里“咯噔”一下,接着请回了转法轮这本书,看见师尊亲切的像片,我感到在哪见过但又回忆不起来,因为当时业力太大,看过一遍书,由于无神论的变异思想,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本修炼的天书,只是觉的里面的观点符合了我的观念,并没想到炼功。这样一拖就是两年。

这两年中发生了一件很危险的事,一天晚上,我从外地一个很偏僻的洗手间出来,被歹徒掐住脖子,就快要窒息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佛,就在那一瞬间,歹徒松开手,急速的逃走。因为四周无一人,事后我一直在奇怪。得法之后,才明白是师尊在保护我呀。

从那之后,我又一次看了大法书,这一次什么想法都没有,虽然还是有没意识什么是真正的修炼,但慈悲的师尊为我调整了身体,从此我走入大法中来。

二。修炼

我得法初期,受到魔难的考验,父亲强烈反对我炼功,一次将师尊的法像撕毁了,当时我心性守不住,哭着对父亲大喊大叫。现在想起来,由于自己不理智,使父亲对大法不理解而犯下了罪。

我炼功不久,一次半睡半醒之间,我天目看见了法轮,还见到师尊对着我说话(可惜我记不起说了什么)。为了给我创造更好修炼环境,师尊安排我到外地工作。我得法初期业余时间大多在家中学法炼功,偶尔也在公共场所炼功,在这里我找到一个学法小组,只去过一次。7.20迫害开始后,我再也找不到学法小组的同修了。

那时悟性不高,只记得当时很难过的流下了眼泪,心里想自己一个人也要学下去。这段时间里我感觉气氛很压抑,家人对我说不要炼了,要我注意安全。单位做了一次调查问卷,调查所有炼法轮功的人员情况,我单纯的认为炼功人正大光明,应该照实填写,不久,我失去了工作。这时我的执著心全出来了,随着炼功学法,我渐渐的消去了这些执著。半年之后,我找到了比原来更好的一份工作,那是2002年4月。这样一来,修炼环境又改变了。

三。迷失

工作比以前安逸,和以前的同修联系不上,加上一直看不到师尊的新讲法,我学法炼功的心松懈了。

我对感情特别执著,因对学法意识的淡薄,使我犯下一个对修炼人来说最见不得人,最可耻的事,我内心深知这种变异的情会毁掉自己,可却无力自拔,那些日子觉得生不如死,多次被慈悲的师尊点醒。我觉得自己一步步滑向深渊,梦见自己被邪恶的东西伤害,梦中听见地狱里恐怖的声音,内心深处的恐惧让我每次醒来都不寒而栗,身体也出现了病业的表现,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又过了4年,慢慢的,我失去了信心,渐渐的觉得自己无可奈何的认可了这样的安排。

四。从新归正自己

但慈悲的师尊并没放弃我。今年初我随同事来到一间庙宇,对着神圣的佛像,我发出了普度众生的愿望。几天后,我在家门口收到了同修们发放的资料,看到坚修大法的一些同修被迫害如此,我惊呆了,一时泪流满面,我竟不知道这几年发生了这么残酷的事。看到同修们的惨烈经历,我强烈的想了解真相。

就在这时,我从公司的传真机上收到大纪元传来的资料,获得了上网软件,一下子接触到真相,看到无数大法弟子的护法壮举,师尊的殷切期望与洪大慈悲,感动、悔恨、让我无地自容,在大法弟子坚持不懈讲真相这几年中,我却一直做着罪不可赦的事,实在是愧对师尊啊!

掉队太久,学法不深,新经文还没学完,苏家屯秘密集中营事件发生了,我抱着一种快些将这迫害揭露出去的想法,强烈的人心与极大的漏洞使我又一次失去了工作,很快我认识到自身的漏洞,反思自己,静心学法,不久又从新找到了工作。

回想得法至今的经历,由懵懂、好奇走到今天,慈悲的师尊为了让我走好这条路不知操尽了多少心,“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梅》)。每每读到师尊的经文,看到同修们遭受的迫害,世上众生受到的毒害,感受到师尊为我们承受的魔难,我泪水涟涟,明白了此生来世间的真正目地,更深刻的体会修炼的庄严与伟大,更清醒更理智的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怎样做才能更好的起到救度众生的目地。

无法在这里用语言形容师尊的无量慈悲,只希望仍未走出来的同修能够走出来,归正自己,证实法的同修们更加要精進不止,天象变化已渐显,时间不多,让我们在证实法的日子里走正,走好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